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五十八章 陈府的寿宴

    

  “这是谁呀!真是!红玉你这次出走,都认识了什么人呢?”刘双双一边说一边走进房间。

  红玉刚收好银子,若无其事的坐在梳妆盒着顺着未干的头发。

  刘双双看惯了她这幅冷面,也不多间。直接入主题说:“你出走这两天,可忙坏了妈妈我,这儿有两张请你过府献艺的单子,我接了两张,一个是陈永福陈老爷的寿晏,就是明天。八号是郭大人请客,指名点你。今天晚上,你亮个彩,就可以休息,好啦!妈妈回去了!”

  刘双双转身出了红玉的房门。

  红玉从铜镜中看了刘双双出了门,她走到床前倒到就睡,一觉到天黑,她这两天真累坏了!

  初月因“济世草堂”呆了一会儿,又跑到街上溜达!直到天黑,她才回到草堂,吃过饭,天一黑,初月就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初月醒来,吃完饭就跑到红楼摸进了红玉的房间。

  “哇,香!红玉你什么这么香!”初月闻了闻/

  “我要外出,你到别处去吧!”红玉轻轻描了一下眉毛。

  “你要去哪儿?”初月好奇的问。

  红玉看好似单纯的初月,她转念一想,不妨带她一起去,说不定……,“我要到大财主陈永富的寿宴上去献艺,没时间关照你……”

  “我也想去看看,红玉你带我一起去!”初月恳求着说。

  红玉有些为难,“这不行,你又不是红楼的人!”

  “有什么关系,你不说谁知道!”

  “妈妈知道!”

  “不让她看见不就行了!”

  “这!”

  “红玉!”初月执着的望着红玉。

  “这!”红玉投降的白了初月一眼,说:“你去行,可不能害我!我有两个条件!”

  初月兴奋的满口答应,“你说,你说!”

  “第一,你得扮成小丫头!”

  “好!”

  “第二,一切听我的!”

  “好!”

  红玉无耐的摇摇头,问:“你叫什么,住哪儿?家里还什么人?”

  “我,我叫初月,就住在济世草堂。有姐姐和姐夫。”

  红玉一愣,又问:“没听说沈大夫有亲戚?”

  “以前没有,我刚来!红玉,我穿什么衣服?”

  “啊!”红玉重新打量了一下安月,心里担心是否该这么做,但是此刻看初月的兴奋劲,也不容她反悔。算了!自己不过为自己打算吧了!也未必会发生什么事!她自己我安慰的想着。

  沈大夫是这一带有名的好人,红玉也让沈大夫看过病,所以心里有那么一点愧疚,在红玉看来初月的相貌绝不比自己差,如果……她细心的为初月妆扮丑一点儿!

  在指定的路口,红玉让初月上了马车,马车上还有一个丫头小青草和负责带路的刘双双的手下牛六。

  第一次坐马车,初月好奇的看着窗外。走了好长一段路,马车停了来,红玉拉住初月的手,低声的说:“一定要听我的,要是你出错,你、我和小青草我们都完了!”

  “什么完了?”初月不解的问。

  红玉脸一沉,说:“比如,被关起来,没饭吃!不有被人打耳光!”

  “这样啊!明白了!放心红玉,一切交给初月好啦!”

  

  “天呢!”红玉这个头大!“住口!再说,我现在就踢你下去,一会儿,我叫你时,你要听我的,我不说话,你看着小青草,她做什么你跟着做什么!明白吗?”初月认真的点头。

  牛六恭敬的放下木凳监视着红玉她们走进陈府。

  陈府内早已热闹非凡,一片喜洋洋。

  在红玉到后不久,陈府上下正式开式贺寿。六十岁的寿星公陈永富端坐在正位,接爱着众人的祝寿礼。红玉也代表红楼拜过寿星。酒晏上,节目一个接一个,大家喜笑颜开。

  当红玉手持琵琶走上舞台,台下一片掌声。红玉一段轻唱手起琵琶声声入耳,一曲“麻姑献寿”搏得重彩,红玉在掌片中走下舞台。

  做为献蕊的清观,寿星特意命人请红玉坐在首桌上,坐在陈三公子的旁边。陈大公子和陈二公子有些不快。陈三公子只是冲红玉点点头示意后,就再没看红玉一眼。

  红玉不依为然,站在一旁的初月眼看丰美味而无法下手,她拽了一下红玉的衣袖,红玉摇了摇头,示意她随意吧!

  初月悄悄的开了,在院中转了一转,没打到空位,她就溜到了厨房。在厨房里大伙都忙团团转根本没人理会她的存在。

  初月看到什么就捍一点尝尝,三十几道菜,她几乎呼遍了。初月拍拍肚子,开心的不得了。

  “喂,你过来!你这个丫头,偷吃也吃饱了吧!干活去!”一个管事将一个食盒交给初月,说:“记住啊,后院,第三个小院,一楼第五个房门,你进去将菜放好!出来进关好门”。

  初月一口应下来,她果真按管事的所说,将菜放好,但她刚要出门时,门口有人说话。

  “红玉姑娘,真不好意思,我家三公子就是个木头,这是小妹出嫁里的房间,你换一下衣服吧!”说话的是陈二公子的小妆,她推开门,红玉走进房间后,她说:“姑娘,我就在门外看着,你动作快一点儿,不然老爷不知要念三公子多久呢?”

  红玉心说:关我什么事!捣霉!无缘无故被人拨了一身酒,又不能驳了主人的面子。换衣服!红玉走进屏封后,迅速脱到了衣服,换上干净的新衣。

  初月就站在屏封的一个拐角,红玉看不到她,她可是对红玉一览无余。她正好笑着一饱眼福,她突然想吓一吓红玉,手臂撞了一下屏封。

  “谁!”红玉惊慌的整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走出屏封。

  “红玉姑娘耳力还真好,我才刚一进屋,就被姑娘发生了!”陈二公子将门关好,微笑着一步步走向红玉。

  “二公子,怎么来了!我已经换好了!二公子,请!”红玉正要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