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蝶

    任一飞上前想拿开红珠。

  “切慢!这位公子!请不要轻举妄动!那可不是普通的东西!”声落一个一身黑衣头带垂着黑纱的斗笠的男子不知何时站在读书人面前,他手上有一只金色的小盒,当他看到读书人慢慢的沉睡的时候,用小盒子接住落下来的红珠!

  “这是什么?”任一飞警惕的问。

  “女王血!”

  “什么!先生在说什么女王血?”任一飞盯着黑衣人的一举一动。

  “归凤女王的血,大地之泉!”

  “你在说什么鬼话!你到底是什么人?”任一飞上前一步,就看到黑影一闪,他吃惊的四下望了望。

  好似一阵轻风刮过,焦急中的众人眼看着顾忆蝶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空中回荡着:“归凤王国大祭司乌兰恭请各位正月初十到归凤王宫一聚!”

  

  顾忆蝶只觉得全身的力量一下子被吸干了似的,她就好像被牢牢的困在冰块中,除一眼珠能微微的转动一点。潜意视里有什么在一点点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一点点的靠近着,眼前白光一闪再睁眼时,只看到一眼望不到边的黄沙只有微小的波纹,一个高大的修长的身影耸立于黄沙之上。

  一眨眼,顾忆蝶正站在黄沙和绿地的分界线上。

  一眨眼,眼前是热闹的街道和涌动的人群。

  一眨眼,富丽堂煌的王宫大殿上一个着衣华丽的女子蜷缩在龙衣之上。

  一瞬间,那高贵美丽的女子用一把奇怪的凶器滑破手腕,血没有流下来而是向上聚成了二十颗红光闪烁的血珠飘浮在空中,女子用手指扶摸着每一个血珠,最后望着它们飞出去,女子的脸上绝美的容颜没有一丝的表情。

  一眨眼,一座巨大的宫殿中间,一个巨大的葵花状高台。

  一眨眼,她看到十八位美男们分站在葵花花瓣上,一个少女……顾忆蝶努力想更近一点看清楚他们,突然一切都消失了,她一转身,就感觉到身体飞快的下坠。

  “哗!”一声,水一下子钻进了她的鼻子,无法呼吸的她,挣扎着努力挥动着手臂向上游去,就在顾忆蝶露出水面的一刻,她大脑里一片空白。

  顾忆蝶顺着急流直下的河流,漂浮着,也不知道漂流了多久,多远!

  

  “快看,快看,有人漂过来!你看!”一个打鱼的忙招呼同伴。

  “在哪!唉,我看到了,他还在动!快!把船摇过去!”

  “好!”两个人同心协力把顾忆蝶从河里捞到般上,顾忆蝶突然一口水吐出来,身子一侧趴在船帮上,把胃里的水吐干净!

  两个打鱼的松口气相互望了一眼,一个人问:“小伙子,你没什么事吧?”

  顾忆蝶此时也缓过气来了,她无力的躺在船板上,说:“没事!谢谢大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完两个打鱼的也没多问把船摇到了岸边。

  两个人把顾忆蝶扶到了岸上,一个人不放心的问:“你要不要跟我们回家?”

  顾忆蝶望着河水什么也想不起来,她眨了眨眼一头裁倒在岸边。

  “这是怎么啦!”两个打鱼的忙把她从地上扶起来,顾忆蝶已经完全没有意识。

  等她都睁开眼的时候,她正躺在一间小小的房间,一个姑娘看到她睁开眼,忙站起来,扶她坐起来,微笑着说:“姑娘你醒了!来,喝口水!”

  顾忆蝶接过水来,一口气喝光后,问:“你是谁?”

  那姑娘接过水碗,说:“我姓肖叫翠萍,这是我家,你是我爹和王大叔从河里捞上来的。”她仔细的望着顾忆蝶小心的问:“姑娘你怎么会掉河里的呢?”

  顾忆蝶望着她,想了想,可是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摇摇头,说:“不知道,我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顾忆蝶越想越急燥。

  看到顾忆蝶不安的样子,翠萍轻轻的握住她的手说:“别急!如果什么也不记得了的话,就什么也不要想了!你知道吗,看到你全身上前一点儿伤都没有,我们全家都为你高兴!”

  顾忆蝶听到翠萍的真心话,心里阔亮了很多,突然觉得自己很久都没有很这样轻松过了,心底里涌出一阵喜悦,她冲翠萍一笑,说:“你说得对,也许忘记了一切并不是件坏事!我可以从新开始,谢谢你,翠萍!”

  翠萍脸一红,说:“有什么好谢谢的!姑娘你叫什么,今年多大了?”

  “我!”顾忆蝶左思右想了一下,摇摇头。

  “不会吧!这也不记得了!”翠萍有些失望的望着顾忆蝶,说:“那我该怎么叫你啊!对了!”翠萍从桌上拿一样东西放在顾忆蝶的手上,说:“这是你的!你要收好,我有一个不长进的哥哥叫肖翠山,他可见不得这种有色的东西!”

  顾忆蝶望着那里的金蝴蝶一愣,可是怎么也想不起关于金蝴蝶的事,不过握着它心里好温暖,于是顾忆蝶把它重新挂在脖子上。

  看着顾忆蝶带上金蝴蝶,翠萍一脸的羡慕的说:“真好看!一定是情人送给你的!”

  顾忆蝶听到她的话一愣,手的摸着金蝴蝶仿佛感觉到了那份浓浓的爱意,在心里默默的想着,是谁?

  “啊!对了!我想到了,你看我村里的荷花最喜欢绣得是荷花,小玉最宝贝的是她花了很多钱才买的那块玉,你一定最喜欢这块金蝴蝶,那就你小金还是蝴蝶!”翠萍打量着顾忆蝶,她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拉开顾忆蝶右手腕,一块玉牌紧紧的卡在顾忆蝶的手腕上方。“这还有一块玉呢?小金、小玉还是小蝶好呢?”

  “小蝶!”顾忆蝶重复了一遍,内心里一动!她认真的望着翠萍说:“我叫小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