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八十八章 被抓

  八十八、

“你们没什么事吗?”顾忆蝶心虚的蹲在一个黑衣人面前望他苍白的脸问。

那人有些畏惧的盯着顾忆蝶。

顾忆蝶挪开了一点,无耐的站起来,心说,反正也不不是自己先动手的。她忙走到那两名侍卫身边,看了一下伤势,还好都还活着。她这才松了口气,正想着如何帮他们处理伤口时。

“小心!”一个侍卫无力的说了句晕了过去。

顾忆蝶还不及反映,人已经晕了过去,一只手轻轻的接住她。

张俊山带兵赶来时,黑衣人已经走了,地上躺着那两个侍卫,救醒两人人,张俊山虽然心里已经知道初月出事了,但还是听侍卫将经过说了一遍,他将侍卫们送回平梁关,将事情如实禀报,黑衣人是什么人,没人知道,事情要怎么查才好!

顾忆蝶睁开眼,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

“这……”她愣愣的环顾着只有两米左右的正方弄牢笼,竟然还没有门。顾忆蝶抓着笼柱,马上松开了手。

“好冷啊!”她不由想起皇宫天牢内的那间关玉林龙的牢房。

这里是一间不大的房间,这个方形的牢宠正处于这间房的中间位置,除此之外,房间没有多余的东西。

房门打开了,走进两个人来,一个就是那位左堂主,另一位白衣蒙面公子。

顾忆蝶望着他,仔细的打量着他,虽然看不他的脸,但仍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股温暖的感觉。顾忆蝶不由笑了起来。

看到顾忆蝶的笑容,两人一愣。

顾忆蝶好奇的望着白衣公子,问:“我如果猜得没错的话,你是兴旺赌坊的主人,对吗?”

乔发走上前拉下蒙面的布,微笑着望着她,说:“很高兴你还记得我,只是现在我该如何称呼你呢,是顾忆蝶还是初月?”

“顾忆蝶!请问阁下是什么人呢?”顾忆蝶毫不吃惊的望着他问。

左堂主望着乔发。

乔发淡淡的一笑,说:“我吗?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今晚你一定会知道的!”他说完转身走了。

顾忆蝶不知道他说得指什么,见他出去了,她看左堂主还站在那儿,就问他:“左堂主吧,你还有事吗?”

左堂主冲顾忆蝶深深一揖,顾忆蝶不知所措的忙说:“左堂主怎么给我行礼呢,你这是……”

“姑娘,对不起!由于我的失误,让姑娘受了很多的苦,左某这里陪罪了!”

顾忆蝶好笑的说:“这是说那儿的话,照你的意思,我关在这儿是福吗?”

“姑娘误会了!我家楼主并不想关你,只怕你逃走,才将姑娘暂时关在这儿!”

“哦,明白!你们什么时候放我!”

“今晚!”

顾忆蝶点点头,心里知道决不会这么简单,她盘坐在地上,望着左堂主。左堂主又一礼,说:“请姑娘一会儿换下所有的衣服。我指的是那件‘五彩霞衣’!”

“如果我不答应呢?”顾忆蝶脸一沉望着他。

左堂主单膝跪地,从鞋筒里抽出匕首,在顾忆蝶的惊诧中匕首深深的插入了他的大腿,顿时左堂主的额头上冷汗渗出来。

“你干什么!”顾忆蝶担心、气愤的抓住笼柱望着左堂主。

“姑娘,对不住你,以这种方式威胁你,其实,你不必为我改变心意,楼主对我的失职一直没有惩罚,按本帮的规矩,我要受的罚比这要重,我……”

“你利用你的痛苦,利用我的同情,你很卑鄙!”顾忆蝶不知不觉的吸收着寒栏杆的寒气,让自己浮燥的情绪一点点的冷静下来。她低头冷笑着。

左堂主闷哼了一声,顾忆蝶整个身子抖了一下,她虽然没看他,但那刀入肉时瞬间的感觉,让她的心抽了一下。

“停!”顾忆蝶实在忍不住这种折磨,认输的说:“我答应!你给我找一套干净的衣服来吧!”

“是!姑娘!”左堂主拖着血小淋淋的腿退出去。

不一会儿,两个小丫头抬着一大桶水走进来,接着是浴盆和干净的衣服和一个梳妆台。

一切就绪后,房门被上锁,两个小丫头同时站在正对的笼柱的地板上,只见根笼柱自动的升起。顾忆蝶这才从笼子里走出来。在两个丫头的帮助下,她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回复了女儿身,望着镜中的自己。

顾忆蝶想起了金英为自己第一次梳妆时的情景,好像还是昨天的事。她情不自禁的摸着镜中的自己。看着发呆的顾忆蝶,一个丫头将折好的‘五彩霞衣’捧到顾忆蝶的面前。

顾忆蝶一愣,望着不知何时变成雪白的“五彩霞衣”,脑子里闪过一种奇妙的感觉,她小声的叫了声:“初月!”心说:原来它才是初月!顾忆蝶忍不住转开了头。

“姑娘,请你回笼中!”小丫头恭敬的退后一步。

顾忆蝶望了一眼“五彩霞衣”走回了牢笼,一切恢复后,门打开了,所有的东西被搬出去。

乔发走进来站在顾忆蝶的身后。

“走开!我不想见到你!”

“不行!我一刻都不想离开你!”乔发说。

顾忆蝶听到他说这句肉麻的话,本该感到恶心的,可是为什么反觉得心里暖暖的。

“为什么?”顾忆蝶忍不住问。

乔发没有回答她,两个就这么默默的站着。

直到左堂主慢慢走进来,说:“楼主,一切就绪,请楼主和姑娘更衣!”

“好!有劳左堂主。”乔发高兴的看了一眼转过头的顾忆蝶走出门。

“姑娘!”左堂主手捧着凤冠霞披走上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