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的冒牌皇太子妃(完)

冤家路窄

我的冒牌皇太子妃(完) 青草的味道 4468 2009-07-16 13:01:20

    皇宫派来的几十人,浩浩荡荡的,带着一顶大轿子,停立在‘宁府’门外…….

  

  “老爷,夫人,宫里派人来了!”管家大叔急忙地走近大厅内!

  

  宁老爷站立起来,疑惑地在大厅走来走去,说:“立刻请他们进来!”

  

  “是,老爷,小的知道!”说着管家转身走去

  

  宁夫人也站立起来,走向宁老爷身旁,说:“老爷,宫里怎么会突然派人来呢?”

  

  “我也不太清楚!刚才早朝还好好的!还是看宫里派来的人怎样说吧!”

  

  管家带进了一位公公和几名手下,也就是太监!很消瘦,不过挺盛气凌人的,骨子里透露出他这人在宫廷里,必定是某位皇亲贵族身边的红人,才有如此的气派——几人扶着他走路啊!

  

  他是太后身边的红人,也是太后的太监——徐公公。在宫廷的职位,除了皇上的太监吴公公地位最高,其次就是他了!官阶5品,很多人都不敢得罪他,得罪他就是等于得罪太后啊!太后很重用他,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太后一般都不会让徐公公亲自去!看来,这次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呢?

  

  “未知徐公公的到来,宁某有失远迎,望徐公公见谅!”连宁老爷都要给他鞠躬,看来,他的来头真是不少啊!

  

  “宁大人不用这么客气!我这次来,是奉命于太后娘娘的旨意,来接宁大人的千金宁潇湘姑娘进宫的!宁小姐曾经答应过太后娘娘和大公主,教她们英语!所以今天就此事而来!”说着,徐公公张望着琪欣是否在此处!

  

  “原来如此!小女正在闺房学刺绣!请公公稍等,我现在命人去叫小女来!请公公先用茶,这是上好的碧螺春”宁老爷微笑着请徐公公坐下!宁老爷心想:太后娘娘竟然让徐公公来,看来,太后娘娘挺喜欢湘儿的!

  

  ——————

  

  在房间的琪欣,正在努力地学着绣花,而在旁的伶青,仔细地教导着琪欣!琪欣顺着伶青的指导,很快地学会,并且成功地绣成了一朵可以算是成功的茉莉花!

  

  琪欣把她的成功之作给伶青看了看,伶青微笑地说:“小姐,你真厉害,一学就会了!你好聪明哦!不过,在这朵花的周围加多几片绿叶和几多花!就很好看了!”

  

  琪欣没有出声,只是微笑地点了点头,说着继续刺绣着自己的作品!而伶青坐在另一边,也刺绣着自己的东西!突然,想起前几天的晚宴,自己竟然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一个错误的对象发生的一个错误的‘拥抱’,丢脸死了,还是和那个没绅士风度的死BT男,气死我了!

  

  “哎哟~痛死我了!”由于琪欣太过专心于想那天的事,不小心被针扎了一下,手指流出了鲜红的血!

  

  “嘣噔你个嘣噔袄,它娘的,连你都欺负我!痛死我了,哎哟”琪欣说着,把针丢下,痛惜地看着自己的手指!

  

  伶青听见琪欣的‘惨叫’,连忙把刺绣的东西放下,站立起来走过去,拿起琪欣的手,用手绢擦掉血,说:“小姐,干吗这么不小心!让我拿点药来给你敷”

  

  琪欣微笑地说:“呵呵,伶青不用了,小事而已!”说着,琪欣好奇地看着伶青的刺绣品,急速地拿了过来看。

  

  “小姐,给回我!别看啊~~~”伶青发现自己的刺绣被自己的小姐拿着,连忙哀求药回……

  

  “不要,让我看看!”琪欣调皮地拿起抬头看:布上刺绣着一对鸳鸳,正在戏水!悠哉游哉的!多么幸福的啊!

  

  琪欣坏坏地看了看伶青,说:“我的好伶青啊,老实告诉我,这是绣给谁的?”

  

  伶青害羞地从琪欣手中抢回,害羞地说:“小姐,给回我吧!我只是无聊绣绣而已!你别想歪了!”

  

  “无聊绣绣而已!??哦,我知道了,你绣给谁了!是绣给我哥吧!!~~~~”

  

  “小姐,伶青只是一个丫鬟,而少爷是堂堂宁家大少爷,我怎能高攀得起呢?说出去,那是一个笑话!”

  

  “那就是说,你真的对我哥有好感咯!?其实吗,喜欢就去爱,要勇敢地爱,你不试过,怎么会知道不可以呢?小姐支持你!”

  

  突然,管家急急忙忙地走进来。

  

  “管家大叔,走的干吗急,发生了什么事啊?”

  

  “小姐,太后娘娘从宫里派人来接小姐你进宫啊!”

