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八十七章 离开军营

    

  初月醒来,高兴的望着那些歪歪斜斜的字,仔细的看了一遍。

  “一直不愿面对的人,一定是让你为难的人,你能告诉我吗?现在你我一体,我对你不能一无所知啊!”

  “事情很长,我简单的写几个人,首先我的名子,我叫顾忆蝶,在这个世上我最爱的人是我的儿子,他叫宝儿,还有乔九是我的兄弟,李宏文是湘王是宝儿的父亲。玉林龙是罗刹门主大美人。余东是罗刹门的药师,对我有救命之恩。张云扬是我大哥。太子喻,这个子竟然过分到要非礼我,可是如果他不是太子我会抽他耳光

  对于关于连君傲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初月你记得咬过他吧,他对我说过有关他的家规,说是喝了他的血,你就要为他负责,不然不是你杀了他,就是他杀了你!他一直想让你留在他身边,可是初月怕是只把他当家人,我也试过说服他,但没有用,只怕初月和他之间结了一个死结。

  还两个人我要提醒你,一个是绑我的黑衣人中有一个叫左堂主,一个是平梁关兴旺赌坊的主人,我不知道他们真名,怎么说呢,这两个人让我感觉不到危险,这才是让我最害怕的!”

  初月看完后,想了想写:“湘王、玉林龙、余东、太子我都已经见过了。刚才开始说不上什么感觉。连君傲对我很好,我……现在却很希望见到一个人……余东,怕是无法和连君傲在一起了,听你说得那么严重,真没办法改变吗?而且今天发生的事,让我很迷惑!”

  “看来我也帮不上忙,其实这不只是初月的事,也是我的事,初月不必太烦恼!你喜欢余东,我感应到了!只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是初月有权爱人和被人,照你的意识去做吧,小蝶我支持你!”

  “真的吧!谢谢!可是我怕是一进侍卫队,就麻烦不断,回营这一路我都在想,还是远离那些人比较好,所以,我想和你商量,在回平梁关的路上,借机离开!你认为呢?”

  “平静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啊!初月我真想回到以前。初月也想离开余东吗?我们这次离开后,不知何时才能和他相见!”

  “我想过了,如果与他有缘,自有相见的一天!”

  “噢!好羡慕你!初月。”

  “笑我!你也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好像我以前也说过这样一句话,但我告诉你,我心里早有过人啦,只是我与他无缘!”

  “是谁!”

  “不告诉你!好啦!天快亮了,初月,休息吧!”顾忆蝶这完最后一句,将纸一张张点燃后,走出营帐,好寂静的军营啊,她抬头向这片夜空,说了声:再见。

  隔壁军帐中灯还亮着,顾民蝶走过去,进帐看见张俊山和陈志明好像在说着什么重要的事,她探了一下头,再打算回避。

  “初月,进来坐!”张俊山望着她说。

  顾忆蝶走进来,一礼,问:“两位将军,这么晚还未休息,是有什么要事吗?初月打挠了!”

  陈志明笔望着她,说:“是有点事!初月既然来了,不防也听一听!”

  张俊山望着初月,说:“夜里,我们的暗哨来报,说:军营外来十几个黑衣人,他们躲在远处,也不靠近军营,看上去好像三伙人,我们摸不清他们的底细和目的,但是这些人都是高手。应该也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在那儿。初月你认为他们是不是冲你来的?”

  顾忆蝶心里也这么想,但张俊山说破,她还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只默默的点点头。

  张俊山和陈志明互望了一眼,两人望着顾忆蝶。

  陈志明来来回踱着步,顾忆蝶叹了口气。

  张俊山抬头望着她,说:“坐吧!事情总会解决的!”

  “怎么解决,我也想不出会是什么人对我这么感兴趣!老天饶了我吧!”顾忆蝶无力的趴在桌上头埋在又臂之间。

  “天快亮了,我看不如派一队士兵护送初月入城,如何!”陈志明望着张俊山问。

  “嗯!也好!”张俊山点点头。

  “算了吧!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劳动大家这么送我,以后我还怎么见人呢?拜拖两位就没其他办法吗?比如说,悄悄的让我离开!”顾忆蝶突然想到这也是一个可行的方法呀!只是会连累他们俩个。她马上否决,“我看算了,要是那样,万一我回不了平梁关,太子、震远王一定会找你人们的麻烦!”

  “怕什么麻烦?只要初月想这么做,本将军自然有办法应对!”张俊山认真的说。陈志明冲顾忆蝶点点头。

  “你们……”顾忆蝶望他们,心说:原来你们早知道我想怎么样!

  张俊山一笑,说:“事不宜迟,天也快亮了,初月和两位侍卫不如早早出发!你也不必但心我们?”

  陈志明将门口的两名侍卫叫进来,将事情讲了一遍,侍卫点头。张俊山送他们三人出军帐后,说:“初月一路小心!”他偷偷的在拥别顾忆蝶的时候将包银子塞进她的怀里。

  陈志明带着顾忆蝶他们来到一处隐蔽的地方,这儿有一条事先准备好的暗道。

  直到顾忆蝶他们离开军营20里时,天大亮时顾忆蝶才稍松懈了一些。

  “不好!初兄弟,有人追来了!”一名侍卫挡在初月身前,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他们并被七个黑衣人围在中间,双方也不说话,对方直取两名侍卫的要害。

  而初月只是闪躲,她根本没有还手可能,眼看着一个侍卫受了伤,初月心里一害怕,本能的冲上去帮那名侍卫挡了一剑,剑削在初月的肩头,初月痛的一闭眼。

  持剑的黑衣人只觉得握剑的那只手的虎口发麻,他吃惊的望着自己的手里的剑韧被磕去了一块,他心里也害怕的望着顾忆蝶。

  顾忆蝶伸手揉了揉生痛的肩头,奇怪的看了看划破的衣服,心里庆幸,幸好穿着“五彩霞衣”不然这条胳膊还不让他削掉了!

  那受伤的侍卫马上护在顾忆蝶的身前,他心里也顾不上感谢她。现在不管是任务也好,感恩也罢,他现在唯一想得是保护她,不惜一切!他说:“顾兄弟,我挡住他,一有机会快逃,别管我们!”说着侍卫和黑衣人又战在一起。

  虽然他无所畏俱,便终敌不过三四个高手的攻击,顾忆蝶不忍心,又一次的挡在黑衣人的面前。

  黑衣人忙收起剑锋,攻向顾忆蝶,两个侍卫无力的倒地在上,顾忆蝶迅速的移动,向七名黑衣人同时出手。因为上面有命绝不能伤她,也是他们大意,没想到顾忆蝶出手之重,重得足以一掌造成他们内伤。

  七个人同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这下也吓坏了顾忆蝶,她吃惊的望着倒在地上的七个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