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一百零一章 喂药

    一百零一

  “生病了,大夫说是风寒加上疲劳,还有什么长期的压抑什么的,让他一时松懈,才使本来不重的风寒,变得很难医治,大夫说,他怕是要大病一场,弄不好,命都难保!”杨继业说。

  顾忆蝶坐在床边,望着无耐的杨继业,问:“他这样有几天了?你们一直在一起吗?”

  “我本来是向北走,英佩向东走,我一定是走错方向了,三天前在路边看到他,就带他住进了这个饭店,我和英佩很少出门,所以身上没带过钱,将衣服卖了,勉强给英佩请了大夫买药,这么着,没办法只好给饭店当招牌了!”

  “为什么不回你们的国家?”顾忆蝶有些生气的望着他。

  “找你!别说你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想英佩和我的相法一样!等他醒了,你问他吧!”杨继业突然害羞的转过头。

  “你生我的气啊!对不起,是我的错!”顾忆蝶心里满过意不去的说。

  杨继业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头,他的头发已经很乱了,他说:“我是生气,不过,不光生你的气,也生自己的气,这么大人了,什么都不懂!干什么都不会!”

  “不怪你,我刚来的时候也什么都不懂,不过我遇上了好人!真难为你,还要照顾一个病人!”

  杨继业笑眯眯的说:“其实,我什么也做不好!英佩这两天滴水未进,我真担心他!还好你来了,顾忆,你看怎么办呢?”

  顾忆蝶也很无耐,她也没有什么经验可供参考。“这样吧,你再请大夫来看看,我这儿有十两银子,你先付清房钱,然后去请大夫,我有点儿事去办?你快去,我大概天黑时赶回来!就这样,我先走了!”

  杨继业高兴的点点头。

  顾忆蝶一路急跑,半下午时就到指定的地方,找了一家大客栈,她留了两张纸条,主要因为她不大会写毛笔字,几个字就占了一张,她将纸条交给店掌柜,她折回小镇。店掌柜随手把纸条压在帐本下。

  傍晚时,乔发和梁子沐赶到时,小二拿着一张字条,将事情一讲,完事!字条上字着:“我先走了,顾忆蝶!”

  字肯字是她字的。乔发觉得奇怪,于是叫来小二一问,小二说是半下午时一个少年来过,留了字就走了。几个人也没住店,赏了点钱给小二,骑马去追顾忆蝶。

  顾忆蝶回到小镇时,天已经黑了,杨继业站在饭店的门口,着急的等着她。他每看到一人影,真希望是她,可次次都失望。直到顾忆蝶走到他面前,他才发应过来。

  杨继业一把抓住顾忆蝶的手,激动的想哭!

  “放松!没什么事的,我回来了!”顾忆蝶拉着他走进饭。

  杨继业的美貌吸引了很多人坐在饭店里望着他,他每一个动作都引人嘱目。当顾忆蝶拉着他走进来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他们移动。

  相比之下,顾忆蝶比杨继业要稍高一点,她一身男装,比杨继业更英气,而杨继业除了美貌外,身体裹在宽大的衣服内,更显得纤细,见到顾忆蝶时又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人们猜想着他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可是他三天前抱着一个病美人来投店里,很多人被他们所引吸。这又来一个英俊少年,看上去他们似乎更显亲密。人们议论着。

  门外小二送来了药,杨继业端着药走过来。

  顾忆蝶接过来,说:“我来吧!杨继业你去休息吧,这有我在!”

  杨继业不满的说:“别老杨继业的叫我,叫我业儿吧!”

  “不要!”顾忆蝶不好意思说叫他业儿很肉麻!“我挺喜欢你的名子的!”

  “我记住了,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依你!”杨继业说得是心里话。“我去吃饭!”

  顾忆蝶望着他的背景,摇摇头。

  杨继业走后,顾忆蝶将药勺放在嘴边吃凉,放在英佩的嘴边,英佩根本没有意识所以无法张口。

  顾忆蝶就放下碗,捏着他的下巴,可一合口,药全流了出来。来回两次,可愁坏了顾忆蝶,实在没辙了。她望着那黑呼呼的的药,光闻她都觉得苦,要是在家的时候,她……,想起以前,顾忆蝶叹了口气,还说什么以前,要能回家的话,让她干什么都行!可是现在这药是必须要灌下去的。

  唉!电视上不是有看过女主解嘴对嘴的喂药吗?虽说电视上演得一定不是真的,但也是个办法啊!

  只是,顾忆蝶看看了晕迷的英佩,又回头往外望了望,她好像小偷一样,轻轻的走到里屋门口,看了看房门。

  好!关着呢!她心说:苦就苦吧,总好过他死掉得好!于是顾忆蝶吹吹了药,感觉着不太热,她屏住气先用嘴唇试了一下温度,憋了口气,试着喝了一小口,舌头上的苦味使得她整个脸都皱成了一团,身子猛颤了一下,差点没……咽了!

  她忙一手捏住英佩的鼻子,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凑到他张开的嘴上,一点点的让药汁流入他的口中,直到他吞下去。开了个头,以后就好多了,但药仍然是苦啊!她在心里暗暗发誓,生病也不喝药!

  看着见底的药碗,她心里高兴,喂完最后一口,她忙端旁边的水,水刚一进口,杨继业像幽灵一样飘到她的面前,吓得她下咽了正打算吐出来的水。

  顾忆蝶苦着脸瞪着他,还不等她出声,杨继业突然搂住她,吻住她的嘴,吮吸着她口中的苦味。

  顾忆蝶挣扎了几下,被他握得更紧,而口中的苦味渐渐的淡了。杨继业是因为嫉妒,略带处罚式的吮吸着她口中的药味,后来,对于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来说,这可是初吻,淡去了苦味后,随着是一种他完全他陌生的感觉,深深触动他的心,他只想要得更多,更多!

  他的呼吸声变粗,双手不安分的在顾忆蝶的身上摸索。顾忆蝶不由心里一颤,忙回神,她用力的推开杨继业,望了正努力克制自己的杨继业,她脸红的背过身,说:“我不想有下一次!我去吃饭!”她头也不回的走出去,杨继业像只偷到腥的猫,心里蜜甜的,乖乖的跟在顾忆蝶的身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