  

  “干吗要进宫啊?”

  

  “听说上次小姐您答应了太后娘娘和大公主,说要进宫教她们英语!他们已经在门外久候了!”

  

  琪欣思索了一下,说:“我知道了,你去告诉爹,我换了衣服,随后就到了!”

  

  “是,小的告退!”说着管家大叔顺手吧门关上。

  

  “小姐,太后娘娘要召见你啊,你不会害怕吗?”

  

  “傻丫头,太后娘娘是一位很平近于人的老奶奶,她很善良呢,比较有趣的。”说着琪欣从衣柜里那出天蓝色的宫衣“就如这几套宫衣,都是她送给我的”

  

  “那就是说,太后娘娘不像传说中的那样严厉咯!”伶青正在帮琪欣穿上宫衣。

  

  “不是像,是绝对不像!”琪欣坚决地说。

  

  “小姐,这套宫衣真漂亮啊!”

  

  “呵呵,一般啦!如果不是里里外外共穿4件,我或许会喜欢呢!”

  

  “好了,小姐,衣服穿好了!”说着琪欣在梳台的小盒子上,拿起簪子,随意地插进发髻中,再让伶青给自己化了淡妆,好,大功告成!

  

  正要出门,琪欣想了想,还是拿师傅给我的玉笛子,毕竟这是我的武器!

  

  从枕头底下拿出玉笛子,把它藏进袖口中,好走了!

  

  琪欣刚出到门外,史密深来到。史密深说:“潇湘,你要赶着去那里吗?正好,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我有些事………想跟你说!”

  

  “对不起,史密深,我现在赶着要去宫廷里!晚上我回来的时候,我再找你吧!再见!”说着,琪欣急步走了。

  

  史密深看着她的背影,有点伤心的说:“好吧,晚上见!晚上我会给你一个惊喜,希望你喜欢!”

  

  —————

  

  琪欣到达了大厅,微笑地对着宁老爷说:“爹,湘儿迟到了,很抱歉”

  

  “恩,应该跟徐公公说!”

  

  “徐公公,让你久等,很抱歉啊!”

  

  “宁小姐果然才美双全啊!”

  

  “谢谢徐公公的赞赏!”

  

  “时候不早了,宁大人。傍晚时分,我就会把宁小姐送回府上!请放心!”说完,徐公公向外走了出去。

  

  宁老爷无语,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而琪欣跟宁老爷说了再见后,也随后跟着徐公公出去,上了轿子。

  

  

  N分钟后,琪欣已经进入宫廷内,不过嘛,坐了这么久轿了,屁股有点麻木了!

  

  突然轿在御花园前停下了,徐公公走向轿前,恭敬地说:“宁小姐,奉太后娘娘意思,太后娘娘希望请宁小姐自己经过御花园后,再到长寿宫(太后娘娘的寝宫)”

  

  琪欣听了后,很疑惑,为什么一定要经过御花园才到太后娘娘那里呢?郁闷,算了。可能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徐公公,谢谢你,我知道了!”说着,点头示意再见后,就转身走向御花园。

  

  镜头回过徐公公那里:他看着琪欣走向御花园后,转身看了看,给后面一棵树下藏着的两个人打了眼色……

  

  随后,树下两个人,身上插着树枝,偷偷地跟着琪欣后面........

  

  而琪欣孤独地在御花园走着,虽然,到处都是鸟语花香,景色非常美丽,但,琪欣对此些东西,一无兴趣!而后面那两个人依然跟着……

  

  走着走着,突然好像听见有人在练剑的声音,琪欣好奇地向着声音走去!而后面两个人可能累了,坐在了一棵可以观察到琪欣的树下

  

  “皇奶奶,为什么要这样跟踪潇湘姑娘啊?好累啊~~~~”原来是大公主和太后娘奶奶在跟着琪欣……

  

  “紫盈,你知道些什么呢!那天晚宴,我听徐公公说,看见你四皇弟拥抱着湘儿这丫头啊!其实两人看起来蛮有夫妻相的吗!我这皇奶奶啊,不知有多想让湘儿做我皇孙媳妇呢?”太后娘娘津津有味地说着

  

  “那皇奶奶,你为什么不叫其余皇弟他们来帮你一起跟踪,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嘛?”大公主无奈地说

  

  “他们啊,跟湘儿不太熟悉!而你不同,起码两人有说有笑过!被湘儿发现后,也不怀疑我的阴谋啊”说着太后娘娘拿着两枝树枝遮着自己的脸继续跟着琪欣走。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大公主也无奈地跟随着

  

  琪欣慢慢地走近,声音越来越接近~~~

  

  而这时,也有人无奈地埋怨着:“皇奶奶究竟是怎么的,为什么要叫我在这里练习剑法呢?还说着,如果我不在这里练习,不等到她来,就是不尊重她老人家!”原来又是那位美男子,其实他嘛,就是皇太子李景。说着,继续练习着他的剑法。

  

  而琪欣这时站在一棵离那练习剑法的人不远的树下,偷偷地看着一个穿着紫色宫袍的男子,正在努力地练习剑法!琪欣看了入迷了,脱口说出:“好剑法!”

