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南昭大牢

    任老夫人更加不高兴的瞪了一眼低头的顾忆蝶,不冷不热的说:“起来吧!”她接过顾忆蝶手中的茶,轻轻的喝了一口后:“宫里催公主回门,天也不早了,你们快去吧!”

  “是!”任一飞站起来,顾忆蝶有些吃惊的望了一眼没有扶自己的任一飞,心说:谁稀罕你扶啊!笨蛋。顾忆蝶站起身来,向老夫人福了福,跟着任一飞出了门。

  和任一飞坐在一个轿子里,顾忆蝶不太高兴的一直望着窗外。她无意间看到了一个人影,她忙放下窗帘。

  “怎么了啦?你看到了什么吗?”任一飞看着她略微笑紧张的低下头。任一飞没有追问,不过他一直担心的只有一个人——风雪寒突然在这里冒出来。

  还真是风雪寒,他并没有看到顾忆蝶,但是李亮看到了,李亮也不太肯定那就是顾忆蝶,因为他并没有见过顾忆蝶女装的样子,所以一直跟着轿子进了皇宫,他这才回来跟风雪寒说起这样,将他找听到的轿中的人的身份一说。风雪寒心里一惊,他此时也不管那么多了,对他来说,找到人才是最重要的。

  宝儿在知道顾忆蝶又不见之后,他跟英佩找了大约一个多月,司徒哲不肯自己一个人先回东兴,这样这边的事就要侍卫传给东兴那边,时间太久了,东兴皇帝和湘王都有些着急,于是催他们回都。

  宝儿没有办法,只好先回去了,回到家宝儿成天精神不能集中,在湘王的再三追问下,宝儿才说过真相。湘王于是进宫请假,这样,碰巧,太子喻也在,于是湘王、司徒喻和连君傲一起赶到了南都,然后以此为中心,向四周寻找着。

  任一飞和公主的婚礼,湘王、司徒喻他们都在场。东兴皇帝派人来过几次,湘王失望的决定回国。

  司徒喻在英艳公主成亲后的第三天一大早,进宫跟皇后也就是她的姑母辞行时,无意中看到了被侍卫们带回来的英艳公主,虽然小时候再过几面,但司徒喻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是英艳公主。如果面前的人是英艳公主,那么她此时应该跟附马在一起,而且,英达的锁难道已经解开了吗?

  出于好奇,司徒喻带着连君傲悄悄的跟着侍卫们来到了南昭皇帝的御书房。他们远远的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南昭皇帝发这么大的脾气。

  不久英艳公主被带走后,司徒喻忍着好奇,他还是先去见他的姑母。正在为公主回宫作准备的南昭皇后很高兴的拉着司徒喻,在两人说话间,司徒喻故意提起英艳公主的事。作为皇后和英艳公主的母亲,南昭皇后就整着司徒喻找到了御书房。但没找到皇帝。听内待回禀,才想起来任一飞和英艳也该到皇宫了。

  南昭皇后又急忙回宫准备,可是此时的心情和刚才大不一样。

  大殿上,端坐在皇位上的南昭皇帝微怒的望着,朝他行礼的任一飞和“女儿英艳”。等他们站起身来。

  “任一飞,你身旁站的是何人?”南昭皇帝冷冷的问。

  任一飞一惊,回:“皇上,当然是您的女儿英艳公主!”

  “哦!那她为何白纱掩面?是不是假冒公主的!”

  任一飞冷静的望着顾忆蝶,说:“怎么可能!公主可是我新自从皇宫接回到府中的。而且还有锁链为证。皇上请看!”任一飞抬高手臂,

  “哼!任一飞,你是不是太狂傲了,竟敢教说公主逃婚!你还不认罪吗?”

  “皇上,任一飞自认不是什么正仁君子,但您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冤枉臣!”

  大殿上除了侍卫和宫人外,还站着太子英佩,三王子英达,后来赶来的皇后和司徒喻、连君傲。

  英佩担心任一飞惹怒了皇上,于是先冲皇帝一礼,说:“父皇息怒,让儿臣跟一飞说几句话。”

  当顾忆蝶看到英佩冲他们走过来时,她向任一飞身后躲了躲,头更低了。英佩望了一眼顾忆蝶后,认真的对任一飞说:“一飞,英艳已经被抓回来了!你还是快些认个错!”

  “真的吗?哼!”任一飞后悔的咬了一下牙,说:“好!我认错就是了!”他双膝一跪,向皇上低头认错,说:“皇上,一飞知错了!”他拉了一下顾忆蝶,于意她也跪下来,顾忆蝶跪下。

  “知错,就不受罚了吗?你……你们也太胆大了,把皇家的颜面丢尽了,我决不轻饶!来人呢?把那个冒冲公主的女人,给我拉出去,凌迟处死!”

  “等一下,皇上,错在臣,她什么都不知道。请皇上开恩!”

  “拉出去!”

  任一飞“蹭”一下站了起来,护在顾忆蝶的身边,顾忆蝶吃惊的抬头望着任一飞,然后扫了一下周围,竟然看到司徒喻和连君傲也在。她心里一惊,这也太巧了吧!

  “把他们的拿下!”南昭皇帝气愤的命令。

  四个侍卫围攻任一飞,任一飞一只手牵着顾忆蝶,不一会就落了下风。

  “请住手,附马!”一名侍卫挟持着顾忆蝶大声的说。

  任一飞停下来,转过身望着顾忆蝶,侍卫已经将宝剑横在她的脖子上。

  “别碰她,放开她!”

  那名侍卫小心的把剑拿开,两名侍卫左右挟持着顾忆蝶。

  侍卫望着他们手上的锁链,冲皇上一揖,问:“皇上,他们手上的锁链该如何处置!”

  “锁链!”皇上望着顾忆蝶和任一飞,然后盯着顾忆蝶,冷酷的说:“削掉她的手,不就取下来了吗?”

  “是!”

  顾忆蝶挣扎着望着内待拿着一个拖盘过来。

  在场的人都不忍心看着发生这样的事,他们刚要为顾忆蝶救情。

  “谁要敢说一句求情的话,就是对朕不敬,将也她同罪!”南昭皇上铁了心要这个胆敢冒冲公主的女人死。

  皇后无耐的望了一眼顾忆蝶那只套上锁链的手,手腕上露出一截玉片,她眼睛一亮,那是……不会错,她认得它。

  “住手!”皇后几步走到顾忆蝶面前,接过她的手,仔细的望着那只卡在她手腕上的玉牌。问:“姑娘,这个是从哪儿来的?”

  顾忆蝶大概猜到她问什么,说:“这个是朋友送的!”英佩和司徒喻也感到奇怪,也走到她的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