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太阳城,城中之城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我爱吃毛豆 3554 2011-11-20 09:00:00

    太阳城,城中之城,光的城。

  杜若若是跟在大部队后面进的城,原以为幽城已经是很美的城了,可今天一到太阳城才发觉原来这样才才是真正的空中城,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陆地,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庞大的鸟,赤色的大陆漂浮在半空中,无数楼台上挂着华丽的彩带,飞舞着,悠扬的乐声。天空被无数的鸟遮住,杜若若仰起头看着天空,兴奋的对身边的女侍说:“好棒的场面。”

  “其实这算不了什么,赤帝因为刚刚发生过战乱,不想再耗费国力,所以今天的这一切不过是个小场面。”

  杜若若努力的看着队伍的前方,只能看到走在最前的御飞那宽大的袍子,赤色的袍子上缀满了珍奇的珠宝,在御飞拿出来的刹那好像有无数的光从那周身的珠宝中射出。

  队伍前进的还算顺利,杜若若只顾的上看着四周美仑美奂的建筑,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这喜庆的气氛里,迎接他们曾经的主人,那个曾经把太阳城建造成圣兽界第一城的赤帝。

  忽然,风刮了起来,黑色的云笼罩了整个太阳城。人们尖叫着:“飞沙!”

  杜若若想起来,御飞曾说过这种东西,它射出的沙会悔灭生灵。女侍机灵的用马车上的垫子遮住杜若若,低声说:“闭上眼。”

  “御飞!”杜若若哪里顾得了自己,快速的跳下马车,就在同时,只见那黑云一闪飞到御飞的方向,风夹杂着沙笼罩着一切。

  女侍一把拉住杜若若。

  “御飞!”杜若若大叫着,看见御飞自马上掉了下来,“御飞!”

  “请小心。”女侍说着,用眼神示意身边的护卫,护卫忙上前帮忙。

  待一切过后杜若若才在宫殿里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御飞。

  “御飞!”杜若若叫着他的名字,却不见他回应,杜若若心痛的看着他青紫的脸色。

  “没事的。”女侍在一旁劝慰着。

  “交给医者吧!”一个年老的大臣说。

  “我要留在这。”

  “还是走吧!”女侍说,难道杜若若还看不出来吗,一旦御飞有事那么将会有另一场战争,趁早离开才是上策。

  “我知道我什么也不会,可至少让我守在御飞身边,我不会妨碍你们的。”哀求着,杜若若只在乎眼前的御飞,青紫着脸的御飞。

  突然御飞的手动了下,杜若若忙走上前去,伏在他嘴边,只见他浅浅的一笑,杜若若刚要说话,他用力握了下她的手,杜若若忙止声。

  御飞的嘴没有动,但杜若若能听到他的声音,就在脑海中响起。

  “静静的听我说,帮我仔细看那些人的表情。你现在转过身告诉他们我晏驾了,记住好好看他们的表情。”

  杜若若依言转过身,“御飞晏驾了!”

  众人一惊,杜若若看到其中几个快速的离开,其他的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呀!”其中一个叫了叫来,“这可怎么了得!天都要塌了。”

  御飞为什么要她这么做,杜若若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人们,她是不是参与了什么很不寻常的事,什么也不知道,杜若若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女侍走到她面前提醒道:“还有什么吗?”

  杜若若看了看四周,她!回过头,御飞动也不动,他要她说晏驾,那么以后呢?为什么他现在不开口了?无助的看着女侍。

  这时一个大臣走近道:“请女眷回避。”

  “不!”杜若若本能的说,“我不要离开,你们要对御飞怎样?”

  “他已经晏驾了,老臣只是要为他举行葬礼。”

  “什么也别说。”御飞的声音又在杜若若脑海中出现,“看着他。”

  杜若若依言看着那大臣,大臣忙推了下。

  “说。”御飞轻声在杜若若脑海中说:“告诉他们你要守灵。”

  杜若若听罢深吸口气,面对眼前数十人,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

  “退下。”她说,“我会独自守灵。”

  “这与礼制不符。”有人出声抗议道。

  “那么由你来守灵。”杜若若冷冷的说。

  对方一楞,这种时候谁还会像傻子一样的守灵,便头一低不再出声。

  “下去吧!”杜若若说,看着众人离去,深吸了口气,忙回头看病榻上的御飞。只见御飞睁开了眼,笑笑的看着她。

  “吓死我了。”杜若若说,有点嗔怪的说:“你到底要做什么,叫我替你撒这样的谎。”

  御飞伸出左手抚了抚杜若若的脸庞,“你的脸都红了。”

  “我还是第一次向着这么多的人说话呢!”杜若若笑了下,“真没想到他们那么容易就相信你死了,也不上前来看看。”

  “这种事大家只会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我的敌方上台的话,势必会铲除与我亲近的人,所以他们都很聪明的避嫌。”

  “原来这样。”杜若若想了下,“可……你这样装死,不是给了你的敌人可乘之机吗?”

  御飞只是笑。

  “我说错了什么吗?”

