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三十九章 鬼异的五彩霞衣

    “没……没有!算了我们干嘛老提它呀!……”以后马泰说了什么,顾忆蝶没听清楚,她心里想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五彩霞衣”她是穿过的,感觉很舒服!可是为什么兰妃穿上后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五彩霞衣”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吗?而且糟糕的是这可是皇宫,发生了这样的事,皇上会怎么做?罗刹门会怎么样?

  顾忆蝶摇了摇头,心想: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喂!顾兄弟,你在想什么呢?”马泰轻轻推了一下发愣的顾忆蝶。

  “没什么!我在想你刚才说的鬼什么的事,有些担心!”

  马泰爽朗的笑声来,说:“啊!顾兄弟也怕那玩意,说实话,我也有些担心!”

  深夜里,顾忆蝶悄悄的来到“幽兰小筑”,见院门口挂着白色的灯笼,她躲过了巡逻的侍卫,看了一眼坐在门口已经熟睡的两个小太监,她小心的走进了院里,慢慢的走到正房外。她此时也很害怕,不是怕鬼,而是怕被人发现。

  有人在哭泣,顾忆蝶躲在窗外向里望,烛光下只见秀春和沈大夫站在兰妃的身边。

  “小春,怎么为发生这样的事!中午时你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小春,都是姐姐不好,害了你!”秀春握着兰妃冰冷的手哭诉着。

  “兰儿!”沈大夫扶住不断颤抖的秀春,说:“兰儿,不能怪你,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小春她有今天也是命!”

  “沈大哥,她是我妹妹,要不是为我,她也不会被父亲逼着冒我的名,变成现在这样!”秀春摸着兰妃的头发难过的说。

  沈大夫搂紧秀春,淡淡的望着平静的兰妃,说:“算了!兰儿,我们也该离开了!”说着沈大夫揽着秀春将她拖出屋外。

  顾忆蝶看着沈大夫抱着秀春走出大门。对于他们刚才所说的事,她不太明白,但那是别人的事,她不感兴趣。

  顾忆蝶悄悄的走进房里,正堂中间放着一张长案,上面供着兰妃的画像和一些精美的糕点和果品、香烛!

  守夜的两个小宫女和小太监倒在一旁好像是睡着了。

  顾忆蝶走到兰妃的身边,烛光下,平静安详的兰妃躺在鲜花丛中,很凄美和孤单。

  顾忆蝶仔细观察着兰妃,此时的“五彩霞衣”完全被穿在身上的华衣所掩盖住。顾忆蝶,轻轻的拉开兰妃的衣袖,一段鲜血的衣袖露出来。

  果然如此,她疑惑的望着那片鲜血,她好像看了血衣在浮动,她忙收回了心神。

  她伸手摸向血红的“五彩霞衣”,就在手指触到“五彩霞衣”的一瞬间,只见血红的流体顺着她的手指飞快的滑向顾忆蝶的手臂,吓得她慌忙后退了两步,用力甩了几下,血红如抛物线一样划了一个弧度,消失在顾忆蝶的衣袖里。

  顾忆蝶忙拉开自己的袖子,那件血红的霞衣紧贴在自己的身上,她被吓愣住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当顾忆蝶回神再看兰妃时,只见兰妃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胸口微微起浮着,顾忆蝶没再犹豫马上离开了“幽兰小筑”。

  回到自己的房间,顾忆蝶解开外衣,才发现血衣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包裹起来。她恶心的想拉开它,可是不管顾忆蝶用多大力的拉扯,它仍会恢复原样。顾忆蝶气馁的坐在床边。

  “娘,你在做什么?”宝儿从被里坐起来,揉了一下眼睛问。

  顾忆蝶忙收好外衣,微笑着说:“没有啊!宝儿快睡,我也正要睡!躺好!”说着她合衣躺在宝儿的身边。

  宝儿伸手抱住顾忆蝶的手臂又睡着了。顾忆蝶心里别扭根本无法入睡。

  第二天一早,兰妃死而复生的事,传遍了整个皇宫。而“五彩霞衣”的神秘失踪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过,皇上在听侍卫报告时,杜一雄禀报说:“盗衣人手法实在无法想象,兰妃的身体没有丝毫的移动,外衣没有动过,卑职无能!”

  王太医禀报说:“兰妃娘娘现在除失血造成在旋晕外,身体基本没有问题!”

  “失血,朕很奇怪,难道那‘五彩霞衣’吸人血不成!”皇上疑惑的望着在场的侍卫和太医。

  王太医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没吱声。杜一雄回话说:“回皇上,衣服吸血这件事实让人无法相信,卑职记起当日玉门主说过,那个‘五彩霞衣’是先祖遗物,并非什么人都可以穿得上,也提起他并未见过有人穿上过它。”

  “朕记得了,这样吧,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处理,关于‘五彩霞衣’的下落,朕要尽快知道它的下落?”

  “是!”杜一雄施礼后退了下去。

  两天来,侍卫位在宫里各处寻找“五彩霞衣”的下落!

  顾忆蝶一方面躲着侍卫,另一方面想方设法除去身上的血衣。她什么办法都用了都无效。

  顾忆蝶不知道不觉就走到了天牢门外,她远远的望着守备森严的天牢,顾忆蝶鼓起没有勇气想自己怎么才能进去,因为在这个宫里现在只有玉林龙可以帮她了。

  几天来顾忆蝶都远远的望着天牢,实在找不到机会可以进去,心说:真非要去见他吗?如果不去,以后会不会每天作恶梦啊?唉!怎么才能进天牢呢?

  顾忆蝶再次站在天牢外远远的望着天牢的大门。

  这时一个太监拿着食盒走到天牢门前,将腰牌一递,守卫看了看,就放他进去了,顾忆蝶眼睛一亮。

  傍晚时,顾忆蝶从厨房里偷来的一把小刀藏在衣袖里,悄悄的跟在那送饭的小太监身后,她心想着:上天保佑我可知万别出差子!前面的兄弟,你最好不要反抗……,眼看着前面就到了她选定的地点,那儿这个时候决不会有人经过,也就不会有人发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