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二十三章 李宏文和他的王妃

    顾忆蝶扶着李宏文一走进小村,张云扬就迎上来,扶住李宏文,说:“属下见过王爷!”

  “张兄不必多礼!”李宏文忙说。

  这让张云扬一愣。

  “张大哥,他我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一点儿事,你先扶他回小院。”

  张云扬一抓拉住顾忆蝶的手,说:“小蝶,你要去哪儿?回罗刹门吗?”

  “对了!张大哥你回去后,去买一些酒把乔九每天泡在酒里一个时辰,七天后看看有什么效果!”说着顾忆蝶就没影了。

  “王爷,我去把她追回来!”张云扬不放心的很李宏文一拱手说。

  “等等!张兄,不要去!你一定也了解小蝶的个性,现在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回来的!”

  “王爷!”张云扬不解的望着李宏文。

  “走吧!我们去看看乔九和王妃!”李宏文扶着张云扬走进小村。

  远远的宝儿看到两个人走向小院,他开心的跑过去。

  “娘!”当他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李宏文,他愣住了。

  “宝儿!”李宏文摸着宝儿的头,蹲下来抱住宝儿,问:“想爹吗?”

  “想!”宝儿搂住李宏文的脖子,问:“爹,要带宝儿回王府吗?”

  “宝儿,不用怕,爹再也不会把你和你娘分开了!”

  “可是,娘不喜欢……”

  “宝儿,希望爹、娘和宝儿永远在一起吗?”

  宝儿用力的点点头。

  “好孩子,我们一起努力把你娘留住吧!”

  “可是乔叔叔他!”宝儿不由想起了乔九。

  “宝儿!”李宏文不想宝儿在心里将自己和乔九比较,于是他说:“宝儿,快叫舅舅!其实张侍卫就是你亲舅舅!”

  张云扬一愣,望着眼前的父子俩。

  “舅舅,我娘也叫我叫他舅舅!”

  “这!”张云扬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李宏文站起来,望着张云扬,说:“小蝶说得没错,你确实是宝儿的舅舅,也就是我七年前从狼口中所救的张碧云的哥哥,也是刚才小蝶告诉我的。我相信她所说的。”

  “也就是说她不是我的妹妹,那云儿她在哪儿?”

  “不知道!小蝶,也不知道她在哪儿?”

  “怎么会是这样?”

  李宏文摇摇头说:“我会想办法查清楚!”

  “好!属下明白!”

  李宏文一笑,说:“按辈份算,我该叫你一声大哥!湘王李宏文见过大哥!”他恭敬的施礼了一礼。

  张云扬连忙双手相扶,说:“这!王爷不必多礼!”

  李宏文微笑了一下,说:“你是我内兄,以后叫我宏文就成了!”

  张云扬抱起宝儿,冲李宏文点点头,说:“王……宏文,王妃她现在……!”

  “我知道了!大哥,我们走吧!”

  张云扬放下宝儿,扶着李宏文走向小院。

  刚才,春玲走到大门外,见宝儿不在门口,抬头看见远远的两个男人和一个孩子,她仔细的一看,见是李宏文,她马上缩回大门,轻轻的掩上门,飞快的跑进屋里。“不好了!王妃!”

  “什么事?”正在缝衣的王妃抬头看着慌张的春玲。

  “王妃!王爷他来了!”

  “啊!”王妃低头看着被针刺破的手指,一滴血渗出来,她望着炷光下手指上闪动的红光出神。

  春玲着急的走过来,无耐的望着她,说:“王妃,我们要不要先躲一躲?”春玲看着她的手指,其实王妃常常刺破手指,却从不让她为她擦血。

  王妃愣了一会儿,将手指放在口中吸了吸,说:“躲什么!该来得总会来的!”

  “当当”两声敲门声,门吱一声开了,李宏文走进来。春玲忙福了福身,说:“王爷!”

  “你下去吧!”李宏文望着王妃。

  春玲看了看王妃,无耐的走了出去。

  王妃望着李宏文站起身来,慢慢的跪在他的脚下,说:“文哥哥,对不起!”李宏文蹲下来,望着她,问:“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吗?”

  “不是的!”王妃抬头眼泪刷一下流下来。

  “那,这又是为什么呢?”

  “对不起!文哥哥,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乔九,他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我和他之间发生的事!要怪就怪我不守妇道!”王妃难过的流着泪肯求着李宏文。

  “起来,地上冷,对身体不好!”李宏文扶起王妃,俩人坐在床边,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谁也没有再开口。

  张云扬站在门外,等了一会儿,他走进屋来,问:“宏文,你身体不太好,到我的房里休息吧!”

  “啊!对了!研儿,我会在这儿住几天,有什么话,我们以后再说,你放心,我以前没有逼过你,现在也不会!我出去了!”李宏文努力的冲王妃笑了笑,转身走出屋。

  等他一离开房门,他突然一阵旋晕,张云扬忙扶住他。

  “我没事!谢谢!”

  第二天一早,张云扬将买来的酒倒在浴盆中,将乔九放在盆中,本来乔九是在王妃的房中,可是酒气太重,就将乔九移到了张去扬的房间,李宏文和宝儿住一间。

  回头说顾忆蝶回到罗刹门时,天还黑着,她坐在水帘洞里,听着水流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梦中,一个声音不断的说:“你来了!”

  顾忆蝶醒来,望着水帘笑了笑!可不是,这流水声听起来真像是在说:“你来了!”

  她不由愁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要回到这里。是什么让她放心不下!再次来到这里是为因“五彩霞衣”,不!更不会是罗刹门,也不会是余东,不会是那美男子,那被割去舌头的少女吗?她又摇了摇头。

  “到底是什么?”顾忆蝶有些生气的站起来,自言自语的说:“既来之则安之吧!”于是她溜出来。

  因为昨天太紧张了,她一天都没有吃东西,现在肚子一直咕咕的叫,于是顾忆蝶决定先厨房。

  正当她走进厨房,将一个馒头放入怀里时,突然有人走近,她忙回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