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六十七章 酒晏

    

  酒晏上的客人,大多数是主人的故友和各派的代表人物,场非常的壮观。

  红玉看到这种场面时,两个字可以形容的心情“感慨”、“太有钱了!”

  而初月吃惊的望着那么人,那么多的桌椅,唯一想做的事是:“想睡觉!”

  庄主连云城夫妻和连君傲不断穿梭在人群中。

  初月是最后到的客人,她的出现也引来好奇的目光,因为她的位置是主人的旁边。同坐在这张桌上的还有李宏文和司徒明朗夫妻。

  李宏文心知他不是小蝶,还是忍不住看着她,而司徒明朗好奇的注视着李宏文好奇和初红玉责备目光打倒的初月。

  “起来!别趴在桌上,别人会觉得你对主人款待不满意呢!起来呀!初月!”红玉忍不住拽了拽初月。

  初月懒懒的坐直了身子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叹了口气说;“红玉,天黑了!”

  “嗯!”红玉不解的望着毫不精神的初月。

  “天黑了!红玉。”说着初月再次趴在桌上/

  “怎么了!”红玉不由担心的扶住初月,低声问:“初月?”

  “我……”

  “喂,小子,谁让你坐在这儿的,滚开!”连君傲厌恶的推了一把坐在自己座位旁边的初月。

  初月连人带椅车向后仰去。

  “初月!”红玉及时伸手拉住初月的手,这才免了初月的后脑亲吻地板。

  红玉脸一沉,“噌!”一下站起来瞪着一脸冷漠的连君傲,说:“这太过分了!这是你身为主人的待之道吗?”

  “哼!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做在我身边?”连君傲回瞪着红玉。

  首座上的众人都望向连君傲、红玉和一脸迷糊的初月。

  “君儿!住口!”连夫人略带温怒的瞪了一眼儿子,对红玉说:“真对不起,红玉姑娘,君儿他不善于和陌生人相处,像个别扭的孩子,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与他计较。在座的各位客人都是我们的贵客!你和初月也是!请原谅君儿刚才的失礼。”

  红玉瞪了一眼连君傲,冲连夫人福了福身,说:“庄主夫人言重了!”她慢慢的坐下来。

  连君傲狠狠的瞪了一眼微睁着眼的初月,心说:刚才好像听到,他说什么,天黑、睡觉……他不会真的要睡着了吧?

  红玉的心情很复杂,说句实话,今天有机会看到这么多的武林豪杰,最重要的是几位女侠女,她心里非常的兴奋,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和自己相比,但能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她们的风姿,这辈子都不会遗憾,可因为一点儿小事而离开的话,她真不舍得。

  红玉看着晕晕欲睡的初月,心说:初月也不知是怎么了?不过,她这些日子和初月相处,她还是知道初月不是有意这么做的,这是她的习惯一到天黑,初月就会睡,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会睡!

  “唉!”红玉轻叹着,心在左右摇摆着!她一抬眼,正看见连君傲那种厌恶的表情时,还是忍不住站起来,向连夫人恭敬的说:“连夫人,实在不想辜负您的一凡好意,但是我的朋友初月今天身体不适,所以,我们要先回房了!请愿见谅!”说着红玉挽住初月的手臂。

  “红玉姑娘莫急!”连夫人走过来,打量着无精打采有的初月,心想:也许也是个好机会!她说:“初月身体不适,要早请大夫瞧瞧是!君儿,还不快扶初月到陈大夫哪儿?”连夫人严厉的望着连君傲。

  “这怎么可以……”红玉担心的是初月的女儿之身,被人发现!

  连夫人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红玉姑娘,你一个姑娘怎么扶得住他呢,君儿是主人,客人有为难的事,他当然要帮忙,而且你也不知道大夫在哪儿?”连夫人转过脸,狠瞪了一眼连君傲,说:“还不快去!”

  连君傲忍住心里的暗火,站起来将初月一下抱起来,快步走去。

  “等一下,我也去!”红玉想追,却被连夫人一下抓住了手,红玉不解的望着连夫人,说:“连夫人!”

  连夫人微笑着,拉着红玉走到自己的坐位,让她坐下来,说:“红玉姑娘不必担心,你们可是我特意请来的客人,坐在我身边吧!”

  红玉愣愣的望着连夫人,不知她在打什么主意!回头望着已经没影的初月,心想:现在不是不要得罪连夫人为好,初月……她不安的坐在连夫人的身边。

  走到无人的地方,连君傲放慢的脚步。“看什么大夫,这家伙明明是睡着了!”

  连君傲听着初月均匀的呼吸声,心里更气!他沉着脸望着怀里的初月,心说: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哼!

  光顾生气了,连君傲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一段下台阶,一脚踏空,但对于他来说,就算是抱着初月,也绝对可以跃过去。可是,他存心想摔初月,于是就顺式倒下去,初月被他重得的压在地上。

  “呕!”顾忆蝶被压得一口气吐出胃里的东西。这下可好,顾忆蝶吃惊的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人后背上和自己的身胸前一片狼籍,而且酸臭难闻。

  “你这个混蛋!看你干的好事!”连君傲气红了眼,一把抓住顾忆蝶的衣领。

  “啊!”他厌恶的松开了手,并迅速点了顾忆蝶的穴道,他用顾忆蝶的衣服擦了擦手上恶心的东西,踢了一脚顾忆蝶,转身走了又走回来,后背上的潮湿感让他全身不舒服。

  在顾忆蝶的身边,他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担心的是:让娘知道自己将初月一个人扔在这儿,一定又念个不停,他真是怕了她……于是,弯腰将顾忆蝶抱起来。

  顾忆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自己吐了他一身确实是事实,也有些过意不去。如果不是被他点了穴道的话,顾忆蝶非常愿意跟他道歉,可是为什么要点自己的穴道?难道初月做了什么事惹到他了吗?顾忆蝶有些头痛,因为自己实在不知道初月做了什么?也担心眼前的少年会用什么方法对负自己呢?没办法!等等看吧!

  连君傲本想送初月回房,让仆人送洗澡水来!可又一想,不行!那不等于让别人知道自己被初月吐了一身!

  于是他迅速抱着顾忆蝶离开了飞云山庄,离山庄不远有一座山森,林子深入有一条小溪流,他将顾忆蝶扔在冰凉的溪水里,几下脱去了顾忆蝶的外衣和自己的外衣和上衣,光着上身蹲在水边将衣服上的脏东西仔细的冲洗干净直到没有异味为止,这才将衣服服凉起来。然后,他泡在水里洗了洗,这才走到顾忆蝶的身边,解了她的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