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一十章 风雪堡

      不知过了多久,雪一层层的覆盖住她的身体;不知何时,风吹去了她身上的雪。

  雪山下有两下人披着厚厚的毛皮斗篷,从顾忆蝶的身边走过。

  “老夫人,这儿有个人!”一个姑娘大声叫了一声。那姑娘蹲在顾忆蝶身边,手从斗篷里伸出来,扫了扫顾忆蝶脸上的雪,仔细的看了看,转头冲已经走过去的老夫人说:“老夫人,这人竟然还在笑呢!脸上也是软软的,可是好像有呼吸了!”

  “绿衣,让我看看!”老夫人蹲下身子,绿衣忙移开了一点,将顾忆蝶的手从雪里扒出来,擦了擦,递到老夫人的手里。老夫人搭住顾忆蝶的手腕,冰凉刺骨的寒气,让她根本探不到脉。老夫人惋惜的摇摇头,绿衣接过顾忆蝶的手,失望的将她的手放在雪地上。

  老夫人站起来用手绢擦了擦手,说:“绿衣,记着回堡后派两个人来,将这姑娘好好的安葬!”绿衣应了一声,低头望着顾忆蝶的脸上的微笑。

  “老夫人……”绿衣还想说什么,她见老夫人已经走开了,就住了口忙去追老夫人。

  老夫人面无表情的抬头望着前面的山路继续前行。绿衣不时回到向身后看一眼。

  “绿衣,小心脚下!”老夫人提醒她说:“心不在蔫的话,老夫人可不会扶你!”

  绿衣忙回神,留意脚下,手握着众山上垂下来的一条铁链。她爬了好一段时间终于到了半山腰,那儿有一个山洞,走进去大约三米有一个拐角,里面生着一堆火。

  “老夫人,您来了!紫衣见过老夫人!”紫衣施礼。

  绿衣走过来握住紫衣的手,两个人相视一笑,望着老夫人走向铺在洞里的一堆干草边。

  “寒儿,他……”老人欲言又止。

  紫衣低下头,说:“奴婢无能,少堡主对紫衣看也不看一眼!”

  “算了!不是你的错,紫衣,跟我回去吧!”

  “是,老夫人!”紫衣接过绿衣的毛皮斗篷,望了一眼绿衣跟着老夫人走出了山洞。

  

  老夫人带着紫衣走过顾忆蝶身边时,停下了脚步,她望了一眼顾忆蝶所躺的地方,一切都被掩盖在白雪之下。

  “老夫人,您在看什么?”紫衣顺着老夫人的目光扫了一眼,除了雪什么都没有。

  “雪真能覆盖住一切吗?”老夫人长叹了一声继续前行。

  

  天黑下来,夜空中一轮圆月,给白茫茫的雪地披上了一层淡蓝色。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划破了大地的沉寂,但很快消失无声无息。

  一个年青男子一边奔跑一边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赤条条的迎着寒风拼命用雪搓着身体,身体在雪地里翻滚,雪一碰到他的皮肤就融化成了水。却好似没有带走他体内的一丝燥热,他发疫似的将自己埋在雪中,他不断的将雪堆在身上,每到这个时候,他都想死,可他根本做不到,也不敢死,他没脸去见那个被自己活活害死的无故的姑娘。

  他想哭,眼睛却涩得发红,他的身体内的燥热,让他无法承受的时候,他抓住了一只手,一只冰凉刺骨的手,一瞬间的清醒让他紧握着它,身体移过去将它放在自己的胸口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顾忆蝶手贴在那人的身上,手上的汗毛有了变化,它们伸向男子的全身,将它的巨大的热量如电流一般传到顾忆蝶的体内,注入她的冰凉的心脏,她的心脏跳动了一下后,又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睁开了眼望着雪白的一切,不!他吃惊的望着眼前的半圆透明的物体,半透明的不知是什么的物体,将自己和雪野隔离开,他伸手一摸,如丝一样柔滑。竟然有一位面带微笑的大男孩和自己一起躺在圆形物体里。

  他奇怪的伸手摸向男孩子的脸,在碰到的一瞬间,圆形物体突然消失了,寒风袭来,男子全身一抖。他来不及多想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好在昨晚没跑太远,他三五下穿好衣服后,走到那男孩子的身边将他抱起来,飞快的奔向他的洞穴。

  绿衣一听到少堡主回来,忙上前施礼,说:“绿衣见过少堡主!”少堡主从她身边走过,将男孩放在唯一的床上,头也不回的说:“这里不再需要你了!”

  绿衣刚才还吃惊的望着他们,突然听少堡主说不需要自己,一时没反应过来。“是她!少堡主是嫌弃绿衣吗?”

  “我有人陪了,他要睡在这张床上,所以,你可以回去了!”少堡主抬头望着惊愕的绿衣。问:“你认识吗?”

  “哦!不!少堡主,昨天,我和老夫人在山下看到他躺在雪地里,老夫人还说:派两人来好好安葬她呢?”绿衣偷偷的看了一眼冷默的少堡主。

  “哼!回去告诉她说,以后她少操心!走吧!”

  “可是,少堡主,这人已经……”

  少堡主恶狠狠的目光吓得绿衣缩紧了身子,他冷冷的说:“再多说一句,我杀了你!快走!”。

  绿衣哆索着走到洞口,连吓带冻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少堡主用床上的被子把绿衣一裹,挟在腋下飞快的奔到风雪堡,堡早有人看到他,已经有人去打开大门,开门后只见到绿衣独处坐在雪地晨。

  老夫人坐在桌前听着绿衣讲完,她挥挥手绿衣退下了下去。站在一旁的老管家,望着平静的老夫人,着着她的目光望向如洗的天空。老夫人愣了好一会儿,说:“陈老哥,你派两个人去看看,寒儿现在怎么样了?”

  “是!夫人!我就去!”陈老管家忙走出去。

  大约一个时辰后,陈管家走进老夫人的房间说:“夫人,小亮子回来说:少堡主将铁链砍断了,他到了山洞时少堡主不在,在洞里确实躺着一个少年。他本想探一下少年的算息,但……”老管家顿了顿,老夫人奇怪的望着。

  老管家接着说:“小亮子说,他还没有触到少年,手就像被针刺了一下,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回来禀报了!”

  老夫人脸上一晃而过的惊讶后,她静静的抬着望着窗外,说:“下去吧!”陈老管家退下去。

  风雪堡已经矗立在这片雪原上,一千多年了,风雪堡主们代代单传。老堡主风雪辛在少堡主风雪寒的新婚之夜突然暴毙。

  风雪寒在新婚之夜,消失在风雪堡,新娘子在那一晚无影无踪,新房内到处是血迹。

  那间新房成了堡中的鬼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