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七十七章

    七十七、伤疤

  红玉从张俊山怀里醒过来,揉了揉眼抬头看了看张俊山,说:“哥,我们到了吧,初月到了吗?”她四下望了望,见初月躺在不远处的小树下,她抓住张俊山的胳膊,说:“哥,初月在哪儿,我叫她!”她借着张俊山的力从马上跳下来,跑到初月的身边,叫醒了她,拉她走进了军营。

  “表哥!”红玉一抬头,看到军帐内端坐在桌案后的张俊山此时一身的铠甲,陈副将站在张俊山的右上首的位置,桌案前两排士官军容整齐的分列在两旁,除了张俊山外帐内所有人都望着站在门口的红玉和初月。

  “什么人大呼小叫的,拉出去重责无旁20大板!”张俊山头也没抬的说。

  所有人都收回了目光。

  红玉一惊,立刻意识到眼前的张俊山可不是三年前的张俊山,她忙跪在地上,说:“将军饶命,秦玉初到军营不懂军规,请将军饶命!”说着红玉跪了三个头,初月也跪下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士官们都不敢吭声,陈副将望着面无表情的张俊山,心说:下马威!他拽了一嘴角,说:“将军,念关他初到军营,又非军人,就饶了他这一次吧!”

  张俊山抬头望着红玉冷冷的说,“算了,出去!”

  红玉忙拉着初月走出军帐,然后她站在帐外委屈的想哭,又气得想咬人。

  张俊山听完部下禀报后,让他们下去了。

  陈副将问:“门口那两个家伙,怎么办?”

  “说是我表弟,可是我没有多大的印象,反正军营中也缺人,让他们做士兵吧!你安排!”张俊山淡淡的说。

  “好!不过,将军不觉得他们两个人看起来太柔弱了吗?我但心放在老兵堆里,怕有麻烦,可是新兵还没到,要不!将军留一下在军帐,另一个安排在伙头营如何!”陈副将望着他问。

  张俊山一听要他留一个,他马上想到刚刚红玉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他脸一沉,说:“不要,两个都去伙头营!”

  “嗯!”陈副将点点头走出军帐。

  “你们俩!”陈副将望着红玉和初月,说:“本副将再问你们一声,是来探亲的,还是来投军的?”

  初月望着红玉,红玉犹豫了一下说:“两样都是!”

  “现在,亲已经探过了,请明确的知道本副将,是否愿意投军,不然请尽快离开本军营!”

  “啊!”红玉一惊,问:“这么快,我还没跟表哥叙旧呢?”

  陈副将一笑,说:“将军方才交待我说,让你们去伙头营作伙头军,我只是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而且现在将军正忙,我想你不想讨板子的话,现在别见他!”说完陈副将望着红玉,他仔细的观察着红玉犹豫的小脸,心说:眼熟,在哪儿见过呢,这张脸!

  红玉拉了拉初月,小声的问:“初月,你说我该怎么办?”陈副将眼睛一亮,心说:耳洞!女子!他脑子里闪过一张脸,是她——红楼的那们红玉姑娘。

  这位陈副将正是赤市城副商陈永富的三公子陈志明,当时正因为父亲大寿,他才四年来第一次回家探亲,在家中仅住了三天,他当然不知道他二哥和红玉之间发生的事。

  既然他已经认出了红玉,而且红玉是冲着张俊才到军营的,说是亲戚又是表哥,这其中还有什么秘密吧!既然跟张俊山有关的人,又是女人,他就不能让红玉去伙头营了。

  “红……秦玉,张将军营帐内正少一个聪明伶利的小兵,你可愿意!”

  “愿意!”红玉当然高兴,可她一想到只她一个人,那初月呢,她回头望着初月。

  “我去哪儿都无所谓!秦玉你要好好干!”初月笑着说。

  红玉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陈副将看着稍显女儿态的红玉,皱了一眉头,说:“张将军喜欢清静,有时候严厉,乳脾气暴燥,你要有心理准备!”

  红玉忍不住,问:“他以前……是因为脸上的伤疤吗?”陈志明点点头。

  “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红玉禁止不住心里的疼问。

  陈志明没有放她脸上的这种紧张的表情,因此更深信红玉和张俊山之间一定关系不浅。

  “一年前,在一次出击任务,他受了重伤,脸上留下了那第伤疤!”红玉瞪大了眼睛,望着陈志明,问:“还有其他更严重的伤?”

  “在他的腹部!”

  “别说了!”红玉忍不住转过身去,她不想让陈志明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心说:张俊山,你等着,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张俊山一觉醒来,伸手去拿床头上的铜镜,左摸右摸也没摸到,他气愤的坐起来,大骂:“那个该死的动了我的东西!”没人理他。

  帐外的两个士兵皱了皱了眉装没听见。

  张俊山一只手摸着脸上的伤疤,红玉将湿毛巾递到张俊山的手里,他一愣,接过手巾擦了擦脸和手,递给红玉后,若无其事的站起来,走到外帐,坐在桌案后。

  红玉一声不吭的出帐去为他准备早饭,他看着红玉的背影,不由又摸了摸脸上的伤疤。陈志明站在帐外没有再听到张俊山的大吼,他不由笑了笑,忙自己的的事去了。

  伙头营中,忙碌的伙头兵们有条不紊的做着事。“小子干什么呢,这么慢,大伙等着用盘子呢!比猪都慢,起开!”一个老兵一脚踹正在水池边洗盘子的初月,其他人回头看着他们一笑了之,继续做事。

  初月也不气,用围裙擦了擦手,四下看了看,见兵头们悠闲的摘着茶,她走过去,帮兵头捡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