  “他们以为我死了,我就将记就记,让他们原形毕露,这是他们错的第一步,以为我一死就可以为所欲为,却不知我早有安排,这是他们错的第二步。”

  “早有安排!”杜若若心里暗惊,御飞怎么会知道有人要用‘飞沙’行刺他。

  看出杜若若的想法,御飞解释道:“在进太阳城前我便从密探口中得知,此次进城将会有刺客,所以在城外先做了安排。”

  “现在你只需要看看那些家伙们做什么,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本心了。”

  御飞点头,“还有如果当时我没有假装受伤,只怕那些家伙还会想别的办法,那可就不好玩了。”

  杜若若明白的点了点头,回忆了下把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

  “难为你了。”御飞说,知道杜若若只是个很普通的女孩,本不想让她参与,可不将她留在身边又会担心她的安危,不得不选择这样的方式来留住她。守灵,御飞不由笑了,银色的发掩住双眼,杜若若不知道在她说这句话时已向所有人承认她是他的人了吧!

  “那么现在我们做什么呢?”

  御飞想了下,“休息。”

  杜若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休息!在外面已经闹翻天的情况下他说休息!

  拍了拍杜若若僵硬的背,“青鸟会帮我做好的。”

  “他是谁?”杜若若问,自从来到圣兽界以来她只认得女侍而已,不知这是不是御飞有意的安排,她虽然看上去自由的很,可实际上就像被囚禁了一样。

  “太阳城未来的丞相。”

  杜若若点了点头,眼看向别的地方,御飞成王了,赤帝,她听人们叫他赤帝,好厉害的名字,不是飞飞,也不是御飞,而是赤帝,四帝之一,而她不过是遇到了的一个人间的女孩罢了,还记得不久以前想要变强的心,可现在她甘愿平凡,只要安静的坐在御飞的身边,只要看着他浅浅的笑便好了,没有理想的她。

  御飞握了握她的手,“在想什么?”

  杜若若忙摇摇头,看着大厅,这才发现大厅里燃的火并不似人间的火,她忙走到那火炉前,明亮的火焰照着她的脸,火是暖的,很暖的感觉,不是那种炙热的感觉。

  御飞突然开口道:“把手伸进去试试。”

  杜若若便真的把手伸进了火炉,并不烫,真的不烫,高兴的看向御飞,“好温柔的火。”

  御飞从病榻上下来,“那是圣火。”

  “圣火!”

  走到杜若若身边,握住她的手,从火中出来。

  “不太靠近它。”

  杜若若不解的看着他。

  “它不喜欢有人太靠近。”

  不喜欢,火也有感觉的吗?杜若若看着那火,美丽的火,以前杜若若从没注意过火,此时才发现火原来如此的美丽,不,不仅仅是美丽,还有妖冶,盯着它看,慢慢的觉的连心都被吸了去。

  “不要盯着它看。”御飞捂住她的眼,“火是魔。”

  “魔?”从火中再生的御飞说火是魔。

  没有再说什么,御飞只是将她抱在胸前。御飞的表情很奇怪,杜若若不知道是哪里奇怪,可仔细看才发现,是笑容,他的脸上没有了那淡淡的笑。但很快的他又笑了,回过神对杜若若说:“你在看我?”

  “你有什么心事吗?”杜若若问。

  “有很多。”

  明白的点点头,杜若若知道他这样说有另一个意思,不要问,杜若若当然明白御飞是不同的,与飞飞是不同的。只是杜若若也想知道御飞的心情。但杜若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有点哀怨的看着眼前的事物,这个大厅有点阴森森的。

  “这是什么地方?感觉好怪。”杜若若说。

  “是内堂,是赤帝与内臣议事的地方。”

  “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吧?”

  御飞拉着她的手,走上放病榻的台子上,圆形的台面刻有一只展翅欲飞的凤。

  “我便是在这里出生。”御飞指了指病榻,“在那上面,喜欢参与朝政的母后来不及回宫就在这生下了我们。”

  “你们?你有……”

  御飞还是那副表情,没有任何波动的神情,静静的说着,“还有凰。”

  “原来你有一个妹妹。”

  御飞没有去看杜若若,松开了握住的手,独自走到病榻前,“在我族兄妹通婚是很普通的事,尤其是作为凤的哥哥和凰的妹妹,这样的安排是最好的,因此不管是我还是凰,我们一出生便注定了这样的命运。”

  “她呢?”

  御飞叹了口气,轻轻坐在病榻上,柔软的床,像是妈妈的怀抱,不是吗?曾经他们就是这样玩着游戏。

  “死了。”他看向她,眼神凄迷、哀绝,美丽的脸上是无助的笑,总是笑着,因为那样母后才会爱他,爱,曾有过吗?她有一双好细好细的手,上面戴着一只美丽的戒指,红色的宝石,在阳光下异常的耀眼,每次都会直直的盯着那只戒指看个不停,希望那双手能够拥抱着他,希望能够抚摩那只戒指。

  杜若若不想哭,哭是没用的。可御飞明明一副要哭了的样子,连她都要哭了。

  “我已经记不清她的样子了。”

  杜若若没有去问她的死因,只是走到他面前抱住他。

  御飞笑了,轻轻推开她,“已经很久了。”

  “爸爸……”杜若若想了下,“离开时也是很痛苦,说不出的痛,后来便好了,时间真的是最好的药,可以冲淡一切。”

  御飞点头,望了眼大厅的门,青鸟已经来到了门前。

  “进来吧!”御飞说。

  一身黑的青鸟走了进来恭敬的冲御飞施礼后,道:“请赤帝移驾。”

  御飞站起身,笑了笑,转身对杜若若说:“随我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