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一十三章 秘密

    听到祠堂,风雪寒心里一震!他知道母亲在那里等自己意味着有重大的事情要告诉自己,可是他又犹豫、不安起来。

  “少堡主!”看到风雪寒没有动,李亮有点急了。

  他知道老夫人已经在祠堂坐了一夜了、等了一夜,就像少堡主出事的那天一样,就像一直温柔的夫人恶狠狠的砸了老堡主的灵位后,呆坐在祠堂里一夜一样。这样的夜晚,风雪堡每个人都提心吊胆的等待着。

  “老夫人她的身体……”李亮还没说完。

  “我知道了!小亮子,等我一下!”风雪寒马上整齐的穿戴好,站在李亮的面前,说:“辛苦你了!我们走吧!”

  李亮望着焕然一新的少堡主,安心的冲他一笑,精神的转身走在风雪寒的前面。

  

  两人站在祠堂大门的前面,风雪寒呆了一下,李亮伸手推开了门后,恭敬的退后一步守在门边。在风雪寒走进去后,关好大门。

  坐在主位上的老夫人的望着站在门口的风雪寒,两母子静静的互望。

  风雪寒鼓起勇气,走到母亲的面前,跪下。

  任雪望着跪在面前的儿子,眼泪无声的流下来。她双手捧起风雪寒的脸,此时风雪寒的脸上也满是泪水。

  “寒儿啊!苦了你了!都是娘不好!都是娘的错!”

  “不!娘没有错!错得是儿子,儿子不该离开您的,是儿子的错!可是娘,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啊?爹就那么恨我吗?”

  任雪摇摇头,说:“他恨的不是你,是我!唉,过去的都过去了!寒儿!我不恨了,你也不要再离开娘了,我们母子还要守着这风雪堡!守着这些大地,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废了!”

  任雪扶起儿子,让他坐在主位上,说:“从今天起你就是风雪堡的堡主,你要继续历代堡主的责任!为这片大地寻找能代替女王血的配方!不然这片大地将因为女王血的干涸而变成荒原。”

  “娘,你在说什么,儿子听不懂!”

  “寒儿,本来这件事,就该收你的父亲来告诉你,可是,当年他在新婚后第二天就离开风雪堡,你的爷爷没有机会亲口告诉他,这件事!说来可笑,他的命运是离不开风雪堡的,他生来就注定要继续自己的责任,所以两年后,他再次回到风雪堡!

  然而,我料不到的是,他会将对我的恨转到你的身上,以致于你才发生那些不幸!

  哼!他一定想不到,你不但没有死,反达有一天能无药而愈!儿啊!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风雪寒迷惑的摇摇头。

  “是因为你从他继承了下来的女王血,这是风雪堡堡主们代代相传的证据,也是风雪堡存在千年的原因。”任雪指着风雪寒的右肩,望着他问:“你有没有注意到,你的右肩上出现了一只‘风首’那就是标志!”

  风雪寒瞅了一眼右肩,他有些明白,可还是缕不清头绪,他肩头是什么时候出现那只“风首”的,他从没想过!可是确实在这一年中某个时间吧。

  “娘,我的责任是什么?我该怎么做?”风雪寒望着母亲。

  “寒儿,来!”任雪带着风雪寒走到寻坛前,让风雪寒上了一柱香,她亲手将香插入香炉,然后双手转到香炉,灵坛移到后,一个小门出现,任雪从头上取出发钗,将门锁打开,和风雪寒走进去。

  一条长而狭窄的暗道尽头,风雪寒用力的推开皮帘子。眼前的一发让他一惊。

  他们站在一个巨大的温室内。温室六面墙,墙离地一米高以上四米为巨大的透明的水晶体,一面墙就足有四十个平方。屋顶上,六个巨在的三角水晶体拼在一起。风雪寒吃惊的望着屋顶。

  地面上有花、有草、有树木,有平原、山岭,有河流、湖泊,好像是一座微观的山河全图,不过这一切好像似乎是有边界的。

  在他们的脚下正踩着一片黄沙。风雪寒跟着母亲身后沿着黄沙,围着那有生气的山河走着,等他们转了一周,又回到原来的位置。

  “寒儿,看到了吗!”任雪指着绿色说:“我们风雪堡的责任就是保护这片绿色!来”风雪寒有些迷糊的跟着母亲的身后。

  “有绿色,有水源就有生命!如果没有这一切,人们也无法生存!”

  风雪寒抬眼望着他们正走向一片枯黄,他抬头向四周望望,心说:这个位置并不是在最中间,而是位于右上方。他不明白!继续跟着母亲走。

  等走到枯黄的中心,任雪四下望了望,说:“如果不能尽快起到配方的话,这片枯黄将继续以很快的速度向四周扩大。预计十年后,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什么!这,娘,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风雪寒望着四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

  “感觉到了吗?大地的饥渴!”任雪双手按在黄土地上!“我们风雪堡现存的女王血已经不多了,每年送向中都的配方血,已经不能维持那里的现状,如果情况恶化的话……”她望着儿子,苦笑着说:“下一个将是这里。”

  “娘!”风雪寒扶起母亲,问:“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你就不能从头告诉我吗?这所有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寒儿!那是一个传说,一段神话!这些对我们没有任何帮助,寒儿,你不明白也没关系,现在最主要的是寻找代替女王血的配方,然后将它注入大地之脉,大地才有希望!”任雪慎重的眼神让风雪寒没有再问下去。

  “可是,娘!我该怎么做呢?”

  “你从小就一下在做什么,还记得吗?”

  “我……记得!”风雪寒脸一沉。

  任雪反到软松了许多,她拉着儿子的手说:“别太在意,生命是不会永远消失的!我们所做的并不是让它们失去生命,而是保护更多的生命!让这大地生存下去!来”

  任雪带着风雪寒走出温室,出了祠堂。不远处有一排平房,里面是相通的,摆放着一排排的木架,上面分门别类的放在各种各样的动物、植物的标本,再里面是一排摆放着各种同样大小的小瓶,上面贴着数字,再往里一个很大的工作室,里面有十多个正工作着的工作人们见老夫人和少堡主走进来,马上放下手上的活,向他们先了一个礼,然后继续手上的工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