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三十七章 秀春

    宝儿鬼鬼的说:“我才不呢!要是让他知道你有多厉害,不跟我争才怪!”

  顾忆蝶捏住宝儿的小鼻子,说:“小气鬼,快睡吧!”

  一个月转眼而过,顾忆蝶望着宝儿走进“贤和院”后,就来到后宫的御花园,望着美不胜收的景色,顾忆蝶尽情的呼吸着各种花香,望着各式各样的花草,顾忆蝶却不敢走进园中,对于美丽的事物,她总是远观足矣,远远的看着,围着御花园转着。

  那里有一株黑色的花,顾忆蝶本想走进一点,这时肚子“咕咕”的叫起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该去接宝儿了。可是她一转身,正看见皇上牵扯着一个绝色后妃从花间小径走过来。她忙隐身到一旁,从另一侧旁门出了御花园。

  顾忆蝶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迷路了,想问问人吧,可是一时竟无人经过。

  这时一声残叫声传来,顾忆蝶吓了一跳,她四下望了望,周围一下子变得非常静,她想:都说后宫怨鬼多,不会是什么大白真遇鬼吧?

  顾忆蝶大着胆子向前走了几步,前面是一个很清雅的小宫院,匾上写着:“幽兰小筑”。

  又是一声残叫声。顾忆蝶见门前的一个小太监掩住耳朵,她马上意识到这残叫声并不是鬼,而是人的残叫声,她趁机溜进小宫院,小院内没有人走动。

  顾忆蝶顺着长廊走到正房外,在窗棂上挖一下小洞,往里看。只见一个冷艳的女子坐在主位上,望着一个宫女。两人老宫女用力按住那个宫女,另有一个老宫女用钳子拨那宫女的指甲,又一声残叫声,那宫女痛晕了过。

  “娘,秀春晕过去了!”

  “弄醒她!”

  顾忆蝶脸色发白,双手捂住耳杂,她想逃开,可以脚移不开,她想救她,又怕救不了她反而害了她。想想自己的处境,自己也不过是一个无品无级的小侍卫。

  顾忆蝶站起来,脚胎起来又放也来,她左右为难,突然想起御花园中的皇上,她心一横,在小院中找了件小太监的衣服,换好后,除去脸上的大胡子,溜出下院。

  顾忆蝶大模大样的走到“幽兰小筑”门口,清了一下嗓子说:“快去禀告兰妃娘娘,就说顺公公派人来传话!”

  小太监一听马上去禀报,不一会儿,顾忆蝶被招进来,兰妃此时微笑着望着顾忆蝶,问:“小公公,有劳了,顺公公有什么话说?”

  顾忆蝶低着头看一下刚才那宫女晕倒的地方,此时早已没人。她轻声的说:“回兰妃娘娘,顺公公说皇上正在御花园!”

  兰妃一听“腾”一下站起来,脸上笑容向花儿一样绚丽,眼中精光闪烁。

  “容嬷嬷为我梳妆!”

  “是”

  屋里一陈忙乱,不多时兰妃一身胜装的站在屋门口,她转头看了一眼众宫女,说:“娘娘心情好,今天就算了!”说完她急匆匆的带着两个宫女走出小院。

  在场的人们听着兰妃离开的脚步声远去,松了口气。

  两个小宫女忙扶起被拖到墙角的那个受伤的宫女,轻唤着:“秀春姐姐,醒醒!”院里院外孙女人都聚过来望着晕迷不醒的秀春。

  容嬷嬷叹了口气,说:“都聚着干什么?还不嫌乱呢?去去去”

  “嬷嬷,这怎么办呢?”一个小宫女望着容嬷嬷问。

  “娘娘的脾气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这事万不能传了出去,不然大家都遭秧!”

  “可是,秀春姐姐她……”

  顾忆蝶见所有的人不敢出头,于是她拨开身前的人,蹲下来说:“别光哭!告诉我大夫在哪儿?我带她去,不会连累大家的!”

  那个小宫女擦掉眼泪,感激的望着顾忆蝶说:“太医院的沈大夫对我们最后,我带路!”

  顾忆蝶在大家的帮助下,将秀春背在身上,有人给秀春披了一件斗篷,这样顾忆蝶跟小宫女直奔太医院。

  她们从小门来到一处偏僻的房间,小宫女推门而入,急切的说:“沈大夫,沈大夫,快来看看秀春姐姐吧!”顾忆蝶紧跟进了屋。

  “来!放在床上,小喜,帮我扶住秀春!”沈大夫看了一眼晕迷的秀春,马上准备药和纱布,顾忆蝶退到一旁,望着面前的两个忙碌的人。

  沈大夫大概二十六、七的年纪,相貌端正一看就是一个正直的人,小喜十四、五岁,小巧可爱,表面上柔弱但内心很坚强。

  “没有其他的伤!”沈大夫松了口气,他无耐的望着躺在床上的秀春,转身正对上顾忆蝶宁望着他们双眼,他冲顾忆蝶点了一下头,转身走开了。

  不一会儿,小喜惊喜的喊了一声:“秀春姐姐,你醒了!”

  沈大夫和顾忆蝶走到床前。微微睁开眼的秀春无力的望着眼前的三个人。她望着沈大夫努力的微笑着说:“沈大哥,我没事!”沈大夫转身走到别处去了。

  “秀春姐姐,你醒了!太好了!”小喜忍不住又落下眼泪。

  秀春眯着眼说:“谢谢你小喜!”小喜不好意思的拉住顾忆蝶,对秀春说:“姐姐,你该谢谢这位小公公,是他把你送到这儿的!”

  “谢谢!”秀春感激的望着顾忆蝶说。

  顾忆蝶没说话,她好奇的望了一眼站在另一边的沈大夫又望了一眼秀春,说:“救你是侥幸,希望不会有下一次,在下告辞!”说完顾忆蝶大步走出去。

  沈大夫望着她的背影心里也奇怪,问:“小喜,他是什么人?很面生!”

  “我也是第一次见他!他好象是顺公公身边的人,来传话的吧!”

  “发生了什么事!”

  小喜就将不久前发生的事一一说了一遍。

  沈大夫坐在床边,握住秀春的手,问:“你这是何苦呢?”

  “不怪她!都是因为我……”

  “兰儿,事情都已经过去两年啦,你也尽力帮了她,不管怎么说这是她最终的选择。她到底想要什么?”沈大夫不由握紧了秀春的手,秀春吃痛的低下了头。

  “沈大哥,对不起!”

  “算了!什么都不说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