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认亲

    “什么?小蝶,你……我不管,我不许你离开……乔家,我不许!”周化雄激动的说。

  顾忆蝶望着激动的周化雄伸自己伸出的双手,又无力的放下后,心里十分感激的说:“谢谢你这么说,你这么说,让我觉得乔九就在我身边,乔九!对不起!”顾忆蝶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周化雄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将顾忆蝶紧紧的抱在怀里。

  这就样两个人沉静在各自的思绪中。

  最后周化雄松开了顾忆蝶,拉过顾忆蝶手,轻轻的将一件东西放在顾忆蝶的手心里,然后把她的手合上,望着顾忆蝶眼睛说:“小蝶……乔九……这是九儿给你的!”说完周化雄转身离开房间。

  顾忆蝶没有松一手,她也知道手里握的是什么,她昂起头不让眼泪再向外流!

  当周化雄一走出房门,他真个人突然间所有的精神都消失了一样,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气。

  人影一闪另一个周化雄站面他的面前,问:“九儿,怎么啦?”

  乔九将脸上的面具从脸上拉下来,望着周化雄,说:“四哥,我不甘心!”

  周化雄了他平排依在墙上,望着高高的蓝天和漂动的白去,他心里也在想:你不甘!至少你在她的心里,而我呢?也许永远没有机会让她知道我有多喜欢她!

  

  当周化雄回到自己的房间时,顾忆蝶又不见了!顾忆蝶来到“醉仙楼”,小二告诉她柳思晨去周府找她,她不能再去周府找柳思晨回来吧!于是她就回了他们住的客栈,希望柳思晨早点回来。

  可是左等右等,等来的却是周化雄和一个带斗笠的男子。顾忆蝶躲过他们,只好躲在客栈门口的石狮子后。

  柳思晨大闹周府后,四处寻找顾忆蝶,他也回去过客栈,只是那时顾忆蝶还没有回去,等天黑了,柳思晨这才无精打采的回到客栈,他刚进屋还没躺下,门口高有人敲门,柳思晨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冲到门口,开门一看,立马失望的望着站在门口的柳晨。

  柳晨也看到他眼中的失望,心里一紧,他往屋里看了一眼,没看到顾忆蝶,于是问:“柳公子不请在下进屋喝口茶吗?”

  柳思晨不情愿的退了一步,让柳晨进来后,他向走廊望了望,将门关好,走到桌前为柳晨倒了杯茶递给柳晨,问:“大叔,找我有什么事吗?”

  柳晨郑重的望着柳思晨,眼睛里闪着紧张的望着他,说:“柳公子可是南都来的!到这儿来是寻亲还是探友?”

  “寻亲!”

  “寻亲!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呢?”

  “只有母亲!”

  “那你的父亲呢?他是做什么的?”

  柳思晨皱眉,不高兴的望着柳晨,问:“大叔到底有什么事!我的私事,你很感兴趣吗?”

  柳晨一笑,说:“对不起!是在下太心急了!那你能听听我的故事吗?”

  柳思晨现为顾忆蝶担心,但面对柳晨他心里有一种亲近感,想起在酒楼时,他说自己是柳晨时,他猜想过他可能是自己的父亲,既然柳晨自己找上门来,他不就省了四处打听,于是柳思晨,认真的坐在桌边,说:“您可要讲得精彩一些!”

  “人生怎么可能处处精彩,我的故事开始是很精彩经过有些悲剧但是结果还没有确定!”

  柳晨笑望着柳思晨的脸,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深爱的人就在眼前,继续说:“事情要从十九年前那年的会试说起……我和小玉一见如故,私下定了终身,可是小玉的父亲是个权利很大的人,他一怒之下毁了我的功名,这我们也不怕,当小玉被抓走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守在我们相识的地方,心里明明知道小玉不会来,可是还是等着。

  一等就是一年,在我感到无望的时候,小玉的哥哥突然来了,告诉我小玉不可能来了,他被监禁起来。这意味我这一生将永远见不到她。

  当我心灰意冷,悬梁自尽的时候,小玉的哥哥又转回来救了我,最后不忍看到我轻生吧!告诉我小玉生下了一个孩子就离开了!

  而我和小玉的定情玉坠也不见了,我想一定是被他拿走了!但是我真得很恨小玉的家人,但是细想想如果我的死能让小玉忘了我的话,也许是件好事,这样她就不会像我一样痛苦。

  我回到了黄圭这片我生长的土地,父母年迈为了生活,我只好卖了祖居的小院,开始了艰辛的生活。半年后我父母双双离世后,我才开始弃文从商。还算不错,一路走来,风风雨雨中也没有大的波折!”

  柳思晨愣愣的问:“你卖了小院,所以……”

  “十几年来,我一起想重新买回来,其中又有一些事情耽误了,所以没有做到!现在那家人已经在那居住了近十年,我……”他望着柳思晨,一笑。

  柳思晨心里已经很确定他就是自己的父亲,是母亲思念了十八年的男人,可是他还是犹豫,避开柳晨的目光他站起来,“当呤”一声柳思晨握在心中的玉坠落在地上,他忙捡起来。

  柳晨一把抓过玉坠,激动的仔细的翻转着玉坠,说:“是它,这块玉算不上是好玉,是我和小玉一声买的,这块是我的!”柳晨眼眼里念着泪花一把握住柳思晨的双肩,激动不已的望着他,说:“你叫思晨,你是我的儿子!思晨,我的儿子!”

  柳思晨忍着心里的激动,愣愣的望着痛哭滚涕的父亲,他想认,可是十七年来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有父亲,虽然离开皇宫的这段日子他常常想见到父亲后会怎么样,但是真到了这一刻,他反到脑子里一片空白。

  “思晨,我是你的父亲!思晨,你说话啊!”柳晨摇摇一动不动的儿子。

  柳思晨长出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了那对姐弟,说:“也许您说的都是事实,可是……”柳思晨低头挣开父亲的手,说:“你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家,辜负了我的母亲,我不能认你!就算是我来找你是母亲的意愿,我也不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