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五十六章 初月

    

  “兰儿!快看!有人浮出来了!”沈良吃惊的望着一个人浮出水面。

  “哪儿!相公。啊,真的!”秀春也吃了一惊,望着那人慢慢的漂近岸边。

  沈良走过去,他又惊又喜的对身后的秀春说:“兰儿,果然是她,真是奇迹啊!快,我们马上带她离开!”

  “嗯!”秀春帮着沈良背上顾忆蝶三个人迅速离开了。

  回到家,“相公,她还没醒!”秀春紧张的望着沉思的沈良。

  “我也奇怪,她表面上很正常,但心脉很弱,我在想也许正因为她的脉弱,整个身体反应迟钝,所以才会中迷香后,无法正常的醒来!”

  “那么,会影响她的身体吗?”

  “不会!你放心!她一定会好的!”沈良安慰妻子说。

  “相公,她真是救过我的那个小公公吗?看上去挺像!”

  沈良一笑,说:“等她醒了,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半夜里,顾忆蝶睁开眼,眼前不再是漆黑一片,隐约,她看到的是简朴的家俱,她慢慢的坐起来。

  望着窗外的夜,她光脚下了床,走出小房,站在小小的院中,望着天上的新月,她站了很久、很久,直到黎明时。

  “吱呀!”一声正房的门开了秀春站在门口。

  “啊!相公快来!”秀春一边喊一边喊,她几步走到顾忆蝶的身边,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姑娘!姑娘!”

  沈良匆忙系好衣服,从地上抱起顾忆蝶走进偏房,将她放在床上。

  “相公,她不会有事吗?”

  沈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奇怪的说:“没事啊!兰儿别扣心,她只是睡着了!奇怪,我也是习武的人,她什么时候走到院里的呢?”

  秀春松了口气说:“没事,我就放心啦!我去煮饭!”

  “好!我去查一下昨天的药草!”说着两个人各忙各的。

  大约半个时辰后,天已经大亮,太阳一点点儿的升起来。

  “啊!”顾忆蝶揉着左边的屁股从床上坐起来。她眨了眨双眼,抬手左右揉了揉眼,她惊讶的望着双手,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叫了一声:“啊!……”

  秀春和沈良听到惊叫后马上冲进房来。

  “怎么啦?”

  “发生了什么事?”沈良和秀春紧张的跑进来问。

  顾忆蝶抬头愣愣的望着他们,见他们紧张的望着自己。

  她嘴巴张的大大的问:“你们……你们……我真的活着吗?”

  秀春和沈良松了口气望着发愣的顾忆蝶,沈良说:“你命可真大!姑娘,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顾忆蝶摇了摇头。

  “一点儿都不记得!”

  她又摇了摇头。

  “相公,别问了!这姑娘也饿了几天了!先喝口水,我去给你端饭!”秀春走出去。

  “姑娘!”顾忆蝶上下打量一下自己,说:“我怎么穿成这样!真难看!”

  沈良在一旁注视着她。

  “喂!我可以和你换一下衣服吗?”顾忆蝶认真的望着沈良。

  “这!对了,在下沈良,姑娘你叫什么名子?”

  “初月!我的名子!”顾忆蝶……不,现在的人不是顾忆蝶了,而是自称是初月的奇怪女孩。

  “初月,好听!今年有十七岁吗?”沈良奇怪的望着初月问。

  “不知道!沈良,你换不换?”初月不耐烦的皱着眉头望着沈良。

  她的说话的语气让沈良摇了摇头,说:“一个姑娘要注意说话的语气!”

  “姑娘,是说我吗?”初月好奇的问。

  沈良被她问得一愣,心说:该不是在棺材中大脑受伤,性格分裂了吧!这可是个特别的病人,而且还是少见的病症!

  “喂,你发什么呆,我要衣服……”

  “衣服是有,我得回房去取,你在这儿等我!”沈良转身回自己的屋。

  初月高兴的左看看,右摸摸,她将外衫脱了下来,而且是那件“五彩霞衣”,她旋转了一下,然后伸展四肢,开心的低念:“我活了!我活了!”

  沈良拉住秀春,说:“来!兰儿,我有事跟你说!”

  秀春奇怪的被他拉进正房。

  “怎么了,相公!”

  “兰儿,那姑娘虽然醒了,可是精神出了差错!”

  “什么差错啊,我看她好好的!”

  “人格分裂,不正常的正常,她可能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个性,也可能非常的极端,兰儿,我对这个病没有丝毫的把握,可是放任她到外面,不知道会惹什么祸!”沈良担心的说。

  “既然是病,你不是大夫吗,是不会听之任之,兰儿明白!”

  沈良窝心的一把抱住秀春说:“兰儿!”他低头吻向秀春的嘴唇。

  “喂!你不是要给我取衣服的吗?姐姐的嘴好吃吗?”初月好奇的站在两个不知所措的当事人面前。

  沈良的气愤,秀春的娇羞,而且初月毫无心样的笑脸。

  “我们是救了一个祸害回来了吗?”沈良叹了口气,问秀春:“兰儿,你那身男装先给初月吧!她认为自己是男子!我要吃饭!”说完无耐的走出正房,又不放心回头看了一眼初月。

  秀春并不介意,“你等一下!你叫初月,好可爱的名子啊!我叫周惠兰,刚才那个是我相公沈良,你以后就叫我姐姐吧,也别老喂喂,就我相公姐夫,好不好?”

  初月不懂的问:“姐姐,你叫周惠兰,姐夫可以吃姐姐的嘴,初月也可以吃吗?”

  秀春一听,忙摇手说:“这可不行,初月!”

  “为什么?”

  “这!我和他是夫妻啊!”秀春一边思索一边说:“而且只有相互喜欢的人才可以让他接近自己,知道吗?你现在不懂,有一天你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就知道了!”

  “我喜欢姐姐,姐姐喜欢姐夫,所以只能给姐夫吃,是这样吗?”初月认直的说,这让秀春有些尴尬。

  “好啦!我给你找衣服!”

  初月注视着秀春的一举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