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闹事

    “你干什么?想打架吗!我可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柳思晨不高兴的说。

  “我没那意思!柳兄弟,你走错方向了,这边才能下楼!喂,等一下,等一下!没有要跟你抢顾一!我……”张大海解释着。

  那中年人一直愣在原地他看着柳思晨从雅间里走出来,他一惊:刚才他肩上一闪过的红记是什么?

  “爹!你怎么了?我们不是有急事吗?我都叫了你几次你在看什么?”念玉不高兴的望了一眼走向楼梯的柳思晨他们。

  “念玉,你帮爹把那个小子的上衣右肩拉下来!”

  念玉一听满脑子想得是:好好教训他!根本没把他父亲的讲听在耳朵里。看到念玉奔过去,中年人马上也跟上。他刚走到楼梯,就看到念玉已经闪过了张大海一脚踹到了柳思晨的后背上,他大吃一惊,大喝了一声:“念玉快住手!”

  柳思晨正走在楼梯的中间,如果他没有喝酒的话,念玉根本踹不到他,可是此时他只觉得那一脚踹得他骨头差点断了,他怀里的顾忆蝶被抛出老高,他忍着痛一提脚身体飞冲顾忆蝶飞过去,可是还是差了一点,眼看着她撞向楼下一张桌子。

  所有酒楼中的人都吃惊的看着,突然人影一闪,顾忆蝶的身体将桌子撞烂,众人这才看清楚,原来并非是顾忆蝶撞烂了桌子,而是抱着她的人。

  “四爷、四爷”店里的伙伙们急忙奔过来,问:“四爷,有没有伤到哪儿?”

  这时柳思晨一把推开前面的人,一步跨到顾忆蝶的身边,瞪着那位四爷,说:“多谢,请把她给我!”

  四爷冲店伙计们笑笑,说:“我没事,大家快收拾一下!”他抱着顾忆蝶从地上站起来,看了一眼柳思晨,眼睛转到他的身后,说:“你还是自己小心吧!”说音一落,他和顾忆蝶已经在五米之外。

  柳思晨已经注意到念玉再一次偷袭,他瞟了一眼四爷,身体一闪,躲过了念玉的一掌,反手就是一记耳光“啪!”一声打在念玉的脸上。

  “奶奶的!小爷今天跟我没完!”念玉头脑发热,他父亲大声的喝止他,他全听不到。

  这个叫念玉的少年,武功与柳思晨比差多了,可加上他天生的力大无穷,柳思晨无意间只了一拳,还真让他吃不消,行动上不由慢了下来。

  刚才抱住顾忆蝶的是刚走进“醉仙楼”大门,没有丝毫准备的那位四爷。这么突然间他去救顾忆蝶,也有难度,但是他做到了,不过他手上和后背上被刺伤了,后来他站起来后,斗篷掩住了伤口,可是木刺仍然扎在肉里,血缓缓的流下来。

  看到和那日完全不同的柳思晨,他就知道这个人绝不好打发,于是闪到一旁,静静的看他们打。如果自己现在离开,柳思晨一定会攻击自己,而和他打斗的少年一看就是少根肋的样子,这样柳思晨会有危险。

  顾忆蝶身上的汗毛在颤动着,无声无息的布满了那位四爷的伤口,丝将木刺挤倒,将伤口处涌出的血迅速的吸干后收回到顾忆蝶身上。

  柳四晨和念玉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楼上急得团团转的那位中年男子看到大门口进来的一个人,他眼睛一亮,高声的喝:“念英,把念玉给爹弄回家去!”

  抬头望着中年男子的一位清秀美丽的女子,一捋袖子双手一叉腰,冲着正在打架的两个人,就是一嗓子:“柳念玉,你给我住手!”

  就这一嗓子,酒楼里的人们忍不住双手捂住耳朵,所有酒坛酒壶全破了,柳思晨用内力护住耳朵,柳念玉一听是姐姐来了,双手抱住头一眼看到柳思晨一个空档,他眼急手快一把将柳思晨的右肩的衣服扯了烂了,他转头就往人群里钻。

  柳思晨大怒,他跃过众人落在柳念玉的面前照着柳念玉的胸口,就是一拳!柳念玉倒地时被柳念英一把扶起来,她挡在柳念玉的身前,冲柳思晨说:“公子手下留情!我弟弟有什么得罪,请您高抬贵手!有什么损失我们全担!公子意下如何!”

  “哼!姑娘请你看好你弟弟!”柳思晨转过身,松了口气!刚才被“狮吼功”一振,他的功力也大减,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多一个这样的敌手!只是衣服被扯破了,虽然不是什么好衣服,但是他现在仅有的衣服了。

  “混蛋!”柳思晨整了整衣服,仍然十分的狼狈。

  中年男子看到掌柜让人取来的一件长衫,他忙上走过去,跟掌柜的要过长衫,长到柳思晨的面前。

  他犹豫的望着柳思晨的脸,然后盯着柳思晨的右肩,虽然现在隔着衣衫,但刚才他看到十分的清楚,那是“风首”标记,不过那是他以前从来没看到过的火红色,而自己身上的“风首”已经消失了三年了,他猜测着这眼前酷似英玉的少年会不会就是自己的儿子。

  他还记得自己最失落的时候,竟然意外的遇上了逃婚出走的英玉。虽然幸福是短暂的,但他这些年来一直守在这儿,不就是等着有一天……

  在自己被南昭老皇上逼迫的无路可走的时候,当今的皇上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告诉他,英玉为他生了一个儿子,英玉为他取名为柳思晨,就这样他有了生活下去的希望,他知道以自己一个书生的能力,入官场怕是不可能!于是他弃文从商,经过了十几年的打拼后,在小小的黄圭城闯下了片天地。

  柳思晨奇怪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大叔,问:“您有什么事吗?大叔!”

  “哦!”柳晨从往事中走出来,望着正望着自己的柳思晨,说:“在下柳晨,刚才的姑娘和少子,是我的孩子!你也姓柳,我们看来真是有缘。”

  柳思晨上下仔细的打量着柳晨,听他报自己的名子时,他大惊,但事情不会这么巧吧!难道他会是……柳思晨不敢轻易的相信他,问:“大叔,您家住在哪里?”

  柳晨心里高兴,知道柳思晨也许就是冲自己来的,那么说他很快就可以认这个想了十八年的儿子了。

  “喂!我家住在宋河大街天井巷门匾上写着:柳府!告诉你,黄圭城只有两家姓柳的,你讨债的时候别摸错门了!”不知何时柳念玉站在柳晨的身后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