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十九章 独闯罗刹门

    

  走了一天,顾忆蝶也实在累了,就依在一棵大树下休息,没多久就睡着了。

  她又梦到了那个山洞和提着灯笼的少女,一阵风刮过,顾忆蝶睁开了双眼,每次都做同样的梦,她也不再从梦中惊醒。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顾忆蝶扭了扭僵直的脖子,刚站起来,她突然感觉到有人!

  黑暗中借着月光,顾忆蝶隐约的看到不远处有五个黑衣人,为首的那人低头说了几句话。顾忆蝶没听到他在说什么,不过在他转头的瞬间,顾忆蝶隐约看到了他的脸,是他!顾忆蝶大气都敢喘,望着几个人消失在夜幕里。

  顾忆蝶这才松了口气,低声说:“他怎么会在这里!该不会是……”她摇了摇头。

  张云扬在远处看着顾忆蝶,他犹豫了一下,他此时虽然不放心顾忆蝶,但他也担心山下的宝儿他们,他只好先去确定一下宝儿他们是否还在,于是,他悄悄的下山去了。

  顾忆蝶心里有些不安,有些拿不定主意。过了一会儿,她望着四周,除了鸟叫虫呜外再没有其他的动静,她决定在等一等。她也很害怕,轻声的说:“什么鬼地方,吓死……啊!”她脚下一空,突然身体向下滑去。

  “啊!”顾忆蝶一下子摔到了水里。

  “唉唷!好痛!这是哪儿!”她从水里站起来,水刚没过脚踝,但她的身上全湿透了!不过洞里并不冷。

  她在漆黑的洞里走着,沿着水流向上走,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到有流水声,她看见前面有很淡的光在闪,她加快了脚步,而如前面是水帘,透过水帘可以看到红光。

  她伸手挡了一下水,果然是红灯笼,她不由高兴的想:这里该不会是罗刹门吧?管他呢,先出去再说。她看见水帘下方是一个水池,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她也看不太清楚,于是她洞着石壁摸索着走向水帘。突然脚下一动,她见水帘分开,一条小路从水中升起,只是五秒钟,小路就消失了,水帘恢复如初!顾忆蝶惊奇的再次踩了一下脚下一块突出的小石头,小路再次出现,她忙跑出去。在小路消失前,跃到水池外!

  她回头望了一眼水帘,心想:外面一定也有一个机关。她看看周围没有人,于是,蹲下来在小池边用手摸,摸了一会儿,果然有一个石头是固定在一个地方的,她看看四下没人,在确定它确实是那机关后,就悄悄的离开水池。

  顾忆蝶刚走几步,就听到有打斗声传来,于是悄悄的跟过去,她躲一棵树后,远远的看着二十几人将五、六个人围在中间。

  刀光剑影中顾忆蝶主出那几个黑衣人正是自己在外面见到的人也就是李宏文和他的手下们。

  眼看着李宏文被刺一剑,顾忆蝶心里一紧。接着他身边的人一个个倒在他的身前,看着处于危险中的李宏文,顾忆蝶没敢再犹豫,她突然冲向人群中,像风一样瞬间李宏文就消失在人群中。

  “怎么回事?”

  “人呢?”

  “回护法!属下不知道!”

  “快找!”所有在场的人分散开,四处寻找。

  顾忆蝶也不知道是那来的那么大力气,她背着李宏文来到水帘后的山洞,找了处没有水的地方把他放下来。她坐在一旁望着水帘外晃动的人影。

  水帘外,那些人反复走了几趟。

  “见鬼了,明明看到有人影!”

  “没关系,他命不长,中了剑上的‘风刹’人活不了两天!”两个走远了。顾忆蝶这才松了口气,低声的说:“风刹!”她转头望了一眼依着石壁的李宏文,见他望着自己。他说:“风刹,应该是一种毒药,我中毒了!”

  顾忆蝶忙走过来,这时天已经朦朦亮。她用手绢轻轻松松的帮李宏文擦洗了一下伤口,看着那被割伤害血肉,她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望着那发黑的伤口,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怎么办!他们说你活不了两天!你呀!为什么要来这里,找死啊!”

  李宏文有些虚弱的望着背着光的顾忆蝶,说:“你是……”

  顾忆蝶转过脸去,那泣眼泪顺着下巴滴了下来,晶莹透亮,闪着光芒,李宏文没有看清她的脸,但那颗泪滴进了他的心里。他的心一片苦涩,他一把拉住顾忆蝶的手,说:“碧云!”

  “我不是!”

  “那你是谁?”

  顾忆蝶擦去脸上的泪,说:“顾忆蝶,一个与你不相干的人!放手。”

  “不!不放!”李宏文用力握住顾忆蝶的手。顾忆蝶冷冷的望着他,问:“你想干什么?”

  “对,你不是她,她像一只温顺的小兔子,你是带刺的玫瑰!”

  “闭上你的嘴!我问你,你和张碧云是怎么回事?”

  李宏文静静的望着黑影似的顾忆蝶,说:“我……都快死了,你能不能温柔一点?”

  “要不是看在你是宝儿的爹,我才不管你的死活,你问我,你已经有王妃,为什么还要张碧云呢?”

  “你不知道,做为男人我们可以有三妻四妾的吗?”李宏文自嘲的说。

  顾忆蝶生气的坐在一旁,没再说话。

  “生气了!“李宏文望着顾忆蝶的侧脸,就这么看着。

  过了一会儿,顾忆蝶扫了他一眼。“看什么看!”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呢,蝶儿!”李宏文暧昧的说。

  “哼!我懒得理你!”顾忆蝶望着水帘,说:“天亮了!”

  “你在想什么?”李宏文向顾忆蝶身边靠了靠问:“你不喜欢我?”

  顾忆蝶有些惊讶的望着靠在自己身上的李宏文,见他脸色苍白,双眼无力的垂着,整个人无力的靠在自己的肩上,不知为什么自己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她有些害怕看到他这个样子,她不禁想着第一次见到李宏文时的情境。

  “在想我吗?”

  顾忆蝶无言。

  “我……我是不是真得要死了!”李宏文嘴角荡起微笑,他说:“你知道吗?我的王妃她离开了我,我……我是那么的喜欢她,那么的喜欢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