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九十二章、再见了初月

    顾忆蝶毫不费力的找到了乔东的房间,天还没有亮,顾忆蝶像做贼似的四下望了望,用匕首拨开了余东的房门,轻轻的推开后,闪进了房里。

  借着从窗口透进来的朦胧的月光,顾忆蝶悄悄的走近余东的床边。床上竟然没有人。顾忆蝶伸手摸了一下被窝,还是暖的!

  烛光一亮,顾忆蝶急忙转过身来,只见余东站在桌边,奇怪的望着自己。

  “你……”余东看着羞红了脸的顾忆蝶,突然想起了另一个顾忆蝶——初月。

  他一愣,看到顾忆蝶在自己的房里,他就已经隐约的感觉蹊跷,他知道:此时的小蝶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找什么人的,她现在尴尬的处境他是了解的!因此他才忍着刻骨的相思而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过自己不会成为她的困挠。

  同是一个人,可给余东的感觉都是那么的不同,他甚至有些担心顾忆蝶会因为初月而对自己有其他的想法,这让他好矛盾。

  “我……”初月刚要说。

  “有事吗?”余东淡淡的望着初月的脸。

  初月紧张的抬起头望着他的脸,她眼睛一暗,脸上的红潮淡去,她奇怪的问:“奇怪!你是不是他!主人一定搞错了!”

  “余东!我是!你是初月吧!”余东回起了自己的目光,示意初月坐下来。

  初月没有动,静静的望着坐在桌边的余东,因为此时的余东一脸的大胡子,也难怪初月认为出他。

  “你……”初月还是不相信,他就是自己喜欢的余东。

  余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胡子,说:“胡子啊!哦!七年前你见到我的时候,我是没有留胡子。难怪你认不出我了,七年了!初月怎么突然出现在这儿!”

  “我……”初月内心的迷恋已经悄悄的淡去,她平静的望着余东说:“我是来见你的,原来时间真得能改变一切!打挠你了!初月要走了!”

  余东站起身来,冲初月一礼,说:“余东不送!”

  初月望着向自己施礼的余东依然躬着腰,她轻轻的一笑,转身走向门口,可是走门口,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余东,余东仍然保持着施礼的势式,初月收回了目光,慢慢的打开了房门,走出去。

  出门后,初月的心里一下空空的。她顺着长廊向前走着。她走过站在门口的乔发的面前时,只望了乔发一眼便从他身边走过。乔发的目光从看到她的一刻起再也没有离开。

  “是……”乔发也认出了她。

  “小……”刚练功加来的连君傲望着初月走向自己,他马上感觉到她和小蝶的不同,叫住她:“初月,你这是去哪儿?”

  “少庄主,我没……去哪儿?主人……”初月不由低下了头。

  “初月,很久不久了!”

  “有多久?”

  “多久?该六年多了吧!你怎么会在这儿?”连君傲望着初月问。

  初月淡淡的一笑,转身眼睛望着身后的走廊,说:“六年,是多久啊!很长的时间吗?”

  连君傲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初月突然这么在意时间,“六年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这要看你看么想了!但有些事有些人会随着时间而变,但有的事却不会因为时间而变!”

  初月听不明白,她望着连君傲好一会儿,才点点头,说:“有些事,也会在瞬间发生变化吗?”

  “也许吧!你没什么事吧?”

  “我很好!我想一个人走走!再见!”初月从连君傲的身边走过去,连君傲望着她的背影一点点的远去,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心里想着的却是另一个人:小蝶,这是怎么啦?

  乔发一直悄悄的跟着初月,初月没有回凤熙殿,她这一路上遇到了很多的人,而他们对她而认全部是陌生的人,初月也注意到大家看自己的眼神,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可是,她不是主人,当然无法回应他们。

  初月从大祭司的面前走过,大祭司上前一礼:“禀女王,圣衣不见!”

  初月望着他,转过身说:“不用着急,我知道它在那儿!”说完初月就走开了。

  大祭司也感到面前顾忆蝶的异样,奇怪的望着走远的初月。

  

  “小蝶,在我面前走过,好像不认识我似的!”任一飞站在柳思晨身后说。

  “不光你,你没有发现吗,她什么人都没有打招呼,一定有什么不对!”柳思晨正要去问个究竟。

  “她不是小蝶!她叫初月!”乔发从他们身边走过说。

  “初月!初月不是……初月圣衣!”两个不由吃惊的望着乔发。

  “当年我和小蝶成亲前,小蝶跟我提过初月,原来是真的!”说着乔发继续跟着初月。

  柳思晨不明白,正要问个明白,被任一飞拉住,任一飞说:“别去!既然她现在不是小蝶,就不会记得我们!何必徒劳!”任一飞松开手走开了。

  

  初月毫无目的走到无人的地方,静静的坐在路边的石凳上,过了一会儿,她说:“你跟我一上午了!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乔发从暗处走近初月。

  “你是谁?”初月望着陌生的乔发问。

  “乔发,我是小蝶的丈夫!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跟着你了!”乔发微笑着望着初月的脸,他眼中的温柔让初月,低下了头。

  “你知道我?”

  “小蝶提过你!初月对吧!为什么突然出现?”

  初月冷冷的望着他,问:“你问我吗?担心主人?”初月打量着乔发,心说:主人身边的男子,果然很在意她?她目光一沉,心里十分的不甘心。

  乔发也从初月一闪而过的目光中,感觉到一丝的……,只见初月轻轻的一笑,说:“我知道了!我马上离开主人的身体,不过!”初月摸着肚子,笑着说:“不过,能不能说我大吃一顿,我好饿啊!”

  乔发望着一脸天真的初月,轻轻的笑又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