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九十章 初月圣衣

    

  顾忆蝶拉高被单盖住自己的头,过了一会儿,她拉下被单对乔发说:“我和乔九的事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人,我警告你,不许把自己和乔九相比,他是他,你是你!好啦,我的话就这么多!”

  “我!我听你的!不过!蝶儿,对不起!我有我不得意的理由,我发誓乔发对顾忆蝶绝对是真心实意,我一直在等待着你的出现。”

  “你在向我表白吗?”顾忆蝶好笑望着他。

  “当然!对了蝶儿,九儿他为了找你,踏边了东兴国,我在知道你就是顾忆蝶的时候,也犹豫过,但当我喜欢上你的时候,并不知道你就是九儿要找的人。我也在为如何向九儿解释这件事而发愁。”

  “你不怕我现在还喜欢九儿吗?”顾忆蝶望他问。

  乔发一笑,说:“我怕,但是你和九儿是在我之前认识的,你们的感情我也知道,我当然无法让你忘记九儿,但我发誓我会比九儿,比其他人更爱你,更能保护你!”

  “你呀!乔九的事慢慢再说吧,现在我只想做好你的妻子,对于乔九,就让他知道我是初月就好了!”

  乔发点了点头。

  顾忆蝶坐起来,被乔发按在床上。

  “干嘛,我要走床!”顾忆蝶害羞的挣扎了一下。

  “今天我们就呆在床上一天,怎么样?”

  “我不要!”顾忆蝶羞红了脸,推开乔发。

  “我发现我的蝶儿很容易脸红!我要吻你!”

  “滚开!谁让你亲!”顾忆蝶双手推开乔发凑上来的脸,她低头一眼看到乔发身也有块印记,她一愣,问:“这是……”

  乔发看了看自己的左肩,说:“小时候没有,大概在我父母去逝的那年才出现的,怎么这么红!我记得上次看到它时,还是很淡的粉红。”

  “凤首!我见过和你这个一模一样的印记!”顾忆蝶伸手摸着它说。

  乔发一愣,坐起来望着顾忆蝶,问:“在哪儿?”

  “连君傲的身上!”

  乔发看着顾忆蝶,心里有点酸,一不小心就说了出口:“你是怎么看到的?”

  顾忆蝶说起了那天晚上的事,问乔发:“你们不会是同一族的吧!乔发,你有没有听说有关嗜血之盟?”

  乔发一楞,摇头说:“我不知道什么嗜血之盟,他身上为什么也会有这个印痕!蝶儿,你听他说过什么?”

  “他说,他是从他母亲连夫人那儿继承了这个印痕,连夫人也没有说多少关于她家族的事,只说……”顾忆蝶犹豫的望着乔发说:“说我……不,初月喝了他的血,就是他的人,不然不是杀了他,或者被他杀!”

  “你怎么回喝他的血呢?”乔发奇怪的问。

  “当时,初月在什么情况下咬了他,我并不清楚。”

  “哈,蝶儿,你又惹了一笔情债,你想过怎么办吗?”乔发望着她。

  “怎么办!凉办!”顾忆蝶抚着那印痕。

  乔发无言的摇了摇头,双手抱紧她。

  “我不管,你现在是我的,我才不管什么血盟!现在我们已经是夫妻,我永远都是你的。”顾忆蝶枕着他的手臂说。

  乔发用手挠她的痒,逗得顾忆蝶笑个不停。

  “好啦,我有话问你,这儿是哪儿?”顾忆蝶问。

  “银羽楼!是我父亲钱霸所建,十年前一次以外我和父母落入山涯,父亲为救我和母亲重伤去逝,母亲不久也离开我。当我走出山谷时被乔太领回了家,几年后,当我独挡一面,做了平梁城赌坊的主人时‘银羽楼’也找到了我。

  ‘银羽楼’以前专以杀手为主的夜门,我不喜欢杀人,于是改变了银羽楼的宗旨,以售情报为主。接受他人的委托,四年前,我就接手了一份委托,就是寻找‘初月圣衣’,它还有一个名子,你知道叫什么吗?”

  顾忆蝶想了想,吃惊的望着他,说:“五彩霞衣!”

  乔发点点头,“聪明!”

  “原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太明白,初月,可是我想不通!”顾忆蝶烦恼的摇摇头。

  “怎么了啦?蝶儿你在想什么?”

  “初月啊?”顾忆蝶皱着眉头努力的想缕清头绪来。

  乔发望着她。

  “怎么可能,那件衣服竟然叫初月,那么白天出现的初月是衣服的灵魂吗?你别吓我啊!”顾忆蝶不可思异的望着乔发。

  “白天出现的初月,蝶儿,你是说只有白天,你才是初月,从你进入银羽楼以来我可一直跟蝶儿在一起!没见过那个初月。”乔发不由握住她的肩膀说。

  顾忆蝶仔细想了想,确实自己一起和乔发在一起。

  “两天啦!她都没有出现,我想如果你不穿那件衣服,初月是不会出现的。”

  “可……真是这样吗?”顾忆蝶心里其实早知道了,还是有些不愿接受,她说:“初月她也不知道这样事!这可能吗?我以为初月是我另一个自己呢!而且她刚刚喜欢上一个人。”

  乔发脸一变,他立即下了决心,绝不再让初月出现在顾忆蝶的身上,要不然到时,看她含情脉脉的望着别的男人他不气才怪,到时怕是连碰也不能碰她,还不他急死。

  “你在想什么呢?这种表情,说打什么坏注意呢?”顾忆蝶淘气捏着乔发的鼻子问。

  “娘子,放手!我说,这‘五彩霞衣’我已经到手,娘子你不会舍不得吗?”

  “不会!”

  “那么,我就将它送给我的委托人啦!”

  “条件交换,告诉我有关这件衣服的事!我好奇!”

  “我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乔发再次压住顾忆蝶,她马上知道他想干什么,又气又羞的推开他,却又一次落入他的怀里。

  “下流胚子!你有完没完!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了,你放开我吧!”

  “休想!”

  顾忆蝶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个让自己感到安全温暖的好男人,是多么的无赖。虽然嘴上骂他,可心里的那份爱越来越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