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成妈:娘亲别丢下我(免费全本)

第二十八章 中毒

    顾忆蝶缩进角落,静静的看着那个女人。

  “师姐,你到底在哪儿?”一个男人的声音却从那个女人的口中传出来。

  “师姐,龙儿好想你!……”

  “师姐,你过得好吗?……”

  “师姐,我今天……师姐,她好像你,只是她已经不能说话!”

  “师姐,我可以把她收做偏房,我的夫人永远是你!”

  顾忆蝶听明白了,那是一个龙的男人,失去了他所爱的女人,在这儿自言自语!顾忆蝶拽了一下嘴角,不是有句古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吗!顾忆蝶在心里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情祸!

  顾忆蝶转念一想,不对这是禁地,可不是一般人能来的,看这男人的身材,个头,他……不会是门主吧?

  顾忆蝶想到这儿有些哭笑不得。那么说他要收的偏房,不会就是指自己吧!她好笑的望着门主,心说:想得美!

  过了一会儿,门主一直没有动静的,顾忆蝶探头看了看他,只见门主的身体有些抖,他在不停的发抖。

  顾忆蝶吃惊的看着他从怀里取出一个药瓶,从中倒出一些药丸,可是因为他手抖得厉害,药丸没有入口,就全落在了地上,他艰难的蹲下身,却无法捡起那些小小的药丸。

  顾忆蝶望着因为痛苦而不断扭曲的脸,她有些害怕,但是此时能帮他也只有自己了,不管那么多,救人要紧!

  顾忆蝶几步走过来,蹲下来迅速的将药丸收集在手心里,抬头却将门主倒在地上缩紧了身体不停的发抖,她将药放在门主的手中,可是门主的手已经有些僵直,无耐之下,顾忆蝶一手抱住门主的头固定在怀里,另一只手伸到他的嘴边,撬开他的嘴,就药一点一点放进他的口中,药一入口,门主就有了反应,只是顾忆蝶没有想到,微有意识的门主会突然双手抓住自己的手,狠狠的咬住不放!

  “啊!松口!混蛋!”顾忆蝶一阵钻心的痛,被咬破的手掌流出的血顺着门主的口流入他的身体里。看着主门一口口的吞着自己的血,顾忆蝶一阵恐惧,她下意识的一记手刀劈在门主的后颈上,门主晕倒后松开了口。

  顾忆蝶忙握住那只受伤的手,跌坐在地上,她大声的骂:“混蛋!真是好心被蛇蛟!”气极的她抬脚狠狠的踹着倒在一旁的门主,她的手在离开门主嘴唇时已经没再流一滴血,顾忆蝶也很奇怪,心想,该不会被她吸干了吧?顾忆蝶这才靠近一点,看着一脸平静的门主,她松了口气。不过,顾忆蝶看到的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这是怎么回事?

  顾忆蝶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然后将一张面皮从他脸上揭下来。顾忆蝶突然觉得这个人其实瞒可怜的!虽然他也许做了不少的坏事!

  “如果不是早知道你变态,说不定我会喜欢你这张脸!”在顾忆蝶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烧了它,快烧了它……”顾忆蝶站起来,她突然感觉脸有些晕,她坚持着走到灯笼前,将那面皮放在烛火上点燃,一股刺鼻的臭味让顾忆蝶马上松开了手,面皮迅速就燃尽了,迷迷糊糊的顾忆蝶,最后的一个念头说:那个味道像是……

  “门主,你在吗?我是余东!”说着余东已经走进来,他嗅到一丝臭味,一眼就看到坐在灯笼边的顾忆蝶。

  “小莲!”他几步走过来,见她没反应。他将顾忆蝶抱在怀里,这才发现她的手掌上的伤口处传来一股臭味,而且伤口已经红肿开始不断的滴流着黑血。他马上封住她的主穴。他抬头见倒在地上的门主手动了动,他手握紧又松开了!

  余东沉着脸横抱起顾忆蝶。

  “好痛了!”门主揉着后脖子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下看到余东抱着顾忆蝶向外奔去。

  “喂,余东你……”他见余东没理他,就跟着追出去。

  此时已是子时,余东躲过巡防的门徒,来到自己的药房,这是一处十分僻静隐蔽的地下室。他前脚进,门主后脚就跟进来。

  “余东,怎么啦?”

  余东将顾忆蝶放在药床上,看了主门一眼,没作声。

  “她怎么啦?”门主走到顾忆蝶的身边,吃惊的问。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余东一边忙一边说:“小莲,在救你的时候被你咬伤了手,你的药正在一点点的吞食她的生命!”

  门主拿起那只受伤的手,心里不安的说:“能救她吗?”

  “你的药是我配的,可是我从来没想到它会……所在没有解药。我会尽力!”

  门主望着一脸平静的顾忆蝶,不由将那只手放在嘴边,他的脑子里闪现那一幕:他咬住她的手,血混着药流入他的口中流入他的身体,他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救命木板一样,他才会贪婪的咬住她不放,耳边那一声:“啊!松口混蛋!”是他晕倒时听到的。想到这好似被雷击一般,傻傻的望着顾忆蝶。

  “门主请你回避!我要给小莲她用银针!”余东慢慢的从门主的手中抽回顾忆蝶的手。

  门主这才清醒过来,“你……”他看着余东解开了顾忆蝶的上衣,他突然抓住余东的手!

  余东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说:“我是大夫,我在救她的命!”

  门主拦住余东说:“让我来!你忙你!”余东掩起心中此时对他的厌恶,走到一旁准备银针。两个人合作下,不一会儿,顾忆蝶全身穴道插满了银针。

  余东不断的试着配解药,而门主每隔半个时辰输一些内力给顾忆蝶,好护住她的心脉。

  一天过后,当余东将解药喂入顾忆蝶的口中,两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半个时辰,顾忆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门主有些沉不气的问:“余东,怎么回事?她为什么还不醒!”

  “我不知道!我试过了,可以解的!是哪儿出了问题?”余东检查了一下顾忆蝶的身体,按住她的脉,脉还是很微弱,不过,比一天前有好转的迹象。他站起来,在房中来回走动。忽然他停上来,说:“醺蒸疗法,可行!”

  “什么?”门主紧张的看着他。

  余东说:“门主我要用一下你的醺蒸室!用蒸汽由皮肤向内解毒!”

  门主点点头。这样又过了半天的时间,顾忆蝶有了反应。门主和余东才稍稍松了口气。又是一天过去了,余东很确定顾忆蝶的毒已经完全解了,才将她移出了醺蒸室。

  顾忆蝶躺在药床上,身上仅盖着一张被单,她很平静的睡着。

  余东坐在床边,扶着她的脉,很久才松开手,他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

  门主见余东的神情,心安的望着床上的顾忆蝶,伸手扶摸她的脸,余东从眼角瞟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门外,“禀门主,朝廷特使已到聚闲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