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七十五章

    七十五、投军

  军帐内摆设十分的简洁,只有几个实用的家俱,红玉抬眼看到坐在桌案后的一名身穿便装的男子面前,低头施礼说:“广源城秦玉见过陈副将军!”

  陈副将军扫了她和初月一眼,问:“你和张将军是亲戚,将军不在军营,按军规不允许外人夜宿军营,本将军不能留你们,你们早点回平梁关,后日再来!”

  “这!”红玉有些为难。

  “不用担心,这一路到平梁关有士兵巡视,快得话,天黑前一定能赶回去!”说完陈副将不再看他们。

  红玉和初月无耐的走出军营,两个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言。

  回到平梁城,她们住进客本栈,红玉躺在床上翻来履去怎么也睡不着,她满脑子都是下午听到的那些话。红玉忍不住心烦的下床走到桌前,倒了杯水,她想也没想一口喝下,“扑!”一口哈喷出来。她这气就大了,红玉一把将桌上的水杯水壶推到地上,“当啷!”一声,水壶的盖掉了水撒了一地,也惊醒了顾忆蝶。

  顾忆蝶坐起来看着黑暗中抖动的身影,心里一惊,她走过来点着蜡烛。

  红玉背着光擦去眼泪。

  “为什么哭?”顾忆蝶静静的坐在红玉的对面问。

  “我没哭!”红玉低头轻轻吸了一下鼻子。

  “不说,我怎么帮你,红玉?”

  红玉心里一酸,刚止住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呜……呜……初月……”红玉趴在桌上大声的哭起来。

  严红玉家住在广源城外的一个小镇,家境富足,父亲严正安是个精明的生意人,母亲秦珠是一个武功高强的武林女侠,家中除了父母、严红玉外,红玉还有一个哥哥,是父母的养子叫张俊山,还有一个弟弟严俊泽。俊山和俊泽自幼习武,而且母亲还将俊山送去名山拜师学艺。但对于严家唯一的女儿,母亲却非常严格的要求她习文、弹琴和习舞。红玉不满但抗议无效,后来她偷偷习武,被母亲发现,结果被送出家门三个月。结果,她也就断了习武的念头。

  六岁的张俊山回为父母双亡,被严家收养。

  十一年后,张俊山替严父服兵役两年后,捎信说他已升为将军,镇守平梁关外,严家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很高兴。

  秦珠看着一天天长大成人的女儿,心里也明白女儿和自己心里隔着一堵由自己亲手筑起的高墙,可是她很爱这个女儿,不希望她走那条自己一直逃避的不归路。可是自己最终又能阻止得了吗?自从自己的身体上的印痕一天天消失的时候,她就知道命运的车轮已经开始转动,红玉是否能逃过这场劫难。她走到女儿的床前,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伸手点了女儿的睡穴。她拉开女儿的衣领,红色的“凤首”比以往更清晰了。秦珠无耐的拉好红玉的衣领。她握紧拳头,心说:不到最后一刻,我决不放弃!她转身离开了红玉的房间。

  从小到大在严红玉的心中都一直将张俊山当作偶像一样。张俊山大她四岁,相貌英俊,为人诚恳,尊老爱幼是大家公认的好儿子、好哥哥、好少爷!严红玉常常听到母亲跟哥哥说起某家来提高,某家请哥哥去府上,某家小姐怎么样。张俊山只是笑而不答。

  红玉记得,那天张俊山要离开时,十四岁的严红玉偷偷溜出来,一个人跑到离家很远的大路旁等着。

  看到张俊山远远奔过来的人影,小红玉忍不住眼泪“啪嗒”落了下来。

  张俊山看到低头站在路边的小红玉远远的就停下来,下马走到她面前,拉住她的手,一步步的向前走着。张俊山望着只到自己胸口的小红玉停下脚步,说:“红玉,我该走了!”

  严红玉甩开了他的手,看着张俊山策马远去。红玉“哇!”一声哭了出来。张俊山心里一阵季动,他拉转马头慢慢走回到红玉身边,坐在马上望着不断抽泣的严红玉,红玉仍然低着头,她转身往回跑。

  张俊山望着红玉的背影,心说:红玉,你是怎么啦?他策马奔向小小的身影,一个探身将红玉抱在怀里。

  红玉又惊又喜的又手紧紧的抱住张俊山的腰,说:“哥,我怕!”

  张俊山忙勒住马,望着怀里的红玉,说:“红玉,不怕!有哥在!”

  红玉将头贴在张俊山的胸口,问:“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嗯!最早要三年吧!”

  “三年,我就十七岁了?”

  “到时,红玉一定是咱们镇上最美丽的姑娘!”

  “我要做最美的新娘子!”

  “对,最美的新娘子!红玉,要嫁人的话,哥哥还真舍不得!”张俊山有些失落的说。

  “哥哥娶最美的新娘吧?”红玉眨着红红的眼睛望着张俊山。

  “当然!”张俊山想也没想的回答。

  “那好,我们说定了,哥哥,要记住自己答应的事!”红玉安心的微笑着说。

  两年后,十六岁的严红玉出落的更加强美丽动人,上门提亲的人挤破了门坎,父母私下定了门亲事,严红玉一气之下,离家出去之后,这才被人拐买到红楼,成了一名清观名妓。

  顾忆蝶听完红玉说完,站起来起向门口。红玉擦干眼泪望着她。“你还愣什么,还不去找!”红玉轻轻的一笑,“好!我们走!”

  一路打听,终于走到了“万花楼”,红玉使了点小钱打听到那叫吴艳娘的房间在什么地方,而且正接客呢!红玉和顾忆蝶摸到吴艳娘的房门口,从门缝看不到里屋的人,红玉一急,索性用小刀拨开门,大咧咧的走进里屋,顾忆蝶被她吓了一跳,忙跟进去。

  红玉怒瞪着双眼望着床上滚在一起的一男一女。床上的女人正是吴艳娘,她看到红玉吓了一跳,“有人!”她忙推开身上的男人拉好衣服,男的气愤的坐在床边望着不识实物的红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