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圣皇宿命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我爱吃毛豆 2891 2011-11-21 09:00:00

    

  “可恶!”年老的凤气恼的说着,看了眼一旁悠闲坐着的男人,“难道你没什么好说的吗?”

  那人笑了,什么也没有说,他讨厌和笨蛋共事。

  被他的无礼激怒,凤说道:“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来帮我的。”

  轻蔑的看着圣皇选出的凤,真是无能的家伙。

  “再不行动,那个家伙就要取我而代之了。”

  仇殷冷哼了声,“你怕什么,他不过是两千年前的赤帝,现在的大臣全是你的手下,国民也是你的,你怕什么。”

  “可他要我死,他已经派人来追杀我了,太阳城也被他夺了去。”

  “还不是你要刺杀他才招来这样的报复。”愚蠢的可笑,眼前的凤以为可以轻而易举的锄去圣皇都畏惧三分的赤帝,多么可笑,不仅没有成功还使潜伏的心腹被赤帝消灭。

  “别说了,都怪我没有和你商量就去做,可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啊。”

  仇殷嘴角动了动,却没有出声,自从被山鬼拖进这个世界,他一直在找寻两界的通道,可整个圣兽界只有白虎所在的圣皇山有通道,可又被白虎和赤帝联合镇了住,所以他必须消灭其中的一个。

  突然一个红色的身形闪了进来,“你在这。”少女笑着说,“我找了你好久,你去哪了?”

  “我在做事。”冷竣的脸上出现少有的温和,将山鬼拉到怀中,“你刚才在做什么?”

  “采花,这的花好漂亮。”山鬼看着仇殷笑的像个孩子。在掉落圣兽界的同时山鬼失去了记忆,从此以后便跟着仇殷流浪,把仇殷当做唯一的亲人。

  “帮我采些红色的,我喜欢红。”

  山鬼高兴的去了,仇殷这才对凤说:“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离开。”

  “离开,你叫我离开我的国土。”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赤帝跟青龙并没有什么交情。”

  “青龙。”的确,凤想了想,“那青龙……”

  “我已派人去探够口风了,青龙倒没什么,只是他有个叫降的妃子不大友善。”

  凤听到降这个名字想起了什么,对,在五年前他将忤逆圣皇的降姓大臣流放,难道她是他的亲人,这可怎么办!

  “不过我已用钱打发了。”笑了笑,“可以的话马上就可以出发。”

  “好,好。”凤高兴的说,这下他就不怕赤帝的追杀了。

  **

  御飞在大殿上静静听着各地官员的报告,唇角微微带着笑。

  “那么。”他缓缓是开口:“国库亏空、盗贼横行,上一界赤帝真是留下了个好位置啊。”

  “陛下,臣认为必须使用严刑。”身材高大的戮说着,暴虐的脸上杀气腾藤,前阵子铲除上界赤帝余党他立了大功被提升为左将军。

  “臣认为安慰才是上侧。”俊秀的雅说着。

  御飞笑了笑,看向一言不发的青鸟,“你认为呢?”

  “请陛下明示。”青鸟说,把身子压的低低的。

  御飞微皱了下眉,“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定。”看着青鸟的眼有点凄厉,“青龙在东方虎视眈眈的看着这呢!”

  “臣愿前往。”青鸟忙说。

  御飞摇了摇头,青鸟见罢脸变的煞白。

  “你是我太阳城第一功臣,我怎么能叫你戍守边关呢!”

  青鸟绝望的看了眼御飞,御飞笑着捻起一撮银发,轻轻的绕在指间。

  “倒是戮比较适合到边关锻炼锻炼。”微笑着看向戮,“你意下如何?”

  戮忙道:“尊旨。”

  御飞又看了看雅,“太阳城刚经历过战乱,我希望你能将它治理好。”

  雅笑应。

  “那么……”御飞抬头看了看暗下来的天色,“就到这吧!”缓缓站起身,眼看着青鸟,“晚上留下吧!很久没有与你把酒言欢了。”

  昏黑的大殿上青鸟的脸扭曲着。

  **

  风吹着,杜若若看着薄纱飞舞,看的都入了迷。

  “夜深了。”女侍说着,为她披上外衣。

  “御飞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东西?”杜若若说,两天前御飞命人在宫中各处都安放了这种薄纱,美是美,可也极不方便,很近的东西都看不清。

  “赤帝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杜若若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便是神,做什么都是对的,我知道了。”

