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二十八章 越狱

    “你……”英佩一把抓住任一飞的衣襟,任一飞双手握着他的肩膀,两个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你在干什么呢?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小时候动不动就动手,我说你们给我都放手!”英达大步走到两们面前。

  “哼!”任一飞先松了手。英佩松开手后,望着那张凌乱的床,还有任一飞手上的锁链。问:“英达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们只有在情投意合的时候,锁才开的吗?这么会成了一个人跑了,别一个还带着呢。”

  英达拉过锁链奇怪的说:“我也不知道,我可没来得及试验,就送给他们了。为什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清楚!”

  “你是说不是你把我娘子弄走的,那又是谁?”任一飞望着英佩和英达。

  “狱卒!这锁可是只有你有钥匙!”英佩问那战战惊惊的狱卒。

  “回太子的话,确实只有小人有钥匙!钥匙……这还好好的挂在小人的身上,这些钥匙没有人动过。小人一直把他们穿在腰带上!所以,没有可能有人动过它,而我不知道的!”狱卒尽量说明白。

  英佩望着了一眼他仍然带着裤腰带上的那些钥匙,望着英达和任一飞。

  “那外面两个门的钥匙是不是也没有动过!”英佩问。

  “没……错,小人没有说谎!”

  “这是怎么回事。昨天一定吓着她了!我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呢?她就在我身边,我怎么会这些也把她弄丢了呢?”任一飞瞒怨自己。

  英达非常奇怪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一条无人可解的锁链,大牢中的三把锁,光牢房的守卫都有几十人,守卫也没有离开岗位,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平白的一个活人会消失不成!

  “任一飞,该不会你把她给吃了吧!”英达的故意激怒了任一飞,任一飞,一拳打在牢柱上,牢柱被打裂了。

  “英达,你住口!”英佩知道任一飞这会真的愤怒了。

  “我,只不过一说,难不成她在这儿消失了不成!况且出了这样的事,我们怎么跟父皇说,任一飞你也别跟我急,我说错了!你会想想她消失前,就没有一点儿奇怪的地方吗?”英达问。

  任一飞仍然怒瞪着他,不过他的气愤平息了许多,他才不管怎么向皇上交替,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顾忆蝶。

  大牢里发生的事一早就有人禀报了南昭皇帝,南昭皇帝当然非常气愤,但听说任一飞一早让人通知英佩和英达,知道这一定不是他有预谋,那么会是谁呢?当时在大殿上的人没有几个!这件事说白了是皇家的私事,不会有什么其他的牵扯。那会是司徒喻吗?他摇摇头。

  不过,南昭皇帝也没有继续想,这个女人就算是非常的有来历,现在自己自动消失,就也他无关了!他用不着费心思去处治她。于是他没有放在心上,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早,英佩就将事实的原原本本的禀告给南昭皇帝。南昭皇帝听完之后,当然也惊讶,说了些加强守卫的话后,让侍卫们在宫里搜一边,结果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任一飞新婚的妻子在戒备森严的大牢消失的无影无踪。任一飞被放出了大牢后,四处寻找他的妻子。

  英佩心里非常的堵,他没有帮任一飞,而且独自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后,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

  

  顾忆蝶又去了哪里?她仍然在宫里,夜里怎么也找不到出宫的路,她只好藏在一颗大树上坐等着天亮。这宫里还真是平静,太静了,她忍不住睡着了。

  天朦朦亮,清晨的风有些寒冷,顾忆蝶缩了一下身子,“扑通!”她横着就从树上掉了到了地上。她痛的按住胸口。心脏才痛!

  她趴在地上好一会儿才肯爬起来,她揉着胸口,望着四周。这儿太静了,而且看起来很破旧的样子,这里宫里吗?她想了想,不记得自己出了宫啊。望望身边的草啊、树啊,全都长荒了!这会是什么地方?

  顾忆蝶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远处有一幢小楼。走过看,是一处破旧的小院。她围着小院转了一圈,正要敲门,门开了一个三十左右的女子拉开了大门,眼睛瞪的大大的惊讶的望着顾忆蝶,然后脸上的笑容扩大着。

  “请……”还没等顾忆蝶再说第二个字,那女子一把拉住她的手,好像生怕她跑了一样,说:“你是被派给我们这儿来的,我想一定是!我叫喜鹊,你就叫我喜姑姑好啦!你叫……?”喜姑姑拉着顾忆蝶走进小院。

  “我顾一!”

  “我就叫你小一吧,小一啊!喜姑姑是个好人,从来没打人骂人,你要做的事,就只有一件事,就是陪我家小主人,他和你……小一,你多大了!”喜姑姑上下打量着顾忆蝶。

  “我……十六!”顾忆蝶忙回了句,她心里有些虚。

  “嗯!十六岁!”顾忆蝶心一跳,喜姑姑皱着的眉头,突然松开了,她笑着说:“你有十六岁啊,我看你的样子,还以为你只有十四、五岁呢,看来我很久没有出门了,都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样子!啊!小一!我家小主人比你大一岁,今年十七岁。他身体不好,你要勤快些!……”

  “那个喜姑姑!这儿是哪儿?我刚来……”

  “哦!你刚来宫里,真是可惜了的一个好好的孩子啊!”喜姑姑的眼睛里满是同情。

  顾忆蝶知道她在想什么,心里满喜欢这个一直说个不停的喜姑姑。

  “家里一定有什么难啊,不然谁会走这条路啊!不过小一,我们这儿不愁吃穿,看看你的小脸!”说着喜姑姑伸手捏住顾忆蝶的下巴,左右看看,心痛的说:“真是可怜的孩子!你以后就住在这儿,这儿不会有人再欺侮你,我保证你以后一定吃得像喜姑姑一样白白壮壮的!”

  “我……”顾忆蝶可不想因为挺喜欢这个喜姑姑,就忘了自己要干吗?但是她总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等一下,顾忆蝶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啊!自己什么时候能听到的啊!她想想:对了!三更时的更鼓声是最早听到的!那自己身上的感觉呢?她回想着一下就想起了任一飞,她的脸一下红了起来。

  一直没有住嘴的喜姑姑,也注意到顾忆蝶没有在听自己说话,而且脸红红的,她当然不知道顾忆蝶在想什么,好奇的问:“小一,你的脸红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告诉我!我去带你去看宫里最好的御医,他可是一个大好人,你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