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九十三章、祭典

    突然的消失和出现的圣衣让大祭司心里莫名的一阵胆怯,心说:难道说……,可是当务之际,是赶快举行祭典。

  

  祭典原本在十五之夜子时开始,大祭司跟顾忆蝶解释说:“女王,因为圣衣的突然失踪和出现,臣等怪祭典再有变故,所以将祭典提前到今天子时!”

  “这么赶吗?”

  “嗯!所幸的是万事俱备,不过,女王有一件事要您做选择!”

  “哦!什么事?”

  “臣说过凤首传人有二十位,除了一位现在还没找到……”

  听到大祭司说到最后一个人时,顾忆蝶的一动,她有些犹豫是不是该跟大祭司说半面人的事,就说到大祭司继续说:“其实祭典仅需要十八位少年,而另两位是替补。”

  “噢!”顾忆蝶松了口气,她望着大祭司听他继续说:“除了张俊山外,其他凤首传人都固定的妻氏,李世谦年纪和功力都只能是勉强够格,长达十二个时辰的祭典臣担心他会支持不到最后,而让女王分心!您知道血珠有自我选择的能力,张俊山已有儿子,可现在也只有用他了。”

  “我明白了!好吧,就按大祭司的意思去办吧!不过,祭典的时候可以让侍卫扮成张俊山的样子,我希望红玉有任何的怀疑!可以吗?”

  “是,臣已经着手去做了!”大祭司恭敬的一礼说:“臣,请女王既然即刻休息!臣告退!”

  

  夜深了,当子时的更鼓声响过之后,祭典正式开始,首先是白衣白色面具人从各个方向跃上十八片葵花瓣静坐在花瓣上,身着女王盛装的顾忆蝶走到葵花祭台前,她将头上的凤王冠取下交给身后的大祭司,她长长的秀发如轻风吹过一般在身后轻轻的飘动着。

  除了四国国君之外,来观祭典的也只有张氏夫妻和沈氏夫妻和乔太、姚青两位大人。

  四国的侍卫将王宫严密的包围着,大殿外也有归凤王朝的侍卫们把守。

  顾忆蝶望着所有的在场的人,她紧张的望着红玉和秀春,看着她们脸上的担心,她冲她们点点了头。

  “小蝶!”将在不远处的东兴国皇帝担心的叫了一声。

  顾忆蝶更加的紧张起来,她没有回头,轻轻的将身上的外衣拽下来,交给身后的宝儿,一跃落在花心。

  “祭典开始!”大祭司哄亮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

  只见顾忆蝶闭目,平静的如渐渐入睡似的,可是她身上的那件雪白的长衫,和身后的长发,由轻轻的摆动渐渐的飘起来,一瞬间又突然静下来。

  观祭的人还没有发应过来,就看到血从十八位白面人全身的各处迅速的聚集到顾忆蝶的身上,雪白的长衫眼看着一点点的染成了血红色。

  四国皇帝大惊失色,东兴和北海两位皇帝不由站起身来。

  血衣映衬下顾忆蝶的脸竟然有了变化,一点点的改变着。

  白面人渐渐的平静下来,他们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们的血和顾忆蝶的血融合的同时,他们渐渐的看到了过去……

  

  时间飞逝,一转眼开已经亮了。

  红玉和秀春也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张俊山”自然不能回去,沈良因为担心在劝走妻子后留下来希望能帮上点忙。

  

  顾忆蝶没有看到过去,但她的意识跟着血液达到了各个地方,看到了很深的地下,看到了……心泉,她想这应该就是女神的心脏化成的吧。她看着血从四面八方融入它,望着被血染红的边缓,红也只限于边缓,心泉渐渐的渐渐的一点点的向四周漫延着。

  望着没有一丝波纹,如水晶一样明透的心泉,顾忆蝶蹲下身子将手轻轻的伸手水里,竟然一点水的感觉到没有,扬起手来也不见一滴的水和波纹。此时她望着脚下,泉水已经将她托了起来。

  “谢谢!”心泉有了波动。

  “谁?”

  “是我!前女王!”

  “前女王!”顾忆蝶四下望着,除了黑呼呼的四周什么也没有,“你在哪儿?”

  “我就在这儿!我留在这个世上的一切都将在这次祭典之后全部消失,加油啊!这里就拜拖你了!”

  “我……”

  “你是唯一的!记住这一点,你是永远唯一的……”声音消失不见了。

  “前女王唯一的什么!”顾忆蝶奇怪的张望着。

  

  圣衣每隔一个时间转变一种颜色,当紫色出现的一刻,圣衣恢复为雪白长衫后,顾忆蝶睁开眼睛望着所有的白面人全部倒在祭台之上,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顾忆蝶再次睁开眼睛时,正看到红玉坐在自己的身边,拉着自己的手,说:“小蝶,你快醒来吧!再不醒来,我就没能和你告别了!”

  顾忆蝶握住她的手,红玉高兴的望着她的脸,眼泪一下落了下来。

  “你别哭啊!我认识的红玉从来都不哭的啊!”顾忆蝶有气无力的望着红玉。

  红玉一笑,说:“我不是高兴吗!小蝶,你感觉怎么样?”

  “扶我一把!”顾忆蝶在红玉的帮助下坐了起来,问:“你要跟我告别?”

  “是啊!”红玉不好意思的说:“你张大哥,是禁军将军,本来是准了两个月假的,可是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神通,竟然知道我们在这儿,所以上面传令来,要他火速赶回去!这么,祭典后的第二天上午,他就走了!”

  “真得啊!红玉,我这是晕了几天了!”顾忆蝶抚着仍不是十分清醒的头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