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四十六章秦瑾之死

    柳媚儿一惊望了一眼望着自己微笑的丈夫,忙上前冲余东一福身,说:“媚儿多谢先生对我夫妻的大恩!”

  余东回礼,说:“嫂夫人,不用太客气!余东也要感谢王爷对余东的知欲之恩呢!”

  “一家人,不用太客气了!余东!我还没有跟你介绍,这是我的侄子,当今太子司徒子喻。”

  余东一礼,恭敬的说:“草民余东拜见太子殿下!”

  太子喻双手相扶,说:“先生不必多礼,你是二叔的义弟,也就是子喻的长辈!请叫我子喻,就好!余叔!”

  “不敢!太子殿下……”

  司徒明朗轻拍了一下余东的肩,说:“余东,你就不必再推脱了,来!大家都坐!”余东点了点头。

  太子喻眼睛盯着余东看着。

  “咳!”司徒明朗咳了一声,说:“子喻,你在想什么呢?”

  柳媚儿微笑着望着太子喻。

  余东有些不自在的望着太子喻。

  “哦!先礼了,余叔!我在心里比较,余叔,请恕子喻无礼,你的相貌在我所见过的男子中数第二!”太子喻端祥着余东的脸说。

  余东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司徒明朗也跟着注视着余东的脸,有趣的问:“子喻,谁是第一,不是叔叔我吧?”他摸摸自己的下巴,暧昧瞅了一眼身边的柳媚儿。

  “您第四!”

  “噢!那我到想听听谁排第一、第三?”

  “罗刹门门主玉林龙,前几日来到皇宫,我和他有一面之缘。第三位是我父皇!”

  “玉林龙,不是很有名!”司徒明郎认真的想了想。

  柳媚儿轻轻的说:“玉林龙是现任罗刹门门主,罗刹门已有六十年的历史,自立派以来很少参于门派之间的是非,江湖人也少人见过此人。”

  司徒明朗点点头,伸手握住柳媚儿的手,说:“算了,我才懒得理这些事!夫人,余东在王府住一阵,你安排一下,我要先去敬见皇兄!辛苦你了!”

  “好!我这就去安排!”

  司徒明朗和余东说了几句话后,就带着太子喻进了皇宫。

  当震远王司徒明朗和太子喻一进皇宫,立即有侍卫跟上来。

  司徒明朗马上查觉得气氛紧张,他警觉着,仍然和太子有说有笑一起来到御书房外。

  听到执事太监禀报:“禀皇上,震远王爷和太子殿下在御书房外求见!”

  皇上放下手听笔,高兴的说:“让他们的进来!”

  “传震王爷和太子殿下进见!”

  不一会儿,震远王司徒明朗和太子喻走进来,他们行了大礼后,皇上已经站在他们面前。

  “皇兄,一向可好!”司徒明朗望着皇上微笑着问。

  “二年不见了,二弟,真是强壮了不少!”皇上微笑着一拳击在司徒明朗的左肩头说。

  司徒明朗揉着左肩,拧着眉,说:“皇上,我这身体没有被敌人打倒,可差点被您的铁拳打散了!饶命!”

  “少装算了!”皇上和司徒明朗正式的一碰拳头,接着拥抱了一下对方后,哈哈大笑起来。

  皇上双手扶着司徒明朗上下打量着他,说:“二弟,边关的事辛苦你了!大哥谢谢你!”

  “大哥是君,兄弟是臣,保家为国是我的责任!”司徒明朗握住皇上的右手说。

  皇上微微点点头,说:“好兄弟,来快坐!子喻你也坐下来!”

  “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我猜不会跟子喻有关吧?”司徒明朗望了一眼太子喻。

  皇上也望着太子喻。太子喻望着他们,心里一直在念忘记忘记……可心里总觉得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是这样,秦贵妃的妹妹秦瑾,今天上午被发现死在清水河边,而太子身边小太监在那附近被抓!”

  “皇兄,您是说子喻他被怀疑是凶手?可是子喻为什么要在宫里对重臣之女下杀手呢?”

  “仵作证实秦瑾已经有孕!”皇上说着注视着一旁的太子喻。

  “啊!”太子喻一惊。

  但司徒明朗不以为然的说:“就算是她怀孕,也没必要杀人呢?真是让人想不通!”

  皇上也点点头,说:“问题是当时没有其他人证在,而太子身旁的福来又神情慌张!”

  “这也不能证明子喻就是凶手啊!皇兄,这件事……”他没继续,望着皇上。

  皇上目光一暗,问:“二弟,你和太子又是怎么会遇到一起来?”

  “哦,我入城的时候,在人群中发现他的,子喻出宫竟然一个随从也没有带,我就把他抓了回来。”

  “太子为什么会去在那里?”皇上质问的望着太子喻。

  “我!回父皇,儿臣今天……”

  司徒明朗打断他的话说:“一定是听说我今天回来想让二叔给惊喜,所以子喻才偷跑去迎我,我还真是大大的惊喜,不过一个人到这个地方,有多危险啊!可不是你该做的事!知道吗?”司徒明朗揉揉太子喻的头顶亲切的说。

  “子喻明白!谢二叔!对不起父皇让你担心了!”太子喻心虚的低下了头。

  “皇兄,这么一来,子喻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不光我,在北城门,看到子喻的人大有人在,子喻他怎可能是凶手呢?”

  皇上点点头,望着司徒明朗和太子喻,说:“如此朕就放心了,子喻你先下去吧!”

  太子喻向皇上和司徒明朗行礼后,离开了御书房。

  司徒明朗向皇上禀报完边关的战事后,他说:“皇兄,我要带内子外出一段时间,明天就走,我先跟皇兄辞行啦!”

  皇上不由微笑着看着他,“二弟,你怕朕不放你,说实话,朕还真有很多的事要你处理!”

  “皇兄可是答应过我的,君无戏言!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吧!”司徒明朗说着就要撤。

  “二弟,这样吧,明日早朝,你下朝后再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