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六十九章

    六十九、和红玉分开

  顾忆蝶不知道该怎么答应他,自己作不了主的事,让她怎么答应。

  “你让我想到一个人!”顾忆蝶静静的望着小溪。

  连君傲没有听到顾忆蝶说不!也就当他答应了!看着顾忆蝶,他想了想,说:“一个男人,一个好男人?”

  顾忆蝶看了他一眼,说:“衣服快干了吧?”

  连君傲懒懒的躺在地上,说:“没那么快!我告诉你,从我们一出山庄,就有一个武林高手远远的跟着我们,不知是冲你还是冲我!你武功不好,不要离我太武!”

  顾忆蝶一愣,下意识的扫了一下四围,她当然看不见。

  一个时辰后,连君傲拿着烤干的衣服,走到顾忆蝶的身边,蹲下来看着躺在地上,望着夜空的她,微微的扬着嘴角,心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么安静!

  “别睡着了!这里夜风很凉,回去吧!”连君傲说着把衣服搭在顾忆蝶的身上。

  “他走了吗?”顾忆蝶站起来问了一句。

  “没有!快穿上衣服!”他北着她穿好衣服。

  顾忆蝶穿好衣服跟着连君傲走向飞云山庄。

  “连公子能帮我找红玉吗?”顾忆蝶现在什么状况都不知道,她低头问。

  连君傲可不这么想,他把顾忆蝶的这个请求当做是不想和自己分开的理由,他心里一暖,说:“跟我来!”他带着顾忆蝶来到位酒晏上。

  这里,大多数的客人已散了,坐在首桌上的李宏文和司徒明朗夫妻正和庄主、庄主夫人告辞。

  连君傲和顾忆蝶走过来。红玉一看到顾忆蝶高兴的走上前,拉着顾忆蝶的手问:“初月你没事啦?”

  “没事!”顾忆蝶微笑着说。“红玉我们也该回去了!”

  红玉看到顾忆蝶和连君傲平静的走在一起,心里放心不少,她点头,说:“好!我们去和庄主和夫人说一声吧!”红玉拉着顾忆蝶的手走过去。

  看到李宏文的一瞬间顾忆蝶一愣,但很快恢复过来。李宏文回头望了她一眼,顾忆蝶本能的一低头,不敢再看。

  见到李宏文就不难猜那跟踪自己和连君傲的是谁,她现在真想马上离开,但想起答就连君傲的事,她现在想起来真有些反悔,但细想想,如果李宏文认出自己的话,怕是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来抓她,可是……难道认为自己不是顾忆蝶,顾忆蝶不由抬头望了一眼已经走远的他,心里不再像刚才那么急燥。

  连君傲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顾忆蝶,顾忆蝶望着李宏文的表情,他都看在眼里,心里一紧。

  顾忆蝶和红玉走到连庄主和连夫人面前。

  “初月,没什么事吗?”连夫人亲切的问。

  顾忆蝶忙一礼,说:“让您担心了,初月没事!”

  “没事就好!对了,红玉,我有一个不请之请,你能否答应我呢?”连夫人认真的望着红玉。

  红玉一愣,忙说:“夫人,请说!只要红玉能做的一定尽力而为!”

  “是为样,我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一直想要一个女儿,今天见你心里十分的喜欢!我也没有其他设望,只想红玉这几日陪我,可好!”连夫人拉着红玉的手问。

  “哦!”红玉愣了一下,回头望了顾忆蝶一眼,顾忆蝶只是微笑,没有说话。

  “那个,夫人的好意,红玉……遵命!那明日红玉一定……”

  “不用明日,庄主他这几日都在练功房,红玉今天就陪我住吧!我刚才还在想,因为没有多余的房间,让你和初月一个男子住一个房间确实不托,这样正好!”

  “啊!夫人!”红玉被连夫人这么一说,有点脸红,虽然明知道初月是女子,但是被人误会的话,还是心里怪怪的,想想连夫人这么说,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不能说初月是女子的事实,不能说自己和初月……红玉无耐的点点头。

  顾忆蝶也是一愣,是啊!在别人的眼中,自己和红玉住在一个房里,又不是兄妹,是会让人误会。

  “真好!女孩就是贴心!初月,我把红玉带走了!”连夫人微笑着望着顾忆蝶,顾忆蝶点点头。

  看到红玉和连夫人转身要走,突然顾忆蝶想起了什么,忙叫住红玉,不好意思的问:“红玉,我……忘了我住哪儿?”

  没等红玉说话,连夫人接着说:“你就住在君儿的隔壁!君儿会带你回去的!我们走吧,红玉!”连夫人说话时,瞟了一眼一旁的连君傲,连君傲哪有不明白她的意思,脸上没有表情,但心里是乐得!连夫人拉着红玉的手,好像怕她溜了似的走了。

  连庄主望着连夫人走远,这才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顾忆蝶,上午见到她的时候,并没有仔细的看清楚眼前的少年,当时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现在站在眼前的少年,却让人有一种迷一般的感觉。他慎重的望着顾忆蝶,说:“虽然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还未正式的介绍,本人是飞云山庄庄主连云城!欢迎你来飞云山庄!”

  “在下初月,感谢连庄主和夫人对我和红玉的厚爱!”顾忆蝶非常有礼貌的回礼。

  连云城一笑,说:“初月公子,不要客气,就当这时是自己的家就好!”

  “多谢庄主,初月告辞!”

  连君傲冲父亲一礼后,跟着顾忆蝶离开了。

  送顾忆蝶走到她的房门口,顾忆蝶谢过他,正要关门时,连君傲突然问:“你……和白天的初月不同,为什么?”

  顾忆蝶一愣,抬头望着连君傲,问:“什么不同?”

  连君傲一笑,说:“感觉上很不一样,只是随口问一下,晚安!”

  顾忆蝶有些吃惊的关上房门。

  第二天一大早,小千就来敲初月的房门。

  初月捂着肚子打开门,问:“小千,什么事啊?”

  小千好笑的望着初月,福了福身说:“初月公子,你怎么啦?”

  初月不好意思的说:“我饿了!小千,红玉在哪儿?”

  “红玉姑娘跟我家夫人正等你和少爷去吃早饭呢!说不要误了武林大会的开幕式!”

  一听到要吃饭,初月精神振奋起来,说:“好!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初月拉着小千的手。

  小千一愣,脸一红,说:“月公子等一下,小千还得去叫少爷!”

  连君傲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了一眼初月和小千,望了一眼初月的手,说了一句:“还不走!”

  小千吓了一跳,忙挣开初月的手,说:“是!少爷!初月公子请!”初月忙跟随在小千的身后,走在连君傲的身边。

  “连公子,早!”初月先有礼貌的说。

  连君傲点了点头,没吭声。

  武林大会设在飞云山庄外的一片平坦的空地上。正中建好的一座一米高、五米见方的的平台四周是三米宽的水池,看到这样一个比武擂台,很多的武林人都好奇的议论着,猜测着现任的武林盟主建这样一个前无古人的擂台是因为什么原因?还是有什么机关在里面呢?其实建这样一个擂台完全是连夫人的主意,她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安全第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