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九十六章 美少年

    顾忆蝶张大了眼睛,伸手去抓突然间消失的初月。

  “初月……”顾忆蝶猛的睁开双眼,一下清醒过来,摸着冰冷的地板,说:“还真是梦啊!”她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一眼就看见梁子沐,不对,不是梁子沐,是和梁子沐有一拼的美少年。

  顾忆蝶眼睛硬是移向别的方向,她吃惊的望着另一个美少年。她有些不敢相信的一下直起身来,还有一个……

  “一定又在做梦!哪有这么多美丽的人呢?”顾忆蝶好笑的用力掐了一下大腿,“痛啊!”顾忆蝶不由皱起了眉头,转身不再看那三美人。她这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一个巨大的鸟笼。

  “哈!鸟笼!”顾忆蝶看了一圈,失笑着摇摇头。

  高高的三面围墙,一面是二层的小楼围在了四方型的院,中间就是这个巨大的巨鸟笼。顾忆蝶抓住笼杆,心想:乔发也不知现在在哪儿?都怪自己没有听他的话,不然也不会成了这笼中鸟!唉,乔发对不起!

  “请问,你是谁?”一个美人站在顾忆蝶的身后问。

  顾忆蝶没有回头,问:“你又是谁?”

  “在下乌龙是从归凤王朝被掠不来的。”

  顾忆蝶一惊,回头望着面前略带书卷气的美人乌龙,问:“归凤王朝,你是从龟国来的?”

  乌龙摇摇头,说:“不是龟国,是归凤王朝!”

  “对不起,在下顾一,四海为家!”顾忆蝶淡淡的一笑。

  “四海为家,就是四海无家!”乌龙好奇的盯着顾忆蝶说。

  “不!我有家,只是……”顾忆蝶想起家和家里的爹妈,想起了乔发,心说:乔发能给自己一个家吗?

  “什么,怎么不说下去!”乌龙问。

  顾忆蝶心情更差了,她瞪了乌龙一眼,不再看他。

  乌龙看顾忆蝶背影心中的熟悉感如涌动的泉水,不断涌出,他心里眼睛尽是温柔!

  另外两个少年,看着乌龙的脸。他们一个好奇,一个是冷寞。

  其中那个阳光型的少年,拍了一下乌龙的肩膀,说:“他对他是特别的,为什么?”

  乌龙一笑,摇摇头,依然望着顾忆蝶,让他怎么说呢,第一次见面的人,竟让他如此熟悉,就连对自己的冷寞也是如此的让他激动,这种感觉好像深深的埋在记忆里很久很久。

  乌龙突然想到了什么,走近顾忆蝶,问:“打挠一下,请问你醒来的时喊的可是初月,顾公子是在叫一个名子吗?”

  顾忆蝶一愣,转身望着乌龙和站在他身后的少年。

  “我叫杨继业,从北海国来的,后面的那个人叫英佩,从南照国来的,我们是王子殿下哦!”杨继业笑嬉嬉的对顾忆蝶说。

  “你好!顾忆!”顾忆蝶礼貌的回了句,望着乌龙,打量着他,问:“乌龙也是王子吗?”

  “不是,归凤王朝的王位空缺了二百年,我是大祭司的儿子,也将继承大祭司的位子。你知道初月?”乌龙试探着问。

  顾忆蝶看着他犹豫的点了下头,说:“见过!但了解不多!我能问你,你是怎么知道初月的吗?”听到顾忆蝶话中的含义,乌龙轻轻一笑,刚要说。

  “不好!乌龙、顾忆,英佩他的情毒要发作了!快治止他!”说着杨继业冲向由于情毒发作脸开始扭曲英佩。

  英佩躲过杨继业的拳,顺手抓向他的手腕,杨继业缩回手。乌龙不敢耽搁,飞身上前和杨继业两个人合力压制住英佩。

  可是很明显二人合力也不是他的对手,顾忆蝶愣在一旁,只见乌龙已被英佩控制在怀里,杨继业闪到英佩的身后,乌龙抱住英佩的同时,杨继业这才有机会一掌击晕了英佩,两个人马上将英佩的手脚,缚在柱子上。

  顾忆蝶这才不好意的问:“他这是怎么啦?”

  杨继业松了口气,冲顾忆蝶说:“他啊情毒,每天都会发作一次,一次比一次难控制!”

  “什么是情毒!”

  “情毒啊,是一种魔药,中毒的人在毒发作的时候失去人性,攻击自己看到的目标,不分男女,只要得手后中毒的人才会停止。”

  顾忆蝶明白他说了什么,脸一热转过脸去。可是还是没有逃过面前两个人的眼睛。

  “顾忆,你是怎么被抓到这儿的!”乌龙问。

  顾忆蝶叹了一口气,说:“我是在梁府别院被一个自称是公主的小丫头用网网来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抓我?”

  “梁府别院,那里陌生男子是不准靠近的,你迷路了吗?”杨继业好奇的问。

  “不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们!”顾忆蝶坐在地上。

  杨继业见她不说话,就走到英佩的跟前,看着他。

  乌龙坐在顾蝶的身边,说:“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你不是问我是怎么知道初月的吗?我也只能说,初月是一个传奇,是我们归凤王朝的一段神话。”

  乌龙望着顾忆蝶好奇的脸,说:“但我……”他想说得是不能告诉你,可是他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说,于是摇了摇头无耐的望着双脚。

  顾忆蝶一泄气,依在笼杆上望着巨大的鸟笼顶。

  “那个,乌龙,你们三个又怎么被抓进来的呢?”顾忆蝶问。

  “我是被骗来的,在我之前英佩已经在这儿,他不喜欢说话,所以从来不跟儿杨继业说话,而杨继业是被掠来的!”

  “你们在这儿有多久了?”

  “英佩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我在这儿有半个月左右,杨继业十三天吧!”

  顾忆蝶望着对面的脸色缓合下来的英佩,问:“他每天都会这么痛苦吗?”

  乌龙点点头,说:“一杯茶的时间,就恢复正常了,但……”乌龙低下头,没继续说。

  顾忆蝶奇怪的望着他满是愁云的样子,问;“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