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九十八章 逃出鸟笼

    

  西楚皇帝带着他的公主离开后,笼门打开后,乌龙他们并没有立即走出鸟笼,而是坐在地上等着,守侯着。

  直到,乌龙他们吃惊的望着红丝变成淡,渐渐消失不见了。顾忆蝶的脚露在外面。三个人正惊讶时,顾忆蝶感觉到被人抱在怀里,她脑子里闪过一些陌生的片段,她挣扎了一下,伸手拉开脸上的衣服,双眼一睁正对上英佩那双迷人的双眼,她看到了他眼中的微笑,她又看看英佩的脸,仍是冰冰的,可眼睛还是舍不得离开他的眼睛。

  “咳!哼”杨继业不高兴的打断两个人的对视。

  顾忆蝶一羞,挣扎着要从英佩怀里站起来,她一动,英佩低头正看到顾忆蝶的胸口,一目了然,他冷冰的脸上绽放着微微的浅笑。

  英倒贴上下齐手将顾忆蝶从头到腿裹结实后,抱着她走进了为他准备的房间。为顾忆蝶准备好衣服后,他走到房门外,将门关好,顾忆蝶这才赶紧穿好衣服。她心跳得很快,她不敢再见到英佩,也怕见乌龙和杨继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神经敏感,总觉得他们怪怪的。她现在想做的要做的事就是去找乔发。

  于是顾忆蝶轻轻插上门闩,从窗口跃出,藏在隐蔽处,她机警的发现四周布满了侍卫和暗卫,但难不住她,想溜出皇宫她一点问题都没有。

  出一皇宫后,她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心说:后会无期了各位美男们!

  首先发现顾忆蝶逃走的是英佩,他从窗口追出去,乌龙和杨继业也赶过来,然后三人分三路去追。他们也没有目标,只是希望能找到顾忆蝶。

  

  “父皇,为什么你要放他们走?”那位公主撒娇的摇着西楚皇帝的衣袖问。

  “你又看出来了!敏儿,你这个小聪明,什么时候不胡来啊!”西楚皇帝拉过敏公主的手看了她一眼。

  “父皇,您说他们三个谁最利害?”

  西楚皇帝望了一眼花痴的女儿,说:“想嫁给他们哪个?”

  敏公主摇摇头。

  “都不……”西楚皇帝还没说完。

  “不是,我想要最好的那个!”敏公主忙说。

  西楚皇帝摇摇头,说:“好啦!想好了再告诉朕吧,敏儿回去吧!”西楚皇帝心说:这丫头越来越不像化了。等敏公主走出去后。

  “来人!”西楚皇帝沉着脸。

  “卑职在!”

  “将公主囚禁在她的望清楼,没朕的口喻任何人不得接近她!”

  “是!”

  一个内侍回禀:“皇上,侍卫刚刚传来消息说,邻国的两位王子,并没有马上回国,但龟国的大祭司之子正赶回龟国!”

  西楚皇帝冲内侍摆了摆了手,内待轻轻的下去了。

  

  顾忆蝶一口气跑到了大街上,望着大路,她可不想再走冤枉路,向几个人问路,他们都摇头,人们一听他说要去龟国,就忙躲开她。顾忆蝶只好换了地方再问,结果一样。

  一个灰头土脸乞丐从刚才一直远远的蹲在路边望着顾忆蝶。

  顾忆蝶向周围望了望,她也注意到乞丐一直跟着自己,于是向他走过去,乞丐四下望了望没躲。

  顾忆蝶蹲下来问:“你知道我想去哪儿,你为什么不躲?”

  “我是乞丐,我没什么好怕的!”

  “他们在怕什么?”顾忆蝶奇怪的问。

  乞丐摇摇头,一把拉住顾忆蝶的手,说:“快走,有人带官兵来找你了!”顾忆蝶来不及回头,就被他拉着进了胡同,他们转来转去竟转进一个死胡同,往回跑时,就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乞丐有些慌了。

  顾忆蝶拉着乞丐闪进一个院门,门竟没闩,他们刚好门,门口就有人敲了几下门,顾忆蝶拉了一把乞丐两个人躲在门后,乞丐的身体依在顾忆蝶的身上时,他意红了脸,因为他满脸的灰,所以顾忆蝶没有注意到。

  顾忆蝶紧张的歪头望着门缝,乞丐努力的想保持一点空间给顾忆蝶,可是“咚!”一声,大门被推开。乞丐整个身体挤向顾忆蝶,她皱了一下眉,抬眼看乞丐很痛的样子,忙示意他不要出声。

  原来乞丐的手指刚才被挤了一下,挤破的指甲刺破了手指,他望着出血的手指,脸色有些惨白。顾忆蝶手被卡住,不动!看到乞丐的样子,顾忆蝶本能的想帮他,于是伸头含住那流血的手指,给乞丐一个安心的微笑。血混着口水顺着她的喉咙流入了她的身体后,她竟觉得口干舌燥,她忍不住吸着。

  手指上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冲淡了他对血的恐惧,他吃惊的望着那张微微涨红的脸,微闭的双眼,含着自己手指的红色的唇,看着她吞咽时颤动的喉咙,他猛咽了一口口水。

  当口中的血腥消失后,顾忆蝶睁开了眼睛,只觉眼前一暗,她瞪大开眼睛望着吻住自己的乞丐,她挣扎着身体完全被乞丐困在角落里,头顶到了墙动也动不了,喊不出来,她一怒,狠狠的咬破坏乞丐的舌头,满口浓浓的血腥味,让她有些害怕,她还是忍不住开始吸他的血。乞丐不再感到疼,也没有因腥味而晕倒,他全身心感觉着被顾忆蝶吮吸的感觉,微笑在他脸上绽放着。

  顾忆蝶心一颤,眼睛望着那满是笑意闪亮的双眼,心为它痴狂。心说:好美!就好像头一次看到的波澜壮阔大海。

  她在为自己痴吗?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自豪席卷着他的心,不知何时,他已无法自控得爱上了眼前这个小东西,他开始回吻她,和她纠缠在一起。

  “不!”顾忆蝶猛然间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乞丐,门板被重重的推开,在乞丐倒地的瞬间,门反弹回来,重重的撞到顾忆蝶的头。

  “好痛!”她一手推开门板,一手捂着额头。

  乞丐从地上爬起来,拉开她的手,望着她的红肿的额头,说:“不要紧,没有破皮,不会留下伤痕,不疼!”乞丐哄着她。

  顾忆蝶心情没来由的放松下来,半撒娇的说:“都是你,害我……”顾忆蝶马上闭上了嘴,她不好意思的转头时偷看了一眼乞丐,心说:我在说什么呀,丢死人啦!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突然想跟他撒娇呢。

  顾忆蝶一闪而过的娇羞,让乞丐又惊又喜,以前常见有人跟自己撒娇,自己只会讨厌、恶心,可现在他多想眼前的小东西,在他怀里撕磨,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看到顾忆蝶的尴尬,乞丐在心里权衡了一下,故意走到门口,向外望望,说:“没人啦!我们还是快走吧!”他没理会顾忆蝶的别扭拉着她冲出胡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