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一十八章 耳聋

      “小二,一壶酒,四个菜!”顾忆蝶说完,眼睛望着四周的的人们。

  小二一会儿功夫就给她上了菜,问了一句,顾忆蝶摇摇头,小二走了。

  顾忆蝶心里终于承认自己耳聋的事实,她反而冷静下来,静静的喝了一口酒,她愣愣的望着手里的酒杯,跟水一样,这……,难道自己没有了味觉吗?她喝了口菜,果然什么味道都没有!顾忆蝶放下筷子,愣愣的望着桌上的酒菜,手下意识的一用力,酒杯“啪!”一声碎了,碎片落到了桌子上。

  有时一个人从楼上跃下来,落在顾忆蝶的身边,伸手握住顾忆蝶握着酒杯碎片的手,小心的将碎片一块块的拨到桌上。

  站在顾忆蝶身边的人正是风雪寒,他正为今天没到见到顾忆蝶,心情不好,再加上,他从南昭皇帝的口中,渐渐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母亲特意派人送来的信中,也明确的要他做附马,他心情怎么能手!所以才一个人来到酒楼喝酒。

  没想到正打算回去时,竟看到顾忆蝶独自一个人走进酒楼,能看到她醒过来,听到她说话,风雪寒心里无比的激动,他坐在楼上静静的望着她。

  风雪寒拉住顾忆蝶那只拿壶的手,说:“够了!”

  顾忆蝶望着他,知道他在说话,奇怪的问:“你认识我吗?”

  风雪寒轻轻的一笑,说:“不知道,算不算认识!你……”他望着顾忆蝶的眼睛。

  顾忆蝶看到他眼中浓浓的情感,她转开了头,说:“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她站起来,可是手还攥在风雪寒的手里。

  “放开我的手!”顾忆蝶冷冷的说,眼睛却不敢看他。

  风雪寒突然出手点了顾忆蝶的晕穴,伸手抱住倒下去的顾忆蝶,说:“我不会放开你的手!”

  酒楼掌柜的忙跑过来问:“客官,这位小公子是怎么啦?”他胆怯的望着风雪寒和他怀里的少年。

  风雪寒从怀里掏出五两银子放在桌上,说:“他是我弟弟!这是饭钱!”

  “这样啊!哦!客官,我去找钱!”掌柜满脸堆着笑。

  “不用了!给掌柜的添麻烦了,在下告辞!”风雪寒轻轻的抱起顾忆蝶大步走出酒楼。

  他们一出门,李亮就迎上去。他们走到无人的地方,风雪寒停下来对李亮说:“李亮,你带着她马上赶回风雪堡!”

  “是!少堡主!”李亮接过顾忆蝶,问:“少堡主,您何时回去?老夫人问起,我该如何回答?”李亮也认出了顾忆蝶正是山洞里的少年,因此他才特意的问。

  “我天亮后,就向皇上皇后告辞,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会在中午时离开南都!你一路上要小心,他是我的恩人,对我非常的重要!明白吗?”风雪寒认真的说。

  李亮点点头,抱着顾忆蝶就离开了。

  李亮用余光瞅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尾巴,心里有些着急,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该怎么办?无耐他抱着顾忆蝶进了一家客店。

  进了房,他将顾忆蝶放在床上,他迅速贴在门边,让门阔开了一条缝,从门缝向过道望着。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人走过,他朝里面抬头一看,他一下愣住了,只见顾忆蝶坐在床边,望着自己,心说:他什么时候解开的穴道!。

  “在下李亮,是风雪堡的护卫,现奉堡主之命护送小公子去风雪堡!”李亮直截了当的说。

  顾忆蝶听不到他说什么,她低头想了想,问:“有纸笔吗?”

  “哦!我叫小二去拿!”李亮拿着纸笔放在顾忆蝶的面前。

  顾忆蝶写:“我听不见!”

  李亮一愣,忙将自己刚才的话写下来。

  顾忆蝶望着字,问:“为什么我要去风雪堡?”

  李亮写:“这是命令!我必须服从!不过,少堡主说你是他的恩人,让我一定要小心。”

  “恩人!我什么时候对他有恩,我都没见过他?”顾忆蝶望着李亮。

  李亮似乎明白了,他写:“一年前少堡主中了一种奇毒,连我家老夫人都解不了,少堡主独自一人住在堡外的山洞里。一个多月前,我们从山洞接少堡主时,他中的毒已经痊愈!而当时山洞里只有你一个人在。所以少堡主认为你是恩人!”

  顾忆蝶摇摇头,说:“不记得,我……”她顿了顿,她想着:现在该怎么办?耳聋了,以后自己该如何生活?既然说是他的恩人,也就算是吧!“风雪堡在哪儿?”

  “风雪堡在雪原上,那里一年四季都是雪,方园百里内没有人家。当家的老夫人也是一个奇女子,对堡里的下人都会好,所以你不用担心。小公子,一定会喜欢那儿的!”

  顾忆蝶望着他写的字,说:“经常会有人去吗?”

  “不!极少有人去风雪堡!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风雪堡!小公子,喜欢热闹吗?”李亮写完望着

  顾忆蝶摇摇头,望着李亮,说:“我无家可归,我去风雪堡!以后还请大哥多多照顾!”顾忆蝶说着一礼。

  李亮忙摆摆手,说:“小公子是少堡主的恩人,也就是李亮的恩人!”

  顾忆蝶看着他的嘴巴动着,知道他说什么,不由轻轻的一笑,这就算两个人正式认识了。

  顾忆蝶躺在床上小睡了一会儿,她抚着肚子坐起来。李亮笑着走过来,将几个包子放在她的手里。顾忆蝶不好意思的一笑。

  突然李亮迅速奔到门边,众门缝向个望,他见有几个人已经走到了门外,于是,他轻轻就门闩好,拉顾忆蝶到桌边,用手指沾水在桌上写:“门外有人,是冲我们来的,我保护你冲出去!”

  顾忆蝶按住他的手,说:“不!”她想了想,附在李亮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李亮冲她点点头。

  门外有人敲门,“客官,有人找你!请开一下门,”

  李亮坐在床边静静的听着,顾忆蝶示意他上床躺下,李亮只好躺在床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