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二十一章 可怜的女孩

    顾忆蝶跌坐在地上,脑子里满是那张脸,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心说:怎么回事!刚才的那男人,怎么突然间变成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那件衣服!天呢,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的心和全身的血液在不断的浮动!此时她望着自己的双手,当然她只能隐约的看到轮廊!

  顾忆蝶无法思考,于是她走到水帘,见李宏文仍倒在地上。她望着他静下心来,就将他抚起来,李宏文虚弱的睁开眼望着她。

  “我不跟你计较!我去找解药,你等我!”顾忆蝶说着松开手。

  李宏文却握住她的手,说:“不要去,我不要你为我冒险,陪我好吗?不要离开我!”

  顾忆蝶轻轻甩开他的说,说:“为了宝儿,你要等我回来!”

  “不!”

  “不要你像个孩子似的,我保证,好吗?”

  “保证不离开我!蝶儿”

  “喂!谁是蝶儿,我是小蝶,不是你的蝶儿,你记住!”顾忆蝶有些生气的说。

  “对不起!能抱抱我吗?”李宏文温柔而无力的望着她。

  “你!”顾忆蝶好笑的站起来,说:“你自己好自为之,我走了!”

  出了水帘,忙溜到一个隐蔽的地方。

  顾忆蝶叹了口气,回头望了一眼水帘,然后,悄悄的四处寻找,现在她有两个目标,一个救乔九的方法,一个是找李宏文的解药,再有就是那个男人有什么古怪。要找解药就要先知道“风刹”是什么样的毒药。现在自己只能像无头的苍蝇到处撞一下运气。

  前面有一幢房子,看样子像是下人住的后院才对,于是顾忆蝶小心的走到一间房门外,轻轻一推,门开了,里面没有人,她迅速送上门后才松了口气。望着房里挂着几件白衫,她忙脱下自己的衣服换上,然后把自己的衣服藏好,将头发简单的梳了一下,挽起来,这才大胆的走出房。她一间房一间房的找。这里没有她要找的东西。

  顾忆蝶就溜出小院来到另一幢房子,细细点有一股药味,她闻着药味走到二楼的一间房外,她趴在门隙向里刚一探头。

  “唉!你在干什么?怎么不去干活?”一个男人从背后拍了顾忆蝶一下,吓得她一哆嗦,忙回头望着他。

  一脸的大胡子,整齐有形的剑眉下一双眼睛微闭着掩住它的光芒,那鼻子那像看了很多遍一样,上嘴唇的轮廓隐在胡了里,但是嘴唇红润而饱满。

  那人注意到顾忆蝶望着自己的胡子,嘴角动了动,说:“你是刚来的那个吧!不要怕,我叫余东,你的伤还痛吗?”

  顾忆蝶没反应过来。

  “进来吧,我给你配些止痛的药!”余东说着推开自己的房门走进去走进里屋取药去了。

  顾忆蝶犹豫了一下还是跟过来,她跟在余东的身后走进了里屋,屋里的摆设十分的简单,到处是瓶瓶罐罐,上面贴着字。顾忆蝶迅速扫一眼,果然有“风刹”,她眼睛一亮。

  余东转身差点没撞倒顾忆蝶,他有些生气的说:“你怎么可以跟在我身后,吓了一跳。给你药,一会儿自己取一点含在口中,知道吗?你去忙自己的吧!”

  顾忆蝶这里心里很高兴,于是冲余东一笑。

  余东一愣!在顾忆蝶转身离时,余东叫住她:“姑娘!以后有事就来找我,我会帮你!”顾忆蝶点点头离开的。

  余东自言自语的说:“怎么会这么像呢?”

  顾忆蝶把药放进怀里,她现在可不想干什么活,知道药房在那儿,要偷也得等房里没人!她躲在隐蔽的地方等了很久与没见余东出门。

  于是顾忆蝶就在罗刹门里溜了三遍,她发现院墙有处上锁的院门,门上写着:禁地,闯入者死!

  这个地方真得很静,顾忆蝶望着那院门突然有种莫名的惆怅。她正打算离开时,听到院外有声音,她四下望了望,就走到门口,摇了摇门,门锁竟然开了,她忙溜进去,竖起耳朵仔细听又没有声音了,前后左右看了看,突然见有人缩在一个石头后面,顾忆蝶心里也害怕,但还是走过去。

  听到有人走过来,那人把自己缩得更紧了。原来是个女孩。顾忆蝶蹲下来,望着她,问:“你……”

  那女孩害怕的抱住头,跪在顾忆蝶的面前给她磕头,没几下额头就磕破了!

  “停!你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顾忆蝶忙抓住那女孩的手臂问。

  那女孩子一脸泪水的望望着顾忆蝶,这张脸像极了自己,不是吗?顾忆蝶不由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女孩愣愣的望着她。

  顾忆蝶冷静了一下,说:“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顾忆蝶说着从地上站起来,拉女孩起来,坐在一块石头上,仔细的望着她,见她低着头不敢看自己,她的嘴角有一丝血迹。

  顾忆蝶问:“你的嘴流血了!”女孩子胆怯的望着她。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发生了什么事?”

  女孩“哇!”一声哭出声来。

  顾忆蝶慌忙捂住她的嘴,说:“别哭!会引来人的,好吗?”顾忆蝶冲那女孩点点头,女孩点点头,顾忆蝶松开了手,她的手时沾满了什么,是口水和血丝!

  “这!”顾忆蝶惊讶的望着闭着嘴的女孩,问:“你嘴里有伤吧!”

  女孩点点头!

  “能让我看看吗?”

  女孩犹豫了一下,张开了嘴巴!顾忆蝶一看,心惊不已!

  “你……你的舌头!是谁干的!太残忍了。”

  女孩流着眼泪,低下了头。顾忆蝶也知道自己其实不能为这女孩讨回什么,她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女孩就是余东口里的新来的,他知道!那会是他割去了女孩的舌头吗?

  顾忆蝶从怀里取出那包药,说:“这是止痛的药,你痛的话,就含一些!”女孩犹豫了一下,颤抖的手接过药,马上含在嘴里。她的眼睛又落下来,不过脸色好多了,一直等到女孩不再哭,顾忆蝶才问:“不疼了吧!你想回家吗?”

  女孩用力的点点头。

  “我现在没有能力送你回家,可是我可以让你离开这儿,如果你愿意,就跟我走!”顾忆蝶望着女孩,女孩一把拉住顾忆蝶的手,顾忆蝶和女孩溜出了禁地,她们躲过一队巡防,溜到了小水池边,见四下没人,就快速的走进去。她们没有在洞里多呆,顾忆蝶顺着水流向下走,直到看到有亮光,她确定是自己落下的地方,就拉女孩爬上去,将她送到山下,立即回到罗刹门。

  天已经黑了,她看了已经晕不醒的李宏文,心说:要是再拿不到解药他就完了。她趁着天黑,摸到了酒窖,偷了两坛上等的美酒,送到了余东的房间时,余东不在,她就躲在床下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