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廿十八章

    七十八、被识破

  “新来的,你叫初月吧,姓什么?”兵头望着初月一眼问。

  “姓什么,不知道!”初月想想了想说。

  “不知道,你是孤儿啊!”兵头怜惜的望着初月。

  初月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没爹娘的孩子啊!你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吧!”兵头提高了嗓门说:“唉!我说大家听着,初月可是个苦孩子,无依无靠,来到我们伙头营,就是我们中的一员了,谁要是欺他,我可跟谁没完!”

  “知道了,头!”在场的伙头兵回了一句。

  “我说你大钱,你听到没有啊!”兵头冲刚才踹初月的伙头兵说。

  “噢,他没爹妈就可怜,我还死了儿子呢?哼,不过长得好点,凭什么到哪儿都吃香!”大钱不平的说。

  兵头白了他一眼,跟初月说:“别理他,他那儿子是前些日子捡的一只小野狗,大钱每天都到营业外喂他,这两天小野狗没出现,也不知道是跑到别处去了,还是被人抓去了,大钱这两天心情不好,你少搭理他。”初月只是笑了笑。

  兵头盯着初朋的脸看,一会儿,他叹息的说:“你呀,真是可惜呀,你看你好好的一张脸,水水泠泠的,这眼睛、这鼻子、这嘴,啧……可惜要不是眼上的这块胎记,一定是个英俊的小伙子!”听他这么一说,附近的这个伙头兵也凑过来盯着初月的脸看。

  初月一愣,扫视着他们。

  “头说得对!可惜!”

  “可惜!”几个人说完就散了。

  初月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

  红玉偷空来找初月,问她有没有人欺侮她。初月想了想,问:“红玉,兵头说我的脸可惜,还说什么胎记,是怎么回事?”

  “啊!”红玉望着初月的脸,一愣,问:“初月,你没有照过镜子吧!你的脸这是怎么回事啊?”红玉皱起了眉头。

  “怎么啦?”

  “什么时候有这块记得,我记得以前没有,我……”

  “什么记,我不知道!”初月紧张的望着红玉。

  “你坐这儿!”红玉比初月矮半头,所以她拉初月坐下,一手按着初月的肩膀,一手捏住初月的下巴,低头仔细的看着初月的脸。她们的这个姿势,正被几个无意间走过的人看到,最后一个看到她们的人是巡营回来的张俊山。

  “咳!”张俊山咳了一声,走开了!红玉回头看他带着士兵走过,心想:该回去了,免得他找事!

  “初月,晚上我再来找你,你别睡啊!”红玉说完跑回军帐。

  初月强打精神忙完活,坐在桌前扒了几口饭,趴在饭桌上就睡着了。别边的伙头兵推了推她。

  “初月醒醒!”

  兵头走过来说:“这小子一定累坏了!别叫他了。你们谁送他回营帐!”兵头环视了一下,没一个人动。原因是刚才伙头营也有人看到那一幕,现在大家都以为初月有龙阳癖,所以没人敢碰她,好像她是瘟疫一样。

  “嗨!我说你们啊,个个都吓成这样!还是大老爷们吗?”

  这时,陈副将走过伙头营,“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吗?”陈志明望着有些尴尬的伙头兵问。

  兵头一看是他,忙微笑着说:“没事!陈副将……唉呀!我看我怎么忘了,你的晚饭!我交待初月去送的,完了!初月……真对不住您,让您专门跑一趟,初月他可能太累了!这不还没吃几口饭,就趴在桌上睡着了!我这就给你送去!”

  陈志明望了一眼熟睡的初月,问:“怎么没人送他回去啊?”

  “这个!”兵头望了望低头扒饭的伙头兵们,说:“我一会儿就送他回去,我先给你准备晚饭!”兵头赶忙去取饭。

  陈志明看了看低头吃饭的伙头兵,感觉得气氛异常,他又看看桌上的初月,走过去在所有人的惊讶中将初月抱起来,说:“告诉你们头,把初月的饭也送到我的营帐来!”说完,他抱着初月走出了伙头营。

  天已经黑了,陈志明回到营帐,将初月放在自己的床上后,走到桌前继续没有做完的事。

  不一会儿,兵头亲自将陈志明和初月的饭过来,临走的时候他不放心的扫了一眼内帐,没看见顾忆蝶,他担心的走出去。

  红玉去找初月,才知道初月被陈副将带走了,于是她摸到陈志明的营帐外,往里探了探头,仔细听了听,不有任何的动静,心里更加着急。

  “红玉姑娘,到我帐中有何事!”陈志明不知时已站在她的的面前。

  红玉惊叫了一声,被陈志明一把捂住了嘴,拖到了营帐内,冷冷的说:“再叫,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妇人吗?”

  他推开她,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望着冷静下来的红玉,问:“你到底是张将军的什么人?为什么来军营?”

  红玉上下打量着陈志明,问:“刚才你就我红玉姑娘?”

  陈志明一笑,说:“赤市城红楼艺妓红玉姑娘很多人都认识你吧?”

  “你又是何方神圣?我并不记得你!”红玉仔细的想了想,记忆里好像有一定印象,也实在想不起来,是什么人?

  “二个月前,家父的寿宴上,我就坐在姑娘旁边,还洒了姑娘一身酒,姑娘真得不记得了吗?”

  “二个月前寿宴,陈家三公子,就是你!”红玉吃惊的望着他,马上紧张的问:“你想怎么样?”红玉警备的望着他。

  “你和张将军是什么关系?”

  “这和你有关系吗?”

  “你可知道军营中不可以收留女子?要是让人发现你是女子,不光你,连张将军和我都会受牵连。”

  红玉一愣,语气缓了下来,说:“你想知道什么?”

  “一切!”

  “你威胁我!”红玉望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