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赤崖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我爱吃毛豆 1840 2011-11-06 08:00:00

    赤崖,高高的,红色的山,临着海。

  “你的家乡很美嘛!”杜若若对它说,趁着自由活动出来的她,想趁机好好看看飞飞的家乡。

  飞飞有点无精打采的,“可我一点也不喜欢它。”

  “不去看看你的家人吗?”

  飞飞无奈的在前面领着路,嘴上说着:“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原本是想把杜若若介绍给家人的,可后来又想到了家人对人类的态度,真有点后悔。

  高耸入云的树上生活着无数的鸟,叫的很悦耳。杜若若仰头看着眼前的情景,茂密的树叶,风轻轻的,初秋的风虽说有了点凉意,但杜若若还是很喜欢这样柔和的风的,尤其是这种夹杂着淡淡青草气息的风。

  飞飞从树上飞了下来,跟在它身后的是一只比它体形稍小一点的鸟。

  “你好。”杜若若忙打着招呼。

  “它听不懂的。”飞飞说,落在她对面,“我是家里的怪胎。”

  那只鸟只看了看杜若若便飞走了。

  “它是谁?”

  “我的妈妈。不过它已经忘记我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没有抬头去看妈妈飞走的背影,无所谓的说:“我早习惯了,我是不一样的,是异类,从小就喜欢一些怪东西,现在还跟人交上了朋友,这样的家伙会是我的孩子吗?只是好奇的想看一看那个人是谁才来看了下,觉的没意思就走了。”

  看着它故意装出来的样子,杜若若明白它心里一定不好受,毕竟它是以很郑重的心情想把自己介绍给它妈妈的。

  “不带我去看看你经常玩的地方吗?”杜若若不去提这些事,只想和它一起离开这个不算友好的地方。

  两人来到一个很陡峭的地方,在山中的一个洞里,如果不是飞飞领着,还以为这只是一块石头,原来在石头后面有着这么大的一个洞口。

  杜若若起初感觉洞里很暗,但逐渐适应之后发现原来洞里长了好多花,出奇的美丽。

  “好漂亮的地方,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飞飞落在洞中央的石头上,绿色的石头上爬满了青苔。

  “所以你很喜欢这里?”

  “只是原因之一,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在这听海浪声,不知为什么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这种感觉,听着海的声音,尤其在这个洞里,就好像这才是我的家。”

  “听你这么说我才发现这真的是个很安静的地方,而且海好像就在身边一样。”

  “听着听着不知为什么就觉的自己就是圣兽,总觉的有什么在呼唤着我,我总是在沉睡着。”

  坐在那块青石上,圆形的洞,大概有十米宽吧!

  “也许你真的是呢?”杜若若突然间说,“你有没有想过通过自身的努力成为真正的圣兽?”

  “努力?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嘛!”

  “谁在开玩笑啊。没准真的可以哦。”

  “越说越没谱了。”不信的说。

  “听我说嘛!”杜若若想了下,“可你在复活的时候我真的好像看到了在红色光芒中浮现出的凤凰,只是它好像在沉睡着。”

  因她认真的语气而严肃起来的飞飞听后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

  “一定有什么东西我们没有发现。”

  “生命的火。”

  “生命的火?”杜若若重复着,看向它。

  “恩,我记的在有关凤凰传说中提到了生命的火,只要经过生命之火的洗礼才会成为真正的凤凰。”

  “涅磐?”

  “可什么是生命之火呢?”

  “圣皇……”杜若若突然像是想起什么,“那时候的红色光!对,使人重生的红色光,圣皇实现的第三个愿望,不就是生命之火吗?”

  “可现在的我哪里像是凤凰呀!”

  “也对,到底是哪里错了呢?”杜若若想着,眉皱的紧紧的,突然想起白虎受伤时的情景,“封,对了,也许你是被什么封住了。”她看向它,“就像那一次我封住白虎外泻的灵力一样,也许你是被什么封住了!用契约之力试试?”忙从背包里取出黑色封皮的“神话国度”,打开,感觉不出任何的异样。

  飞飞有点失望的说:“别胡思乱想了。”

  “一定会有什么办法的。”不明白为什么杜若若就是相信着,觉的飞飞是不一样的。

  “该如何做呢?”为难的看着手中的书,自从圣皇消失后,脑海中的东西便消失了,最后的契约已经解除了,契约也便消失了,这便是神话时代的终结吗?

  就在杜若若认为没什么用处时,那本书猛的发出红色的光,起先只是一个点,然后放大,最后整个地方充斥着红色,身下的石头也在不知不觉间温暖了起来。

  飞飞感觉到什么在脑子里出现,很奇怪的景象,昏昏然然的,好像有什么事被忘记了,身子发着烫,无法忍受的痛苦。

  杜若若发觉它不对劲忙关切的问它,自然的要抱起它,但围绕在四周的光挡住了她欲伸出去的手,强大的敌意令她感的莫名的恐惧,飞飞的眼球在变化着,她能感觉到它的身形在变大,然后被笼在了刺目的光中。

  “飞飞!”不会出什么事吧!正想着,手中传来好烫的感觉,忙甩手,“神话国度”变成了一个火球燃烧着。

  怎么会这样?杜若若无法置信的看着,无法猜出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光暗了下去,飞飞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形,银色的长法掩住了那人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