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一十五章 奇怪的木柜

      突然,他手指下一动,他头皮一麻,全身的神经紧张起来,是什么?他仔细的看看手指间,感觉告诉他,是从她的身上伟来的,他马上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仔细的探着她的脉,还是很平静,不对!他静下心来仔细的感觉着,果然跳了一下,然后隔了好一时间又跳了一下。

  这一发现让他又惊又喜,惊的是她还是人吗?喜的是她活着。

  

  庄里的事,一向全全由老管家一个包管,从不用任一飞过问。任家这一带是最大的庄主,也是南昭国有名有望的大家之一,任一飞是任家唯一的外孙,是任家当家的任萱的儿子。父亲不详!但是任一飞的身份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当朝现任武状元,当居三品将军,统令三军。和当朝太子英佩和三王子英达是过命的朋友。

  

  国泰民安的南昭国,没有少有人知道风雪堡,但是风雪堡也南昭国王室的关系却是十分的亲密。老堡主的母亲就是南昭国的公主。

  

  每天晚上被放在温泉边的顾忆蝶都会自动的移到泉眼上方,已经习惯的任一飞,自己洗完澡后,等她自己漂回到水边后,将她从水里捞起,擦干后,穿好衣服。习惯性的擦深一下她的脉。

  渐渐的顾忆蝶的心脏跳动有规律,也一点点恢复正常,她也慢慢恢得了知觉。

  任一飞发现这一次她没有漂到泉眼,下一次似乎又远离了一些,下下次,她只漂离水边一点而已。在他为他擦洗衣身体时,他的手重一些,她就会皱一下眉。有时眼皮会动一动。这让任一飞心时十分的激动,他忍不住吻了一下顾忆虹蝶的唇,抬头时,发现原来一直在嘴角的微笑不见了,这让他一惊。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用手扯了扯她的嘴角说。

  可是顾忆蝶脸上已经失去了笑容,这让任一飞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于是他更尽心的照顾她,希望能再次看到她的微笑。

  

  “庄主,朝廷特使来了,在会客厅等侯!”王汉望着练完功准备出院的庄主说。

  “哦!好像还不到三月吧!朝廷里出了什么大事吗?”任一飞望着王汉,王汉长得好像粗枝大叶,但他实际上是一个精明强干的谋士,他从十八岁就跟在任一飞身边,已经有八年了。

  “是有点儿事,不过和国家安危没有太大的关联,不过是件大事!庄主……”王汉顿了顿,一笑,没往下说。

  任一飞会意的一笑,说:“我去看看!”说着他整了整衣服,大步走出门,王汉跟在他的身旁。

  原来是南昭国英瑛公主招附马对南昭而言是件大事,可对于他任一飞来说,不关他的事!他跟特使客气一翻后,将他送出庄子。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可是第二天,老庄主夫人任萱的快马就来催他上路,而且二个时辰一趟,万不得已,任一飞只好带王汉等到八个近卫和一个大木柜上路了。

  

  风雪堡也接到了邀请,南昭国皇帝亲自写了一封信给任雪,并明确的希望风雪寒能参加这个为公主举办的招亲大会。任雪心知风雪寒一定反对,她还是全力的说服他去一趟!而且要他将一箱送给国王王后的礼物也带去。

  

  进南都城,任一飞心里不知为何有些不安,不由回头望了一眼马车上的大木柜,催马走了南都城。

  “将军,任大将军!”有一个远远的看到任一飞,就大喊着奔到他的马前,王汉拦住那人。任一飞望着站在马前的一个男子,知道他是三王子英达的人,冷冷的问:“什么人?”

  “小的是三王子的人,知道大将军今日必到,王子已经在‘白玉楼’等侯多时了!请将军随小的这边走!”那男人恭敬的闪到一旁。

  “白玉楼”离这儿不远,是南都城有名的酒楼,任一飞知道要是自己不去,英达一定不会罢休,于是皱着眉,冲那男人点点头,然后对王汉说:“你们先回任府,将这大柜安全的送到我的房间,不得有任何闪失。”

  王汉点头,带着人走了。

  任一飞跟着那人来到了“白玉楼”。可是他到了,二王子英达却走了!任一飞冷着脸回到了任府,见过母亲任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关好房门,打开大柜时,他气愤的望着从大柜中站起的美貌女子,大声喊了一声:“王汉,你给我滚进来!”

  从来没有听到任一飞这么愤怒的叫过自己,王汉心里不安的冲南房来,当他看到那站在大柜中,衣不掩体的美人时,先是一愣,后单膝跪在地上,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说!这是什么回事?”

  “庄主,王汉不知道!这一路上,”王汉突然想起在大街上,马车被告另一辆马车撞倒时,好像也看到一个一样的大木柜。“王汉知道错!庄主,我去找!”

  “去哪儿找?哼,没用!”任一飞瞪了一眼吓得缩进木柜的女子,仔细想了想,说:“王汉,关上木柜,将它送给三王子的住处,把我们的木柜讨回来!去吧!”

  不多时,王汉带着木柜回来了,任一飞打开一看,脸都气绿了!他将木柜关上,于意王汉带上木柜,他亲自向三王子讨要他的木柜。

  任一飞来到三王子的住处,下人告诉他,三王子带着一个大木柜去打太子去了,任一飞心急的奔往太子住处。

  此时太子英佩正和风雪堡堡主风雪寒聊着。

  三王子笑嬉嬉的带着一个大木柜走进来,说:“大哥,小兄,送你一份厚礼!”

  风雪寒忙起身,一礼:“风雪寒见过三殿下!”

  “表哥!”英达看着风流俊的风雪寒,心里乐开了花,他一前拉住风雪寒的手,亲切的说:“表哥,好久没见了!你一点儿都没有变!表哥……”

  看着英达热情如火的注视着自己,风雪寒不好意思的望着太子英佩。英佩摇摇头,说:“英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