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七十九章

    七十九、陈三公子

  刚才知道他就是陈家三公子,红玉心里就怕他和他二哥是一种人。仔细想想,她感觉得出这位陈三公子并不像陈二公子,虽然如此,她不会说了一切,她轻轻的说:“你已经知道我是女子,那我也不瞒你,我是张俊山的妹妹,我就严红玉,张俊山是我父母收养的养子。半年前,我心绪不宁,我爹娘私下为我定了一门亲,我才离家出走,离家不久,被人拐卖到红楼,因为我有才艺,所以刘双双一直高看我,我逃了几次,都被抓了回去。这次回为有初月的帮忙,我才顺利的逃了出来,离开了赤市城,一路跟着乞丐来到平梁关。”

  “就这样!”陈志明望着红玉问。

  红玉犹豫了一下,说:“还有,就是,我出逃的那天晚上,你二哥出了二万二千两子买下了了我,我伤了他,才逃出来!”

  “只是伤了他吗?”陈志明盯着红玉问。

  红玉一怒,站起来说:“是!我摸过他的气息,只是晕过去了!”

  陈志明反而笑了起来,说:“给他点儿教训也是好事!”陈志明接着说:“原来你是将军的妹妹,那你和初月是什么关系?”

  “初月,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朋友。这一路上多亏了有他在!”

  “你已经找到将军为什么不认他,而且,他怎么会认不出去这个妹妹呢?”陈志明还是有些怀疑红玉并没有说实话。

  “他离家时我才刚满十四岁,而现在我已经十七岁了,我想在他心里怕只记得当年我的模样吧!我现在长大了!我不认他,是因为他竟然背着我找其他的女人,我千辛万苦的来找他,可不是希望看到他这样!我讨厌他现在这样子!”

  “因为他脸上的疤吗?这也是他心里最大意的,所以将军才去找女人!”

  “什么歪理,我不会原谅他这么做的!”红玉激动的说出心里话。

  “你是他的妹妹,不是他的妻子!我没听将军说他娶亲、订新的事?”

  红玉被这话吓了一跳,自己怎么把什么话都说出来了,她脸一红。

  “要你管!对了,初月呢?你把她怎么样了!”红玉瞪了一眼陈副将向内帐看了看。

  陈副将一笑,指了指内帐,说:“他一直在睡,我能把他怎么样?我可是正常的男人!”红玉一听,轻轻一笑,明白他在说什么。

  陈志明笑了笑说:“放心吧,我只是担心他一会儿醒了饿肚子,才将他带到我的帐中!红玉姑娘,你打算何时认将军,何时离开军营呢?”

  “你想赶我走,就去告诉他不就成了吗?”红玉赌气的说。

  “我没这个意思,红玉姑娘,我只是想,你一个姑娘住在军营多有不便!”

  “可是我担心我哥,看到他的脸我很痛心,你能告诉我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吗?”红玉忍不住心里难过,泪在眼睛里打转。

  陈志明望着这泪眼汪汪的美人,心也为之所动,忙递过手绢,说:“别哭,别让泪落下来,我慢慢告诉你!”

  看着红玉昂起头,陈志明走到桌案后,坐下来说:“我只记得我带的小队遭到伏击,周围到是敌人,我们的人一个个的倒下,活着的人都已成了血人,、眼看着逃出无望,这时,将军带着另一队人马赶来,可还是被敌人围着很难冲出去。将军和敌军一名将领交手时,被那人一刀划过脸,将军一剑刺进了他的胸膛。我们的援军赶到时,我在死人堆中找到了倒下的将军,当时他腹部插了一把剑,但我还活着,在包扎完之后,军医都摇头叹息,我们都意味将军没救了,可是他竟然顽强的活了下来。我当时守了他三天,三天他都晕迷不醒,一直高热不下。第四天我发现他一直紧攥的手松开了,手心里躺着一只珍珠耳吊。可能果将军的心上人送的吧。我怕丢了,就收了起来,当将军清醒这后,我去看他时,他正拿着镜子望着自己包裹着的脸。我将耳吊交给他时,将军把我的手拍开,耳吊落在地上。”

  陈志明想起当时的事,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将军从此之后,性情暴燥起来,他绝不无事生非,但是遇事十分的严肃,对错的事严惩,军营里的士兵都怕他。”

  听到陈志明说起张俊山可能有心上人,她心里开始不安起来。红玉心情低落的问:“那只耳吊就这么丢了吗?”

  “没有,我偷偷了起来,你是她的妹妹,就由你收着吧!”陈志明从一个木盒里找出那只珍珠耳吊交给红玉。

  红玉看着它,觉得耳熟,这不是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丢的那只耳吊吗?她记起来了,这是自己十四岁生日那日娘送给她的,怎么会在张俊山的手里。看这只耳吊,她心里好像蜜一样甜。

  “那个!我哥是什么时候开始找女人的?”

  “这!”张志明想了想说:“从他伤好了以后吧!”红玉心里气大了,心说:心里明明有我,还要找别的女人,大混蛋!你等着,我饶不了你,张俊山!

  看着红玉脸上紧皱的皱头,陈志明好奇的问:“红玉,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陈副将还有其他事吗?”

  “我觉得将军他恐怕是非常介意脸上的疤,怕心上人厌恶他,所以才想从其他女人那儿得到安慰吧!”

  “我看他是懦夫,大混蛋!”红玉忍不住气愤的说。

  陈志明一笑,说:“红玉,你不明白,这也是他的自卑啊!你想想要是你是他,你会怎么做?”

  “我!”红玉哑口无言的低下头,心说:是啊,要是我不是完壁之身,自己还会站在这儿说风凉话吗?

  陈志明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忙说:“天不早了,你快回军帐吧!”红玉忙站起来,她突然想起了初月,说:“那初月怎么办?”

  “放心,等一下,他醒了我送他回去!”

  红玉点点头,冲陈志明一礼,忙走出他的营帐。

  以后几天,红玉每次想捉弄张俊山都忍下来。每天看着他健健康康的在自己眼前,红玉心里非常的知足。以前的事还想他干什么,以后,会有机会惩罚他。

  红玉常常愣愣的望着张俊山好一会儿。当张俊山不经意的扫她一眼,她都会脸红心跳,不知所措。其实张俊山不过是很正常的、很习惯性的注意周围的一切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