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无耐的生活

    “喉!我们可是大男人!打我们什么主意!就算是打歪主意对像也绝不是我!哦!我明白了,某人是怕了……”顾忆蝶戏笑着望着阴沉着脸的某人。

  “切!好心当成驴肝肺,不管你了!”柳思晨不高兴的加快了脚步,心骂:半路冒出个什么东西,竟想破坏我和小蝶的幸福!

  顾忆蝶好笑的望着一步比一步快的柳思晨,心想:受刺激了!这是伟大的一次尝试!

  他们一走进黄圭城,按柳思晨说的地址找到了一处小院落,可是那里早已更换了几次主人。他们也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他们只能住的价钱最便宜的两人间,吃得也差。

  顾忆蝶终于鼓起了勇气,跟柳思晨说:“喂!我们快没有钱了,我想……”

  心情不好的柳思晨突然瞪着顾忆蝶,说:“喂喂喂!我有我名子的,我叫柳思晨,不叫喂!”

  顾忆蝶一愣,心里也不太高兴,但看到一脸愁容的柳思晨,她忍了!

  “好!听你的我就叫你思晨好啦!我想……”顾忆蝶突然想不起自己想说什么了,她左思右想了一下,“唉!被你一打岔,我……对了,我想说的是,我要去找工作!”

  “工作,什么是工作!你要离开我吗?”

  “什么工作薪水比较多,我就先考虑做什么!我打听过了,城南有一家走镖的正在招人,一趟一结,还不错!我想……”

  “休想!你这一去要是遇到了……意外我怎么办?小蝶,我告诉人我不同意,我不管你要去那儿,我就跟到那儿!”

  顾忆蝶望着如何小孩一样无理取闹的柳思晨,问:“跑镖钱多,你的药不能断!我们还要吃住。既然你不同意,那我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了,不过薪水少点,但包吃包住,而且我和老板讲了带你一起,只要你同意,我们马上可以对搬过去!怎么样?”

  柳思晨心里暗自琢磨着,问:“我怕吵!我要跟你住在一起!”

  顾忆蝶点点头。

  “好吧!”

  可是当他们当了那个地方时,顾忆蝶来不及跟老板说一句话,就被柳思晨拉着离开了那个地方。

  “喂!你干嘛?放开我!”顾忆蝶小心的挣开他的手,不高兴的瞪着他。

  “那个!对不起!我从小身体弱,吃药都吃怕了,你却要到医馆工作,我实在不喜欢在那儿住!”

  “可是,我们可以剩入不少的钱,老板说了只要我好好干,他可以免费给你看病免费吃药,直到你的病痊愈!这样不好吗?”

  “不是不好!是我……对了,你好像对医药一无所知,他请你做什么?”柳思晨奇怪的望着顾忆蝶。

  “医馆的老板想找一个可能帮他上山采药的人,我一定可以,而且我的速度也挺快啊!体力又好!所以……”

  “你还是找其他的事做吧!”柳思晨心说:你还是要离开我啊,我才不会上当呢!

  顾忆蝶真得很不高兴,但望着渐渐走远的柳思晨,她很无耐,只好慢慢的跟上来。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在大街上,柳思晨望着两边的店铺心情大好,他好奇的望着那位从来没有见过的小东西,但他却只是看看。

  顾忆蝶可没这个心情,她心里盘算的是以后该怎么过?

  柳思晨时不时的回一下头,确定一下顾忆蝶的位置。

  一阵清香飘过来,柳思晨仔细闻了闻,说:“好香的酒啊!”他四下望了一下,一抬头望着不远处的一家酒楼!他几步走到跟前,三个大字迎入眼帘:“醉仙楼”他愣了一下,马上想起来了,他扭头就往回走,正看到顾忆蝶和那个叫张大海的正说话,他忙大步走到顾忆蝶身边,说:“我们今天还有事!下次再去你们酒楼!”

  顾忆蝶不好意思的冲张大海一笑,说:“看,我不是跟你说了,我这个兄弟很害羞!让你见笑了!”

  顾忆蝶冲柳思晨说:“柳思晨,中午了,你不饿的话,就站在这儿,等到我们吃!”

  “你当我是笨蛋吗?等你!万一你被他们关起来,我还能等到人吗?算了,看你一脸好骗的样子,我就陪你去了啦!走啊!”柳思晨大模大样的走进了“醉仙楼”。

  张大海把顾忆蝶和柳思晨他们请进了豪华的雅间,小二马上上了几道菜。

  “小兄弟你们两个别客气,吃啊!来我给你们满上!大家干一杯!”

  “不!张大哥,我可是一点儿酒都不能喝!”顾忆蝶伸手挡住张大海的伸过来的酒壶不好意思的说。

  “男子汉怎么能不喝酒呢?来!这是我们‘醉仙楼’独家自酿的‘清瑶’,每年都要进贡到各国皇宫的,不喝可是可惜啊!”张大海望着手里的酒壶一脸兴奋的说。

  顾忆蝶和柳思晨不由一愣,不敢相信的互望一眼,笑了笑,就当张大海说大话。张大海望着他俩一脸的轻笑,马上认真起来:“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这是贡酒?不然就是两个都不相信?”

  顾忆蝶刚要说话,柳思晨先开口:“对,我不是相信你!不过这酒的香味都是不错!她不喝我喝!”说着他伸手从张大海的手中拿出酒壶,自斟了一杯,端起来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然后细细的抿了一口,果然是好酒,不过他与很少饮酒,入口的香醇和甘甜过后一股火辣使得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顾忆蝶忙拍拍他的后背,笑着说:“你还是别喝了!我可不想背你回客栈!”

  柳思晨抓住顾忆蝶的手按在桌下,左手掩住嘴轻咳了咳,说:“真是好酒!小弟,刚才失言,还让大哥见谅!”他为张大海斟了杯酒,说:“小弟,敬大哥一杯!”

  “好!小兄弟也是爽快人,来,干!”张大海高兴的一仰脖,杯中的酒已经空了。

  “大哥,我们干一杯!”

  “好!”

  顾忆蝶看着他们,张大海一杯,柳思晨一口,没过一会儿酒壶就空了。

  “酒没了,张大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