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八十六章 被迫离开军营

    他望了一眼连君傲,心说:连君傲和余东又算什么!太子喻上前,说:“二皇叔,是本太子不舍得连侍卫离开,所以这才让侍卫们阻止他,是本太子的错!”太子喻冲在场的人一礼,侍卫们也纷纷下去。

  “原来如此,喻儿与君傲的关系这么好啊,君傲真走,本王也舍不得!君傲发生什么事你一定要回去吧?”

  连君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走向初月拉着她的手,走到司徒明朗面前,说:“禀王爷,武林大会结束后,初月送朋友到平梁关后失踪了,我母亲常常思念她,才命我四处寻找,没想到真遇到了她,所以一时高兴,这才和太子有些争执!望太子和王爷见谅,我也有半年未归,思家心切,君傲在此肯请王爷准我带初月回家看望家人!”

  司徒明朗点头,望了一眼太子喻,心想:真如此吗?太子喻一脸微笑的冲他点了一下头,司徒明朗拍拍连君傲的肩膀,说:“也好,本王准你一个月的假回家探望!”

  “谢王爷、太子!”连君傲高兴的冲两人一施礼,望着初月。

  初月淡淡的一笑,冲红玉皱了一个眉头。

  红玉也在盘算着,她上前拽了下初月的衣服,问:“到底什么事啊?初月!”

  “我哪儿知道?红玉,我怎么办?”

  红玉无耐的瞪了一眼连君傲。

  张俊山站出来冲司徒明郎、大帅一施,说:“末将张俊山见过王爷、太子、元帅,初月是我的部下,目前正处于新兵服役期间,按军规,三年内不可返乡!所以末将斗胆请王爷三思后,下道明文,准他返乡!末将也好按命令行事!”

  元帅一听,为张俊山担心的望着震远王爷。

  “哦,张将军提醒也是,初月身着军装,军规是不可以善自更改的!”司徒明朗对连君傲说:“看来,君傲你要等二年了!”他他很认真的说。

  连君傲暗吃一惊,心有不甘,刚要说话,太子喻插言:“既然如此,这样吧!元帅,本太子可以从你的军队中选择几个优秀的士兵加入我的侍卫队吗?”

  “这个,当然!”元帅知道太子的意思,这只是小事。

  “那好!就麻烦元帅下令将初月调入我的侍卫队!”

  “是!”

  张俊山无耐的退后一步。

  “等等!”初月明白张俊山、元帅无法抗命,但是,如果是以前的她,去哪儿都无所谓,但现在她突然想了解自己存在的意义,自己为什么而生,她想回到赤市城找自己活着的理由,她想做自己的想做的事。

  初月看了一眼站在人后的余东,认真的说:“既然事情已经定下来,初月不敢有异义,但我在军营半年,受大伙的照顾,要回去跟大家道别一下。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东西要取回来。”初月毫不掩饰心中的无耐,她说完低下头。

  太子喻极不情愿的望着她,元帅也不敢说什么。在所的人都望着司徒明朗,司徒明朗也为难的看了一眼太子喻,他知道初月这个要求合情合理,但是也隐隐查觉到初月不甘心,也怕她一去不返,但是,他没有理由说不!

  于是他点点头,说:“那你今天就随张将军回营,明日黄昏时回来吧!”

  初月一喜,冲司徒明朗一礼,说:“谢王爷!”

  红玉望着心事重重的初月,瞪了一眼那跟来的两名待卫。

  “初月,谢了!要不是你借给我们本钱,我们昨天一定饿肚子,拿着!连本带息!”一个士兵将银子递过来。

  初月摇摇头说:“给你们怎么能再要,你们留着吧!”

  “也好!”士兵乐呵呵的收起了银子。

  “哼!”红玉气愤的指着两个士兵,瞪大眼睛,却又无耐的放下手,一拨马冲到前头。初月看着她知道她不舍得自己,而自己也不能自私的让红玉再陪着自己,她心里暗自打算。

  回到军营和伙头营的兄弟道别后,陈志明将自己的营帐让给初月和红玉,而那两名侍卫则寸步不离的守在初月的营帐外。

  陈志明从张俊山那儿问明事情的原由,他也为初月的处境担心。张俊山此时的心情和张志明相同,不说初月将红主救出红楼,还一路送她到平梁关,成全他们这一段佳偶,这半年来和初月的相处下来,早有一分感情。他从初次见到顾忆蝶的一刻,就隐约的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悸动,不因为当时初月脸上的印记,不同于亲情、爱情、友情,在此之外的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从心底深处被唤醒的一种情感。

  张俊山这一夜也没有睡。

  初月和红玉躺在床上,红玉问了许多初月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题后,无耐的躺在床上努力不去想初月的事,不久,红玉就睡着了!

  初月听、着红玉的呼吸声,从床上起来点上灯,坐在桌边,她刚才想了很多,于是拿来纸笔,在纸上写:“小蝶,我知道,你才是这身体的主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个世上,能告诉我吗?”写完初月又眼一闭,意识模糊。

  顾忆蝶睁开眼,她早在初月对余东动心的一刻,对初月的情有了感应。说实话她认为自己没有资格约束初月,可是初月动情后又会有什么样的麻烦,最后结果又会是怎样的,这是未知的事,她也不想知道。

  低头看着低上工整的字迹,顾忆蝶心里几分的佩服初月,于是写:“初月,我在这儿,你的字真漂亮,相比之下,我要下些功夫才行。你说得对身体是我的,但对于你的出现,我也不清楚,记得我被黑衣人抓住后,一直处于晕迷状态,当我有意识的时候是在赤市城,说来也巧,救我的沈良夫妻是以前认识的人,他们很奇怪的跟我说起初月的事,我当时心情和处境很差,我想让初月好好的替我活着。这是我当时也是现在的心情。可是好像事情的发展又回到了原点,我醒着的时候又见到了一些不想见的人,我一直不想面对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