  

  在旁的太监对着李景恭敬地说:“太后娘娘这样做,肯定是有她的道理!皇太子殿下,你还是稍等一下吧!”

  

  琪欣听见那个太监叫那穿着紫色宫袍的男子做皇太子,那他不就是李景吗?不过由于他背面对着琪欣,看不清楚他的样貌!不过看上去,挺眼熟的。就在这个时候,李景转过身,琪欣看得一清二楚,心里超级愤怒地脱口说:“他就是皇太子…!!!”

  

  这话被李景听见了,事先立刻转移,看见了琪欣,也脱口惊讶地说:“又是你?真是冤家路窄!”

  

  琪欣走了过去,给她翻了一个白眼,说:“‘冤家路窄’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想不到,一个没绅士风度的人,也可以做到皇太子,这真是笑话呢!”

  

  李景也给琪欣翻了一个白眼,说“我也想不到!宁大人的女儿,会是这么野蛮的!根本不像个大家闺秀!并且还挺开放的!没点女子的行为保守!”

  

  在另一棵树下的大公主和太后娘娘,尤其是太后娘娘,正在乐滋滋笑着!

  

  “皇奶奶,你干吗笑得这么开心啊!四皇弟正在和潇湘姑娘吵得火热着呢,你还笑得出!紫盈真是服了你!”

  

  “哇塞,他们小口俩越吵得厉害,越好呢!紫盈,你有没有听过,俗话说:骂者是爱啊!”

  

  “有吗?我没有听过!”大公主无奈地想:我这皇奶奶啊,你真是老顽童啊!

  

  而这时,琪欣和李景骂得火热,连祖宗十八代都拿出来骂了!

  

  “看你这么野蛮,肯定不会有人要你的,等着做老姑婆吧!就算有啊,都要哭三声啊!啰嗦老太婆!”

  

  “你啊,别以为你是皇太子,我就会怕你!说我是老姑婆,啰嗦老太婆!你才是啰嗦老伯伯!气死我了,看来,我要和你打一场!才能下我这口气”琪欣说着拿出玉笛子,想来攻击李景。

  

  “好啊,正有此意!别以为只有你才会武功!”说着,李景拿起剑也去攻击琪欣。

  

  在另一头,太后娘娘依然乐滋滋地看着。而大公主看见琪欣他们打起来,着急地推动着太后:“皇奶奶,四皇弟他们打起来了啊!你还不过去叫他们停手!”

  

  “哇塞,原来我未来皇孙媳妇会武功的啊!那湘儿和你四皇弟真是天造之合了!别这么这么紧张,你又没有听过:打者爱呀,爱多打多几下吗?”

  

  “皇奶奶,我真的服了你!”

  

  话说这边,琪欣与李景打得难分难解……

  

  “真好笑,一根笛子也来作武器!”

  

  “不可以的吗?谁规定的!”说着,琪欣用轻功飞到了一座假山,正想站稳的时候,脚站不稳,掉了下去。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李景立刻英雄救美,用轻功飞了过去,接住了琪欣,慢慢地落在地上,眼睛对这眼睛,那一刻,有些少电花产生了~!

  

  “哎呦,好甜蜜哦,英雄救美!真不愧是我的皇孙啊!看来,我们宫里,又要开始办喜事了!我要做太皇太后奶奶咯!”

  

  “皇奶奶,你也想得太远了吧,十划还没有一撇!”

  

  “怎么会没有,你看他们,抱到现在!这个皇孙媳妇啊,我要定的了!我们现在就去告诉你父皇,约宁大人出来谈谈!”

  

  “皇奶奶,也太急了吧!你都没有征求过四皇弟的意见!”

  

  “…..不过,其实据我回忆,他们老早的时候,已经是有婚约!好像你四皇弟在你母后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早年,本来想让他们快点成婚,可是宁大人说湘儿还年幼,不是时候出阁!现在,女有情,郎有意!对方条件又这么好,这门亲事,就这么定啦!”

  

  “啊~~也挺早的吧!皇奶奶,你认为四皇弟会答应吗?你都知道他的脾性~~”

  

  “我是他皇奶奶,我做主,他能不听吗?”说着,太后娘娘转身走向了…..大公主担心地看了看,随后也跟着太后走了!!

  

  李景依然抱着琪欣,望着琪欣,心跳得很快,心想:她好像很久之前,我们就见过对方一样!她很美丽!难道我喜欢上她,不可能吧!李景开始脸红了~~~

  

  而琪欣,看着李景这样深情地看着自己,也脸红了!

  

  可能这些,就是他们的缘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