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零五章 尴尬

    

  太子喻和赶来的二殿下司徒哲,互望了一眼,两个人上前,一个拉开宝儿,一个拽开连君傲。

  “宝儿,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他是谁?”二殿下略敌意的望着顾忆蝶问。

  “大哥、二哥,她是我娘!”宝儿自豪的说完偎依在顾忆蝶的身边。二殿下奇怪的望着顾忆蝶,冲她一礼,说:“哲儿,见过婶婶!”

  顾忆蝶一愣,忙说:“不……”

  太子喻一把拉住顾忆蝶的手说:“不是婶婶,她没那个资格,哲儿,还叫姐姐的好!”

  顾忆蝶脸更挂不住了,她挣扎了一下,推开太子喻。

  二殿下不明白望了望宝儿和太子喻,说:“那……”

  “皇上,驾到!”皇上带着湘王和众多的侍卫走过来。

  其实顾忆蝶一进宫,侍卫就马上通知了皇上,皇上和湘王正在御书房,这才赶过来。

  皇上走到顾忆蝶的面前,仔细的打量着她。顾忆蝶忙施礼,被皇上双后扶起。

  皇上双手紧握着顾忆虹蝶的手臂,直到顾忆蝶挣脱,他才对太子喻、二殿下司徒哲说:“喻儿、哲儿,顾忆既然是宝儿的娘,自然长你们一辈,叫蝶姨吧!”

  顾忆蝶一听差点没吓趴入。“不敢,小蝶不敢当,皇上我不过一介草民,怎么能让太子和二殿下叫我蝶姨,而且小蝶已经为人妇,我夫姓乔,两位殿下不嫌弃称了乔夫人吧!”顾忆蝶不卑不亢的将自己的事说出来。

  宝儿忙拉着顾忆蝶的手,开心的问:“那宝儿有两个父亲了!”顾忆蝶不好意的点点头,冲宝儿一笑。

  可这句话如一个惊雷,震得在场的六个人,心里一颤,皇上和湘王脸上没有很大的变化,但连君傲和太子喻脸色刷一下白了。

  太子喻“哼!”一声向皇上告退,连君傲看了一眼顾忆蝶也走了。还有就是张云扬和大用,他们和顾忆蝶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皇上牵着二殿下的手,顾忆蝶揽着宝儿,他们并排走着,湘王跟在他们身后。皇上每走几步总望一眼顾忆蝶。他抬头望着前面就是大殿,心里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可路已经走完了,他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说出自己心里的话,这皇宫也留不下她,他只想能多看她几眼。

  皇上轻轻叹了口气,说:“朕还有正务要处理,小蝶和你的朋友就住在湘王府吧!”

  “小蝶谢皇上!”

  “那,今晚上有空吗?朕想重游飘云阁!”皇上微笑着望着顾忆蝶。

  顾忆蝶点了点头,说:“小蝶有个要求,我可以和宝儿单独在一起吗?我想带他出去走走!”

  皇上望着湘王。

  李宏文一直沉默着,一直没有机会说话,听顾忆蝶提出这个要求,他一点也不意外的说:“如果你不会像上次溜走的话……”他望着一脸期盼的一大一小个他深爱的人,说:“可以!”

  “当然,其实就算宝儿现在还愿意跟我走,我也要权衡一下,什么才是对宝儿最好的!”顾忆蝶认真的说。

  宝儿不满的拽了她一下。

  顾忆蝶望着宝儿,说:“我现在已经没有当年的那份自信了!”听到她这么说,皇上和李宏文互望了一眼,相视而笑。

  “事情过去了,就不要提了!小蝶成熟了许多,但是……仍然一点儿都没有改变,还是当年那个初见时的模样!”李宏文一时情不自禁的说。

  顾忆蝶一笑,望着眼前的皇上和湘王,说:“宝儿和二殿下都在一天天的长大,我又怎么能不长大呢!”顾忆蝶说着搂着宝儿,说:“各位,宝儿我就暂时带走了!”说着,她拉着宝儿就要走。

  “等一下,小蝶,这个给你!”皇上从手臂上拿下一个镶金环状玉牌,将它扣在顾忆蝶的手腕上,说:“有了这个,你可以自由出入皇宫!”

  “谢谢!我会记得今晚之约!”

  “要好好保管,下次来的时候你可以从正门进来!”皇上故意提起这点,顾忆蝶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拉着宝儿大步走去。

  李宏文忙向皇上告辞。

  “宏文,不是有事跟朕禀奏吗?”皇上望着李宏文。

  李宏文眼看了一眼越走越远的顾忆蝶和宝儿,不甘心的低头,说:“是,皇兄!”

  皇上嘴角荡起了笑意,突然说:“快去吧,朕一个辰后在御书房等你!”

  “谢皇兄!”李宏评议拨腿就冲向顾忆蝶和宝儿,皇上微笑着转身离开了。

  李宏文追上顾忆蝶和宝儿,他不顾一切的抱住顾忆蝶和宝儿,顾忆蝶被他吓了一跳,从来没有见过么失态的李宏文。

  此时,他用自己的行动表达着深藏在心底的爱。顾忆蝶不知所措,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她静静的被李宏文和宝儿抱着。张云扬和大用也耐的望着他们三个。

  “为什么不是我呢?小蝶!”李宏文心碎的问。

  “对不起!”顾忆蝶还能说什么呢!

  李宏文轻轻松开了手,转身离开了他们。

  “小蝶!”张云扬上前握住顾忆虹的手,仔细的看着她。

  “大哥!”顾忆蝶突然有想哭。

  张云扬一笑,拍拍她的肩膀,说:“晚上,有机会的话,哥想好好看看你!”顾忆蝶点点头,望着张云扬离开的背影。

  大用和顾忆蝶聊了几句,顾忆蝶认真的说:“谢谢你,大用,谢谢你照顾宝儿!”

  “这是说哪儿的话,小蝶,这是我应该做的!”

  “嗯!”顾忆蝶冲憨厚的大用笑了笑,他们三个走出皇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