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七十三章、红珠

    莫明琪慢了一步,眼看着莫珏将短剑刺向顾忆蝶的腹部,也就是一刹那间,顾忆被身后的李世谦一推,剑穿过顾忆蝶的衣服划过顾忆蝶皮肤,刺进了李纪谦的右腹,而李纪谦拍向莫珏的一掌也被她躲过,莫珏手一抖一串剑花削向顾忆蝶的脸,顾忆蝶吃惊的一退,李世谦拖着她后退了几步,莫明琪、莫月和杨继业也追过来,护住顾忆蝶和李世谦。

  回头望着着突然发生的变故,杨绪和莫宇昕一惊,他们的也冲过来。

  “莫珏住手!”莫宇昕喝住她。

  这让莫珏更加的发狂,心里更是恨透了顾忆蝶。

  顾忆蝶也看到了她眼中对自己的恨,很吃惊!突然身后的李世谦身体一软,她忙扶住他,李世谦主持不住,一下坐在了地上。

  顾忆蝶心疼的抱住已经被鲜血染红半截长衫的李世谦,她的眼泪一下流出来。

  “小蝶,不哭!我……”他说着从怀里拿出了那只金盒,说:“这是一位黑衣人交……交给我的!说是里面装着一把能……开你记忆的钥匙。”他将金盒递到顾忆蝶的手里,有力握住她的手,望着满脸泪水的顾忆蝶淡淡的一笑。

  “小蝶,不管恢复记忆之后会怎么想,我都想告诉你,我喜欢你!真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李世谦因为失血过多而晕过去。

  “李世谦,你快醒醒啊!”顾忆蝶握着金盒,摇着李世谦。

  杨继业从另一侧,一边按住李世谦的手腕,一边看着顾忆蝶,说:“小蝶,打开金盒记起我们,说不定你可以救他,快啊!小蝶!”

  顾忆蝶望着眼里的金盒,只见金盒自动开启红光闪烁,一颗红珠升到空中,红光罩照住李世谦的身体。

  莫月、莫明琪、莫宇昕、杨继业、杨绪一愣,眼看着红珠消失在李世谦的眉心。

  顾忆蝶在看到红珠消失同时,突然心口剧痛,她双眼一闭,仰面倒下,莫月忙托住她,眼看着一把如似匕首的白色东西从顾忆蝶的胸口透出来,“当!”一块落在地上,碎了!散了!如烟尘一般消失不见了。

  “小蝶,你醒醒!”莫明琪心早慌了,他抓住顾忆蝶的手叫着她的名子。

  顾忆蝶全身的汗毛透出一衣服,向四周扩散着,顾忆蝶紧抓着李世谦的那只手上伸出来的细丝,已经布满了李世谦的伤口。

  莫珏望着倒在莫月怀里的顾忆蝶,手一抖,一只镖一冲顾忆蝶的咽喉,这是所有人所料不及的,没有人会想到莫珏会在这个时候下此毒手,可是镖在碰到顾忆蝶皮肤时无声无息的落下来。

  “啊!”莫珏一声惊叫后,她软倒在孙兴的怀里,接着是孙兴,一时间,所有的在场的侍卫、鬼面人、禁军都软倒在地上,地上布满了红丝。

  莫月等人吃惊的望着四周,杨继业抱着李世谦也是一愣,不过他想起了几年也曾见过这样一幕,忙说:“不用担心,小蝶不会有事的,这些血丝会自动消失!”

  “业儿这是回事啊?”杨绪不明白的望着杨继业。

  “父皇,儿臣也不清楚,只是以前曾见过一次,小蝶用这些丝救过我们,从我们身体里吸血后,她就晕迷不醒。不过她不会有事的!”杨继业解释说。大家这才放也心来。

  

  “各位,归凤国大祭司乌兰有礼了!”话音一落,大家还未看到来人。

  莫月叫了一声:“不好!小蝶!”莫月怀里已经没有小蝶的影子,地上的血丝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归凤国大祭司是吗?为掠走小蝶?你到底是什么人?”莫月琪第一个看到突然闪到大殿门口正抱着完全被黑布包裹起来的顾忆蝶的黑衣人。

  “不要过来!现在她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你们知道后果!”

  莫月等人瞪着黑衣人的一举一动,问:“你想干什么?”

  “人我要带走,但是,来年的正月初十,各位到归凤王宫来找人吧!”只见黑衣人身影一闪消失在大门口。

  莫月等人追出大殿,早没有人影了。

  杨绪望着着急的莫宇昕,拉住他的手说:“我们还有帐没有算呢,走!”说着他拉着莫宇昕直奔御书房。

  大殿的人们清醒过来,但是却全身乏力,再没有精神去打斗了。

  莫珏慢慢的醒过来,从地上坐起来,一抬眼看到孙兴,她虽然全身无力还是冲孙兴笑着说:“兴哥哥,你是来看珏儿了吗?”

  孙兴一愣,望着一脸微笑的莫珏,她的笑容是那么的天真,怎么可能!他有七年没有看到莫珏脸上露出这样的表情了。他伸手想摸摸她的脸,还是忍住了,问:“贵妃娘娘?”

  莫珏一脸的好奇怪的望着孙兴,问:“兴哥哥,你怎么啦?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珏儿啊!你说过永远都会记得珏儿的啊!你忘了我吗?贵妃是谁呀?”

  莫月和莫明琪回头看着莫珏,心想:难道莫珏失忆不成?

  

  李世谦从晕迷中醒过来,他站起来,低头看了一下伤口,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好。他现在精神也不错,要不是这一身的血腥,他有些怀疑刚才只是一场梦。

  “小蝶呢?杨叔叔!”

  “小蝶被人带走了!”

  “你说什么?为什么?”

  “黑衣人只说明年正月初十到归凤国去找小蝶!”

  “黑衣人?难道是那个给我金盒的黑衣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顾忆蝶从晕迷中醒过来,一睁眼看到的是金光灿灿,她奇怪的坐起来这才看清原来她正躺在一张黄金造的凤椅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