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的冒牌皇太子妃(完)

命案(一)

我的冒牌皇太子妃(完) 青草的味道 1571 2011-02-02 15:11:00

    景湘宫:

  

  

  “发生什么事?”李景跟琪欣在一名公公的带领下,来到景湘宫宫女的住处。

  

  

  只见一名宫女跪在门外哭得很凄凉,在旁有几名宫女安慰着。而房内有一名宫女上吊缢死,仪容平静,衣着整齐,房内无明显的混乱,只有一张八角椅子倒落在地上。

  

  

  “我的天啊!这不是安兴宫的小英吗?”琪欣惊怖地退后了几步。对于这样的情况,琪欣还是第一次经历,难免会有点害怕。李景连忙接住琪欣,安抚着,道:“湘儿,勿怕,有为夫在!”琪欣看了看李景,点了点头,不语。

  

  

  众人见状立马行礼。李景示意平身。而刚哭泣的宫女,一直迟迟不起。琪欣走到这名宫女跟前,将其扶起,宫女又一次跪下,哭道:“小英是奴婢的唯一亲人,她为什么这么傻啊?”

  

  

  李景和琪欣将其带回寝宫,并吩咐内侍监先将小英的尸首用布盖好,以示对逝者的尊敬。

  

  

  “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琪欣将一杯热茶放在那名宫女的手心。宫女惶恐忙站起,但被琪欣按住让其坐下。

  

  

  “回娘娘,小英平时很开朗活泼的,待人也很好。即使做错了事,被挨骂,过一阵子就会好的。但小英傍晚时分来找奴婢,神色慌慌张张的。奴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欲言又止,还说不想连累奴婢。奴婢见状,就出去膳房给她倒碗姜茶,好让她安宁静色。离开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可回来后,就见到她…她这样了….”语末,已被泪水浸湿了眼眶。

  

  

  琪欣回想起傍晚时分碰见小英的情况,想了想,道:“据本宫所知,宫女住处一般不是四人一房吗?那当时其余三人呢?”

  

  

  “回娘娘,另外三人因轮值巡更,当时只剩奴婢和小英。”宫女抽噎道

  

  

  “那这样说来,当时只剩小英一人在房内。”琪欣沉思了一下,转而一想,又道:“那你从离开到回去这段时间,你知道用了多长时间吗?”

  

  

  “奴婢的房间到膳房的路途不远,那时刚好宫里打响子时更。大概就亥时末到子时初之间。”

  

  

  “那就是两三分钟的事情。”琪欣貌似看出了疑点,心中大概有了猜测,却不敢确定,这好像不是简单的自杀。琪欣命人将这名宫女先带去休息。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已疲惫伤心交加的了。

  

  

  待众人离开,琪欣看了看李景,道:“景,不如你先回去吧。明天你还要早朝呢!”语毕,李景将琪欣抱在怀里,轻轻吮吸琪欣身上的气息,道:“那你呢”

  

  

  “这事看起来,并不像一宗普通的命案,很可能是一宗谋杀案。我想去查查”琪欣挣脱李景的怀抱

  

  

  李景想了想,道:“那你要小心。有什么事情,第一次时间来通知我。”李景清楚琪欣的性格,依她的好奇心理,不让她查这案,她是誓不甘休的。

  

  

  “知道了!你还以为我是小孩吗?”

  

  

  李景不语,宠溺地揉了揉琪欣的发丝,并在琪欣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便离开了。

  

  

  待再次来到这房间,小英的尸首已被安放在门外的地上且被白布盖住。

  

  

  琪欣走进房内,房内一切物品都未动过,连小英用来上吊的绳子也依旧保留在横梁上。琪欣上下大量了一下,横梁离地面大概有6米高,而八角凳有50厘米高,小英应该有1米55吧。那样算来,距离也有3米多。这绳怎样抛,也不可能在两三分钟扔上去,加吊死的啊!

  

  

  “微臣叩见皇太子妃娘娘”突然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类似现代白袍的衣服。

  

  

  “平身。你是?”琪欣上下打量着这名男子。

  

  

  “微臣名叫吴建,是刑部负责尸体检验的官员”男子恭敬道

  

  

  “刑部?验尸官?”看来,月星国的官吏部门还设置得体完善的嘛!

  

  

  “是的,娘娘。因后宫妃嫔宫女不幸逝世,微臣等需巡例对逝者检验是否被毒害或被杀,以保对皇室的安全”

  

  

  “原来如此!”琪欣转而一想,道:“那小英的死,你检验后有何结果?”

  

  

  “娘娘,请稍移玉步”吴建将琪欣带至小英尸首前,并揭开白布,可见小英已面色苍白,尸斑已有明显的迹象。续道:“我们检查逝者是否自缢身死,一般用‘舌不出、口鼻不喟然、索迹不郁、索终结急不能脱’来判断。但逝者绳索勒迹较浅,舌平,无挣扎的迹象且表情平静。总结以上,她很可能是被杀。”

  

  

  被杀?和我猜想的差不多。琪欣良久才道:“那是中毒吗?”

  

  

  “微臣曾用银针试验过逝者的喉部,银针未曾见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