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挽救人类世界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我爱吃毛豆 2061 2011-11-11 08:00:00

    海,平静的海。

  “御飞,就在这吗?”杜若若被御飞紧紧抱着,在半空中的杜若若看着眼前的海,好壮丽的海,一望无际的海,这原来便是灵山,大自然多么的可怕,而这一切都是白虎做出来的。

  “我们要潜下去了。”慢慢的沉入海中,巨大的气笼罩着他们,割开了海水。四周的东西看的很清楚,杜若若被眼前的景象完全迷住了。

  “这便是海底吗?”杜若若说,出现在眼前的是怪石,依稀记起那便是曾经看到过的灵山。

  “到了。”杜若若指了指灵山,“你还记得吗?是我们一起找到的圣皇,是第一个找到的。”

  “因为你很坚持,不愿放弃。”

  杜若若笑了,“现在也不能放弃,御飞,要坚持下去,不要放弃希望。”

  俯身探入洞中,好暗的通道,感觉气很稀薄,困难的吸着气,知道又要像以前一样的寻找圣皇的角,不同的是这次是人类般的御飞。

  “御飞。”杜若若紧紧拉住他的手,黑漆漆的洞中有着未知的危险,杜若若能感到一双眼睛在暗处看着他们,不安的看着四周,轻声问着:“你感觉到了吗?”

  御飞回握着她的手,“会不会难受?”

  “没事。”寻找着,眼前是水,无尽的水,随时可以葬身海地,想到这不觉为自己的大胆感到不可思仪。

  “听!”御飞突然说,果然能听到很轻渺的声音,像是一种呼唤,就在不远处。

  走近那个地方,原来是块石头,杜若若认出眼前的石头便是遇到圣皇的那个洞中所见的那块,心中暗喜。

  “我记的这个石头,圣心一定就在附近。”杜若若忙向四周找去,没有,什么地方都找过了就是没有。失望的看向御飞。

  御飞的视线落在石头上,可以感觉出有一股很弱的灵力在石缝中缓缓的流动着,是什么呢?皱起眉,小心的接近它,摸了摸,的确是有灵力,是谁留下的,又为什么留下。

  “怎么了?”杜若若凑近御飞,看着他凝神的样子,问:“这石头有什么不对吗?”

  “不知道。”把手掌放在上面,“有人在这上面留下了灵力,很熟悉。”御飞自言自语着,看了眼身边的杜若若,那灵力的感觉很熟悉,闭上眼,模糊的脑海中什么也没有,但他却能感到那淡淡的灵力有着暖暖的感觉,仿佛一直守侯着,守侯着!猛然睁开眼,为什么他会感觉到守侯?不应该的,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这石下的应该是封了他多年的罪魁祸首。

  御飞微微用力,把石头挪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块圆形的石碑,有着浅浅的字迹。

  杜若若看着似曾相识的图形,脑海中闪过了什么,只那么一瞬间,好象有什么在脑海中刻下,咬着唇,想了下,“封!我想起来了,在契约里它代表封,莫非这块石头是为了封上什么东西才镇在这里的,可……有什么东西需要用它来镇着呢?圣皇……”不解的看着它,忽然想起什么看向御飞,御飞的脸色很怪,好像正在想着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痛苦的看着眼前的石碑。他不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心底莫名的浮出杀气,很讨厌眼前的东西,似乎被它束缚了很久一样,可又不完全是恨,很奇怪的感觉,心在没来由的狂跳。杜若若的声音提醒了他,“该不会就是这个东西封住你的吧!”

  看了杜若若一眼,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毁掉这个东西就可以恢复记忆了。御飞想到这手向石头上一按,石碑应声而碎,同时一道五彩光芒由破碎的石碑中飞出冲入御飞的体内。

  “该死!”御飞愤恨的吼了出,临死仍在防备着他,可恶!

  “御飞!”杜若若担忧的看着被五色光笼着的御飞,熟悉的光让她想起了圣皇,可不知为什么又觉的那不完全是圣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感觉,好象……脑海中像有什么要发生,可什么也没有,楞楞的看着御飞的身形融入光中。

  “不。”御飞用力拉住杜若若,快速的向洞外跑去,灵力在消散着,他又被摆了一道。

  还没到洞口,水已经压了进来,原本护住他们的气开始消散,杜若若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情景,会在海底葬身吗?紧紧抱住御飞,感觉他在用尽全力的向外游去,窒息的感觉,头在一瞬间什么也没有,只想呼吸。昏迷中感觉到有气被送到口中,很奇怪的感觉,震颤着感觉到被人用力的抱在怀中,御飞的脸出现在视野中,很惨的一张脸,水滴掉在她头上,不是梦,御飞!努力的看着他,挤出笑容,想要开口告诉他自己没事,可动不了,身体像僵了一样,好痛苦!

  “杜若若!”拍着她的脸,叫着她的名字,明明张开了眼,怎么好像不认识他,“说话啊!”

  杜若若咳了几声,大口吸了几口气,“御飞!”

  御飞这才拾回忘记的笑容,差点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怎么回事?”杜若若坐起身子,发现自己坐在沙地上。

  “我失去灵力。”

  “啊?”

  “又被他封住了。”御飞耸了耸肩,没想到那家伙在临死前也不放心他,多么可笑。

  “怎么办?”杜若若替他着急的说,“是不是就没法回去了?”

  “浊气暂时伤不了我的,没了灵力浊气对我便起不了什么作用。”安慰的抚了抚她的脸,“现在该着急的是怎么回去。”

  “为什么圣皇要这样呢?”好奇的问着他,杜若若不明白为什么圣皇会在石碑中藏下如此的东西。

  摇摇头,知觉告诉他什么也不能对她说,对,什么也不能说。

  “连你也不知道吗?圣皇真是好怪。”杜若若叹了口气,望着海,没想到不仅没找到圣心还使御飞失去了灵力,最近很多事都很不顺。根本没去多想为什么御飞会出现在这,为什么圣皇会留下那样的东西对付御飞,因为心里根本没怀疑过眼前的御飞会做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杜若若根本不知道那时自己错的多么离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