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五十五章 被擒(上)

    

  迎面几匹马飞奔而来,顾忆蝶只觉右腿突然一软,她的身子由于惯性后前冲去,她翻过身来护住怀里的宝儿,倒地上。她不敢有半点的迟疑跃起来拖着那条发软的腿继续向前走,左腿被绳索缠住。

  “啊!”顾忆蝶惊一声,倒在地上,宝儿已经被黑衣人抢去了,她突然头一晕,在她闭上眼的一瞬间,她看见那个抱着宝儿的黑衣人倒下,李宏文抱着宝儿冲向自己,她安心的沉沉的闭上了双眼。

  黑衣人越聚越多,李宏文只好抱着晕迷的宝儿在张云扬和几位侍卫的保护下先离开。黑衣人也没的追,他们迅速的离开此地。

  “报左堂主,这个女人果然是楼主要寻找的人!”

  “嗯!马上送到总坛!”

  “左堂主,现在官府正派出大批的侍卫和衙役四处搜查,大路口和港口都有严密的检查,夜里也不松懈,您看?”

  那个左堂主想了想,说:“你去订一幅棺木,按这个样子做!该怎么做你心里明白!”

  “是!”一个仆人打扮的人迅速离去。

  “你去寻一具尸骨,越久越好!明白吗?”

  “是!”另一个仆人也离开了。

  “你们四个留下,其余人隐藏,悄悄的跟上来!”左堂主说。

  “是!”众人散去。

  大路上,一个车夫赶着一辆大马车装着一幅棺木,前后八个家仆不紧不慢的走向叉路口的一队官兵。

  “停!停!检查!”一个衙役站在路当中。

  “吁!”车夫停好了车,满脸笑容的走到衙役面前,问:“官爷,什么事啊?”

  “检查!你车上装得是什么?”衙役围着棺木转了一圈,打量着八个仆人,问:“他们是什么人?你们又是往哪儿去?”

  “这不明白的吗,棺材啊!客爷,我是他们雇来的车夫,将这棺材送到赢口城去,说是这是位他们主家的老祖父,早年克死异乡,现在才有机会将他送回故里!”

  衙役将信将疑的说:“我不知道这是棺材吗?我问是里面装得是什么?”

  “您说笑了,里面当然装的是死去的人!”

  “既然是死去的人,他就不会有意见让官爷看一眼,打开!”衙役仔细的观察着车夫的一举一动。

  “这!”马车夫为难的望了一眼站在棺木左边的人,见他没有反应,他这才说:“好!不过,您可快点,怎么说看死人总是晦气啊!”

  “少废话,打开!”后面的两个仆人慢慢的将棺盖推开了一条缝,衙役上去仔细看了看,他点了点头,说:“好啦!走吧!”

  几天来,运送棺木的这伙人,一路上经过了几次盘查,都安全的通过了。

  前面是有名的赤市城码头。

  “今天就在这儿住一晚,明天租船直到南湖!”左堂主对手下说。

  “是!”几个人就进了家大客栈“福家客栈”。

  热情的店伙计一看到众人走进来,忙上前招呼,“客宫住店啊!请将马车交给我,我一定会将您的马儿喂好的!您们几位先进店坐!”

  左堂主瞟了眼店伙计,对他说:“先停在这儿,等订好房间再说。!”

  “是!是!您先忙您的!”店伙计又跑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一个仆人走进客栈,跟掌柜的说:“掌柜的三间一楼的客房!”

  “真不巧!客官,一楼只剩一间,二楼刚好有两间刚空出来的房间,二楼既宽畅又明亮。”

  “好!我们住下了。”那仆人预付了一些定金,掌柜的让伙计带着他去看房间。

  马车和棺材停放在车篷下,两个仆人寸步不离的守在棺材旁,其他人刚去吃饭休息。

  天已经黑下来,一个黑衣人从棺中抱起顾忆蝶,迅速来到二楼一间房里,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左堂主走过来,轻轻的搭了一下她的脉,一会儿他眉一拧,站起身来。说:“快去请大夫来!”

  不一会儿,大夫请来了!这人正是从皇宫里带走秀春的御医沈良。当他看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顾忆蝶,就觉得面熟,诊脉的时候不由多看了几眼,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他只好专心的诊脉,然后说:“这位姑娘身体并没什么大碍,可能是吸入了过多的迷香,再加上心里受到创击,所以身体处于休眠,现在用药也无用。不过,她会自己好起来的!”

  “谢大夫!您这边请!”左堂主恭敬的将沈良送出门。

  沈良收了诊金回到家,看到妻子秀春时突然一拍脑袋,说:“想起来了!原来是她!”

  “什么是她?相公说谁呢?”秀春好奇的问。

  “兰儿,你还记得上次在宫里受伤,背你去我哪儿的小太监吗?”

  “有些印象,怎么啦?”

  “刚才我出诊,病人是个姑娘,模样和那小太监一模一样!我看没错一定就是她!”沈良更确信的说。

  “你说她是个姑娘,姑娘!那她怎么在这儿出现?相公,她什么了什么病?”秀春不由担心的问。

  “病!没有?我闻到的是迷药,重点不是这儿,我感觉她好像在沉睡!”沈良仔细的想了想。

  “我怎么听不懂!那她不会有事吧?”秀春不由担心起来。

  浓良摇摇头,说:“不清楚,我看站在房里的三个都是仆人的打扮,看样子并不像是奸诈之辈,而且十分在意那位姑娘,希望她不会有什么麻烦?”

  “左堂主,属于觉得那个大夫有点可疑!”一名手下说。

  左堂主望着说话的马亮,问:“怎么说?”

  “可能是属下多疑了!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马亮担心的望着左堂主。

  “嗯,马亮,去休息一下,二个时辰后我们出发!”

  “是!”

  天一亮,沈良就来到“福家客栈”他找了一遍,也没见夜里的那班人,他一打听才知道,那些人天刚亮就走了。沈良心里更加担心起来。但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报官了。

  得到报案后官府马上分兵两路搜寻。

  一大早,驶出码头的船只有二般,官船速度很快,搜完后面的船,直逼前面的商船。

  “左堂主,官船是冲我们而来的,怎么办?”马亮紧张的望着官船

  “别慌,备好武器!”左堂主冷静的说。

  “前面的船停下来,等侍检查!等侍检查!”官船上的衙役冲商船大声的喊着。

  船家忙停船,“官爷,您辛苦,我这船上共载了八名客人和一幅寿棺,您看!”船家将衙役带到寿棺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