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七十六章

  七十六、初见张俊山

两人看清对方的一瞬间,都愣了一下。

红玉望着哥哥脸上长长的伤疤,心疼!那伤疤从左额头斜下来,穿过整张脸,本来俊美的脸一下子变成了恶鬼脸。红玉强忍着冲上去抱住他的冲动,可是眼泪不争气的在眼里打转,可就算如此,她也无法原谅哥哥找**,她犟强的瞪着张俊山。

张俊山并没认出站在面前的少年就是三年未见的妹妹严红玉。毕竟他走的时候严红玉还只是个小姑娘,三年的脱变让他根本认不出红玉来。只觉得眼熟、亲切!但眼前这少年的俊美又是那么的刺眼!她心里刚才的亲切感早淹没在嫉妒中。

“小子,找挠了本军爷的好事,你可知道后果吗?”张俊山冷冷的问。

“看到我,你还有心情和那女人上床吗?张俊山!”红玉提高嗓门。

“你认识本将军?”张俊山有些吃惊,心想:知道他的人不少,但敢直呼自己名子的人但子可不小!

红玉在心里盘算着,平静的说:“你不觉得我眼熟吗?表哥!”

“什么表哥!”张俊山一愣,站起来仔细的打量着红玉,还是不想起来。他摇摇头,当然想不起来,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表弟!

红玉一笑,说:“也不怪你不记得,我爹是你娘的堂弟,我叫秦玉,今年十七岁,小时候跟我爹去过你们家一趟,姑母还说我长得很像红玉妹妹,而且我和红玉出生的日期仅差一天,还要我留在你们家做儿子,我爹当时也只有我一根独苗,所以没答应,以后再来没来往!”

张俊山记得母亲有一个家的兄弟,可对秦玉却没有印像,但当他听到红玉,这才明白为什么觉得眼熟!他揉了揉太阳穴,走桌边,说:“我不太记得了!”

红玉跟着也坐下来,自然而然的招呼顾忆蝶坐下,然后给张俊山和顾忆蝶倒了杯水,说:“表哥,真不记得就算了,但我可是一直记得你,知道我怎么认出你的吗?”

张俊山不大相信的望着她。

“你的这张脸……”红玉故意停顿了一下,见张俊山愤恨的瞪了自己一眼,她这才说:“要是别人看了一定吓个半死,但我没,我心里好难过!都差点流泪!这就是亲情,表哥!你刚才也很生气,但见到我不觉得亲切吗?啊!”

张俊山无法反驳她。

顾忆蝶低头喝着水,心里佩服红玉的口才!

红玉看张俊山无言,接着说:“表哥,我可是千里迢迢来找你的。下午我和我朋友去了军营,你不在,我们被撵出来了。我听说你在万花楼有个红颜知已,就找来了,找挠了你们的好事!”红玉故意将“好事”的语气压得很重,“你可别怪我们,我真是太想见你了!你不知道,我一直把你当英雄!”

红玉说得是心里话,可张俊山听得可不是这回事,他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床上柔情似水的妙佳人,说:“好啦!你说实话,大老远跑来,什么事?”

“哦!表哥,我还有很多话要说呢……”

“说什么事?”张俊山耐着性子瞪着她。

红玉说这么多话无非是想拖,拖到天亮最好!为这,她在心时能说的话题在脑子里集得满满的。可是,张俊山可没把她当回事。

“不说,就请你们滚出去,我还有正事要办!”说着张俊山硬度到吴艳娘身边,吴艳娘立马贴到张俊山的身上。红玉恶狠狠的瞪着张俊山的背景,在他回头望自己和顾忆蝶时马上换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张俊山想让他们识相的自己出去。

红玉不傻,但她才不会眼睁睁的让他们如意。

“表哥, 你不是见色忘义?我可是你表弟,为了找你我们身睥银子早花光了,我们可是一边走一边给我打工,好不容易才到了军营,本意味这个可以安心了,没想到你不在,我们渐办法只好夜宿街头,我听人说起吴艳娘是表哥的知己,没想到真遇上了你!表哥,你不想我们找挠你,那好……”红玉声色泪下慢慢的转过身。

冲顾忆蝶拧了拧眼,顾忆蝶心里好笑,她站起来,说:“秦玉,别自讨没趣了!走!”她拉着红玉往外走。

“等等,初月!我还有最后一句话!”红玉转身走到张俊山的面前,就当没看见他那张臭脸,说:“表哥,你办完事,不!你走的时候,别忘了叫我们一声,我和初月就守在‘万花楼’门口,别忘了,要是出门看不见我们,你就看看墙角,说不安我们饿晕了倒在地上!一定要记得!”红玉听完走开两步又回头,皱着眉头,说:“表哥,我们……”

张俊山“腾”一下站起来,他比红玉高出一头多,伸手提起红玉的后的后领,掂着她就出了吴艳娘的房门,吴艳娘忙追到门口。

她想留住他的将军,可是又怕将军嫌弃自己,只能眼睁睁的望着他们离开。

顾忆蝶跟在张俊山和红玉的身后,忍不住无声的笑起来,冲红玉竖了一下拇指。

“将军,将军,你这是哪儿啊?”两个士兵衣冠不整的冲到张俊山的面前,一边整着军装一边偷眼看着将军身边的两个小年。

张俊山生气的说:“回营!”

“啊!可是城门已经关了!”一个士兵说。

张俊山瞪眼了他一眼,这时已有人准备好了他们的三匹马。张俊山望了一眼红玉和顾忆蝶。

“你们两个骑一匹马!”他命令着说。

红玉愣愣的望着顾忆蝶,顾忆蝶了解,冲张俊山一抱拳,说:“将军,实不相瞒,我和秦玉都不会骑马,要不这样吧,你是秦玉的表哥,一定不介意和她同骑一匹马,而我一向喜欢步行!一定可以跟上你们的!”

坐在马上的张俊山低头望着一脸尴尬的红玉和冷静自若的顾忆蝶,又扫了一眼两名士兵,他们正色眯眯的盯着秦玉看。他脸一沉,伸手向红玉,红玉高兴的拉住他的手,借力跨坐在他的身前。

一股淡淡的香气钻进了张俊山的鼻子,这香气似曾相识,他不敢多想,为了保持和红玉的距离,他们漫步有大街上。

出了平染城,顾忆蝶跟红玉打了一个手势,消失在夜色里。

看守营门的士兵远远的看着三匹马走近,仔细一看,是将军张俊山,他怀里竟抱着一位熟睡的少年,大家愣住了。

张俊山冷着脸走到营门前,说:“愣什么!开门!”

“是!是”士兵们打开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