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六十八章

    六十八、连君傲

  顾忆蝶一下从水里跃起来,伸手一掌打向连君傲,连君傲的身子纹丝无动,而自己被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君傲弯腰低头靠近顾忆蝶,她以为他要非礼她,于是本能的伸手打向连君傲的脸,被他抓在手中。顾忆蝶挣不脱,生气的用另一只手推他,又被他抓住。

  连君傲没等顾忆蝶缓过神来,已经将她的双手臂交叉在胸前,双手握紧她的双手按在她的身后,让她动弹不得,轻轻一带,顾忆蝶已经在他的怀里。他低下头,顾忆蝶一愣,闭上双眼转过头去。

  “不臭了!”连君傲望着怀里的顾忆蝶,月光下闭着眼一付受死的样子,半面白细的脸,紧闭的双唇,光洁的脖子,还有对于挣扎阔开的胸口,微显的锁骨,再向下……明明是和自己一样的男人身,要是他还是忍不住想向下看。

  连君傲突然被刚才自己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有些不舍的松开了手,说:“我就不用脱你的衣服了!”推开了顾忆蝶,说:“不用谢我,你的衣服晾在那儿!”说着走到一边打起坐来。

  一阵微风吹过,顾忆是不由一哆嗦。她转身走开了段路,然后,顺着小溪水小跑,不久身上的衣服就干了。她也回到刚才的地方。连君傲已经生了一堆火。

  顾忆蝶走到火堆旁,火光下看了一眼连君傲的脸,只见他,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英俊、可爱的脸上一双大眼中跳动的火苗。她忙回收目光,望着火!

  “这是什么地方?是你带我来这的吗?”顾忆蝶打破他们之间的沉静。

  “这是飞云山庄的后山,我不是陌生的人,我……飞云山庄的少庄主连君傲,是……”他顿了顿,望着顾忆蝶的脸,突然想问自己:为什么不再那么厌恶他了呢?眼前的他除了是男人外,相貌俊美白细,目光温柔,语气平和!虽然一开始很失望,但和这样一个人……也许并没有那么糟糕吧!他鼓足了勇气,说:“能正式的告诉我,你的名子吗?”

  顾忆蝶犹豫了一下,说:“初月!”

  “你的家人在那儿?”

  “家人!姐姐和姐夫在赤市城!”

  “我家只有父母和我,没有其他的兄弟和姐妹!”连君傲有些别扭的低头说。

  顾忆蝶奇怪的望着他,问:“你在想什么?还是什么奇怪的事?”

  连君傲听顾忆蝶说到奇怪,他一愣,心说:是啊!是奇怪!他微笑着看着顾忆蝶,问:“你说,两个男人像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是不是奇怪的事?但一切都怪你!”

  “怪我!为什么?”顾忆蝶不解的问,心里却在想:一定是初月做了什么了不起事,不会是……顾忆蝶脸一红。

  “你……”连君傲当然看不到顾忆蝶脸红,他瞪了一眼顾忆蝶,说:“要不是你莫明其妙的咬了我一口,还喝了我的血的,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

  顾忆蝶一愣,心说:不是自己想得那样,可是为什么呢?说:“你是不是该把事情从头说清楚一点,不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我想我有权知道以后又会发生什么事,请告诉我,越详细起好!”

  连君傲冷静的望着顾忆蝶的脸,低头说:“这要从我娘的家族说起,那太长了,我只讲重点吧。按家族的规定,你喝了我的血,就是我的人!”

  “什么啊!”顾忆蝶不敢相信的望着他,问:“你开玩笑吧?那有这种事!再说了,你不可以拒吧!”

  连君傲一怒,说:“你是说要我杀了你?”

  “杀我!”顾忆蝶一愣,

  “不然,你杀了我!那是不可能的,以你现在的武功,是杀不了我的!”

  “你不会杀我吧?”顾忆蝶担心的望着他。

  连君傲一愣,望着她心想:是啊!自己从来都没想过要杀他,当初对初月出手只是一时气愤,下手重了一些,故意摔他,也是气愤!自己别扭罢了!可是从来不曾想过杀了他。按族规,是初月先咬他的,他不接受的话,可以挑战初月,亲手结果了他,事情就结束了。想到这儿,连君傲松了口气,也许这就是缘份吧,从小自己都不想喜欢任何人接近自己,原来是在等待这一刻的来临。

  “你说该怎么办呢?”连君傲忍着心中的悸动略带微笑望着顾忆蝶。

  顾忆蝶虽然看到他望着自己的眼光和刚才不同,也没多想,问:“你真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我娘已经知道了!看样子她并不反对我们在一起,而且她好像很在意你的朋友,说不定正打算让她和你一起嫁给我呢?”

  “啊!”顾忆蝶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不可能!小兄弟,不过,你娶不娶红玉和红玉嫁不嫁你,都不并我的事!我决不可能嫁给你,明白吗?”她顿了顿非常认真的说:“而且,你可以告诉你娘,说我已经有一个七岁大的儿子!一切都是误会!”

  “你说谎也要想清楚一点,你才多大,难道你八、九岁就结婚生子不成!”连君傲笑望着摸着顾忆蝶的头发。

  “我已经二十……不对……二十四岁,只是长得小而已!”

  “哈!哈!哈!”连君傲忍不住大笑起来。

  “喂!有什么好笑的!我儿子叫宝儿,再笑我可不客气啦!”顾忆蝶生气的说。

  “好!不笑!初月,你所说的这些,我娘是不会信的!她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你嫁给我,然后再给我娶二房小妾,替我们生孩子!”连君傲向顾忆蝶靠了靠,说:“初月,我不在乎有没有孩子,和我在起吧!”

  “停!我说过不可能!你最好记住!”顾忆蝶忙站起来。

  “我不介意你是男人!”

  “我介意!”顾忆蝶瞪着他。

  连君傲无耐的说:“这怕也由不得你,给你看一样东西!”他拉开衣领,露出左肩有,白细的肌肤上一块粉红的胎记。

  “鸟头!”顾忆蝶仔细看了看,说:“很漂亮!”

  连君傲摇摇头,好笑说:“一点想像力都没有,这是凤头。我是我娘唯一的孩子,娘把这个传给了我,所以我一定要遵守族规,不然,我会死!”

  “为什么?”

  “这,我也没听娘说清楚!”

  “真得假得?”

  “算了!我跟你本不相识,你坚持,我也不为难你,你会跟我娘说,不过,请你三日后再离开飞云山庄,在这三天里,不管我娘做什么都请你忍耐,只三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