  女侍无语,对天的子民来说赤帝便是神的化身,可对杜若若这样的外来者来说就不可理解了。

  “今天御飞在做什么?”杜若若问,不等女侍说话便自行回答道,“上朝、批阅奏章、接见各地使臣。”

  女侍掩嘴笑道:“你倒明白了。”杜若若是那种很普通的女孩,虽然知道她对赤帝来说地位很高,可时间一久还是不知不觉的把她当成了邻家的小妹。

  杜若若只是笑,然后扬起头看了眼月,今夜的月有点浑浊,心情都要被影响了。

  “外面风大,还是回房吧!”女侍说。

  “可我想再看看这里的月。”语气中夹杂着依恋,离别的日子就要到了,太阳城已经攻克,该是回家的时候了,妈妈一定很担心她吧!

  “其实何必呢!”女侍有感而发道,“赤帝对你是多么的宠爱,为什么要离开呢?”通过杜若若有时说的话女侍能够感到杜若若自己也是在犹豫着。

  摇摇头,“我不属于这。”

  两人正说着就见一个黑影从树影中冲了过来。杜若若一惊,还没喊出声就认出眼前的黑影原来是曾见过一面的青鸟!

  “你!”杜若若害怕的看着他,他的脸扭曲的可怕。

  女侍慌忙挡在杜若若面前。

  青鸟看了眼她,笑了,可怕的笑容凝在了脸上,“狡兔死,走狗烹,做的好啊,做的好啊,这才是传闻中的赤帝。”

  他在说御飞吗?杜若若震惊的看着他。

  “做的好,做的好。”猛然认出杜若若,用力指着她,“你!”

  杜若若吓的退了一步。

  “你!”他笑,死亡,不久前他还以为他可以得到梦想中的一切,“你是下一个。”

  “你怎么了?”杜若若努力挤出这几个字。

  他摇着头,只是笑,那笑声让人发寒。

  士兵赶到架起青鸟,杜若若问着士兵:“他怎么了?”

  “他喝醉了。”御飞拨开树叶从树丛中走了出来。

  杜若若忙跑到他身边,她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没事的。”御飞说,脸上还是那副笑,平静的看着青鸟,看着青鸟因看到他而燃烧着愤怒火焰的眼,恨,就如同哭一样毫无意义。

  “以后不要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御飞说,有点心疼的握住杜若若冰冷的手,现在的天寒,一不小心会得伤寒的,责备的看了眼女侍。

  “我知道了。”杜若若说,双眼无法离开被拖着离开的青鸟,他真的是喝醉了吗?为什么他的眼神那么的不甘,好像有火焰在燃烧一样。

  “快进屋吧!”御飞说,拉了杜若若就走。

  到了房内杜若若看着御飞,御飞笑了,“你在看什么?”

  “你好象瘦了。”

  御飞笑了,“今早才见了我,怎么晚上就说我瘦了。”

  “不知道。”杜若若说,“只是觉的你跟早上有点不太一样。”

  “我还是我。”御飞说,捏了捏她的脸,“你才真正的瘦了呢!”

  杜若若神色黯淡下来。

  “等这阵子过去,一定要把你喂的胖胖的。”

  杜若若笑了。

  “不早了,该休息了。”御飞说,握住她的手,没经过保养的手有点粗糙,没有任何的修饰,只是一双干净平实的手,没有那只华贵的红色戒指,却令他无法移开视线,记忆中的手美的华贵,从不碰触污溃的东西,天生的尊贵。

  “怎么了?”杜若若奇怪的看着他,御飞怎么突然这样直盯盯的看着她的手。

  “不早了。”

  “你刚刚说过啊。”

  “杜若若……”

  “什么?”

  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御飞,有什么吗?”

  看着杜若若,“你会伤害我吗?”

  杜若若当场楞了住,御飞为什么要这么说,伤害,他认为她会伤害他,怎么会呢?她只是人类而已,什么都不会的人类。

  “答应我。”抱住杜若若,“不要伤害我。”

  “不会的。”杜若若笑了,御飞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这种事,她怎么会。

  御飞把头枕在她的肩上,嗅着她的发,青草的气息,什么时候起杜若若也染上了同他一样的气息。圣皇说的对,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宿命的安排罢了,他只不过是又一次充当了命运的玩偶,看着一切如预料中的一样发生,等待着宿命,只是不知道最后等来的又将是什么。不愿去想,只能紧紧抱住怀中的人,头一次感觉到害怕,起初只是不安,慢慢的开始恐惧,不明白为什么的恐惧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