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二十七章 越狱

    说到牢房外没一动静了,顾忆蝶悄悄的从任一飞怀里出来,到也锁链。她打开了牢笼,然后轻轻的锁好,走到牢门口。

  从牢门上的小窗向外看着,果然顺着光,好看到了趴在桌上睡着的两名狱卒。可是她无法看到锁,只好努力的感觉摸索着,细丝滑进锁孔,她心里一阵雀跃。轻轻的找开了牢门后,她闪到门外,不则痕迹的锁好后,忙闪一旁,仔细的望着。顺着长长的走廊她看到了别外一个门。

  于是顾忆蝶迅速的奔过去。这个门上也有一个门窗,她愉愉的向外看,见两个守卫很精神的站在门外。她心说:糟糕!该怎么办!怎么才能不让他们看到自己呢?她想到了,她将后突然伸出去,手上的细丝插进他们的大穴,在侍卫们身体摇晃时,顾忆蝶已经打开了牢门,出了牢门后,她锁上门,也就是一瞬间的事,顾忆蝶消失在大牢外。

  两个守卫一下清醒过来,他们互望了一眼,还以为是自己突然打瞌,根本没当回事。

  顾忆蝶出了大牢,她知道皇宫最上巡逻的侍卫很多,而且她这个样子也很容易被人发现。她溜了几个地方,不是太监的住间就是宫女的房间,都不是她要找的。在隐蔽的地方,四下望着。侍卫是不能住在皇宫里,可是总不能从侍卫身上抢他的衣服吧。想来想去,顾忆蝶最后还是决定偷来了一身太监的衣服,把自己的衣服套在里同,头上的发饰往怀里一揣,一路小跑上着找出宫的路。

  看到顾忆蝶风风火火的跑过的侍卫多了去了,可是大家还以会他是三王子的人呢,这样的小太监他们也见多了,心里还满同情这个小太监的。

  顾忆蝶心里满害怕的,她感觉到自己迷路时,小声的骂:“什么鬼皇宫,这么大,路都是弯的!”

  “小心你的舌头!”突然一个声音把顾忆蝶吓了一跳。她立即闪到一旁,警惕的望着声间的方向。

  “见鬼!”

  英佩从黑暗中走近顾忆蝶,顾忆蝶吓得一下坐在地上。

  “你别怕!这深惊半夜的你在宫里乱跑,为什么?”英佩有趣的问,要按平时英佩才懒得理他,可是看天这个小小的身影,他的心就有些浮动,这让他很好奇,所以走过来。

  “迷路了!”顾忆蝶从地上站起来,低头说。

  “是吗?”英佩仔细的望着面前的小太监,突然问:“你有多大?”

  “啊!”顾忆蝶一愣,犹豫起来,心说:该说多大?十九!不!十六!

  “十六!”顾忆蝶说完偷偷望了英佩一眼。她之前也看过英佩,依然是冷冰冰的,可是为什么此时她会觉得他有些不一样,就像是以前……顾忆蝶一惊,心说:他不会已经认出了我吧!

  “我……”我字一出口,顾忆蝶就反悔不己,忙改口说:“奴才告退!”她说完转身就跑。

  英佩皱着眉头望着小太监的背景,心里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他心里奇怪的想:怪了,自己么会有这种感觉呢?除了顾忆蝶外没人可以让自己心动的。

  这一点他很清楚。在知道顾忆蝶真得已经嫁人,而且乔发确实是最佩得上她的人。虽然自己也想一心一意的对她,可是自己的身份和责任不准他一生只拥有一个女人,所以他把爱沉到了心底。

  可是自从那日从木柜中见到顾忆蝶起,他的心又活跃起来。顾忆蝶的突然失踪,让他害怕、紧张、不安了好一段时间,他找过了!不过,他心里更怕看到顾忆蝶,怕自己情不逢禁的想抱她,想将她禁固在自己的身边。

  白天看在那冒冲英艳的女子时,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想那面纱下的脸。当父皇要断她的手时,他在心里打算着,只要侍卫出手,他会阻止。

  大牢里看到任一飞将顾忆蝶掩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自己心里嫉妒……

  刚才面前的小太监,又让自己有了同样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明明关在牢里,一个在这里。他轻轻叹了口气,再看小太监早没人影了。

  “太子,那小太监很可疑!以卑职看他身手不凡!不知是那个宫里的,不过看样子是新来的!”一个黑影站在离英佩五米之外。

  “嗯!黑雁,你去盯着他,看他到底中从哪来的?”英佩听到黑雁已经离开,他为自己的疏忽非常的吃惊,为什么会这样?

  英佩回到自己的太子宫不久,黑雁回来了,说:“太子,卑职无能没有跟到那个小太监。好像突然间消失了一样。”

  “消失了!黑雁……”英佩想了想,说:“算了,一个迷糊的小太监罢了!黑雁你下去吧!”黑雁消失后。

  英佩听到四更鼓响后,正打算睡觉。

  “太子,大牢的守卫长求见您!说是有要事!”内侍在房外轻声的说。

  英佩忙整后衣服,说:“让他在大厅等我!”

  “是!”内待走后。

  英佩马上走到大厅。

  大牢寻卫长一看到太子马上行了大礼,说:“卑职见过太子,大子,是附马命卑职来求见您,让您马上去大牢一趟!”

  “任一飞,他玩什么把戏?你说发生什么事?”英佩不解的望着守卫长。

  守卫长吓的汗水都冒出来了,他抬眼偷看了一眼太子,忙说:“太子,那个冒冲公主的女子不见了!”

  “什么!”英佩头嗡一下,他来不及多说,冲到了大牢。

  站在牢门外看着在牢笼里急得一直暴走的任一飞,此时的任一飞就像是一头发狂的狮子!他看到英佩后一下子冲到他的面前,双手抓住笼柱,恶狠狠的问:“是不是你,小蝶给带走了?”

  英佩一愣,接着脸就是一沉,说:“原来是你把小蝶带走了,任一飞你也太不够朋友了!你怎么可能这么欺瞒我,亏我们还是最好的兄弟!”

  “我是瞒着你,你不会意味我一直把她藏起来吧,我告诉你,我也是才知道没几日。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样,现在她是我的娘子!你把她还给我!”任一飞急红了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