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的冒牌皇太子妃(完)

外国使节(二)

我的冒牌皇太子妃(完) 青草的味道 2116 2009-07-16 12:57:13

    “娘,湘儿回来啦!娘~~~~”琪欣一进大厅,就着急地找宁夫人。

  

  “干吗这么大惊小叫的?没点规矩?这位是?”宁夫人惊讶地指着琪欣身后的外国使节。

  

  “哦,他是来自大不列颠国的外国使节史密深先生,因为他的翻译跟他走丢了,所以暂时带他回家,等爹回来才断定如何处理!”宁建东无奈地抱起了双手。

  

  琪欣用了几句英语给史密深先生介绍了家种情况和人:“这是我的母亲,这里是我的家!怎么样,漂亮吧!”

  

  “是的,我很喜欢这种风格!跟我们国家很不同!”史密深先生很客气地回答。“这是你母亲吗?太年轻了,也太漂亮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两位孩子的母亲!保养得太好了!”说着,史密深先生走过去友好地抱着宁夫人。

  

  宁夫人立刻闪开,宁建东走到宁夫人面前,婢女们都害怕地走到宁夫人旁边:宁建东愤怒地说:“妹,快走过来!有哥在,别怕!还有,你这个什么史密深,别以为你是外国使节,就可以乱来啊!”

  

  史密深先生一头雾水的:“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好像对我有防避似的!”

  

  琪欣无奈地敲打着自己头:“很抱歉,真的好抱歉!他们的思想太保守了!刚才你拥抱我母亲,他们以为你想……怎样我母亲!”

  

  “我的天啊!没关系!请你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国家的一种友好方式!请他们别误会!”

  

  “湘儿,你和他在说什么?怎么都在叽叽嘎嘎的说一些令人听不懂的语言!”宁夫人担心地说

  

  “娘,哥,你们误会他了!”

  

  “误会?我们都看见他走过来抱娘的?难道这还是平常的事吗?告诉他,别以为爹不在,就可以乱来!”

  

  “哥,西方的习俗,见了朋友或亲人后,大多都是用拥抱视为友好的礼貌表示方法,有些人还以吻为友好的表示方法呢!这已经算不错了!”琪欣苦恼着为什么古人的思想会这么死板的!

  

  “女人要三从四德,怎能如此!就算想表示友好,干吗不用口说出来呢?难道他哑了吗?”宁建东还是消不下他那口气

  

  “哥,他说了,你会听吗?你会明白他的意思吗?废话!”

  

  “潇湘,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的和你哥这样说话!”宁夫人有点生气地看着琪欣,琪欣低下头,把自己的不满,用力的扯着手上的手绢。

  

  宁建东走到琪欣旁,看了看琪欣,又看了看史密深,对着宁夫人说:“娘,看来,可能我们真的误会了!”

  

  “好了好了!湘儿,就当娘错了!钱管家,你快去宫里告诉老爷去!说家里有急事,快回来!切记,不可以被其他人知道!”宁夫人被几名婢女扶坐上凳子。

  

  “是的,夫人!”

  

  “还有,整理一间上等的客房给史密深先生!湘儿,你先带史密深去参观一下!等你爹回来了,再商量!”

  

  “哦,湘儿知道!”

  

  ~~~~~~~~~~3个时辰后~~~~~~~~~~~~~

  

  “发生什么事了?干吗叫我这么急回来,夫人?”宁老爷穿着官服着急地走进屋里!

  

  “老爷,发生了大事了!”

  

  “什么事啊?快说呀!湘儿呢?在那里?是她出事了吗?”宁老爷着急地拉着宁夫人的手

  

  “爹,不是妹出事了!朝廷近来不是为了接待来访的外国使节而议论满天吗?”宁建东难为地说

  

  “恩,是的!老夫也正为了这件事伤脑筋啊!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叫我回来吗?”宁老爷抚摸着自己的胡子。

  

  “应该可以说吧!爹,那位外国使节,被….我们……在街上碰到了………而刚好他的翻译跟他走失了!所以,我们,就带了他回家!”

  

  “你们怎么不跟我早说呢?你说怎么办?一个洋人带他回家,他翻译不在,我们怎能听明白他说什么呢!”宁老爷着急起来

  

  “老爷,请别担心!湘儿能和她够通,她会说他呢那些话!”宁夫人欣慰地说过。

  

  “湘儿会说他的话?怎么的一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妹不但会说,并且还挺熟练似的!看上去还挺了解西方文化。”宁建东有点欣慰有点忧愁似的,好像脑子里想到些什么…….

  

  “湘儿这丫头现在人在那里?立刻带我去见她!”

  

  “湘儿她和外国使节在花园呢!老爷!“说着,几人一起转身向着花园的方向前进………..

  

  花园:

  

  琪欣正在和史密深先生游玩着,来到亭子,琪欣走过去坐下,用手托着下颌,看着花圃中的蝴蝶在片片起舞,满脸突然露出了忧愁的样子……….

  

  史密深也坐下,看了看琪欣,微笑的说:“怎么啦!看上去,你好像很不开心的!啊,差点忘记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我还没有知道呢!”

  

  琪欣转过头来,微笑地对着史密深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苏……不,错了…我叫宁潇湘!”

  

  “很好听的名字!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刚才谢谢你啊,潇湘小姐!”说着拿起琪欣的手,在手背上轻轻地吻上,然后深情地看了看琪欣!

  

  伶青大声地叫骂着他:“什么….史什么….密什么的!你别以为你是洋人就可以乱来哦!我告诉你,有我伶青在,休想碰我们家小姐一条头发!”

  

  “伶青!别误会!他是善意的,也是友好方式的一种!”琪欣真的非常苦恼:要跟他们这些古人说多少次,他们才真正地,完全地明白啊,真伤脑筋……

  

  说着史密深也想去抱一下伶青,可是伶青用手护住胸前,用手阻挡着他的靠近,说:“停...停…..,我不理你什么友好的方式….总之我伶青不会理会的!谢啦!”史密深好像明白伶青的意思,无奈地摆开两只手。

  

  “是这样的,史密深先生,由于我们国家人不太懂什么西方礼仪,而你这样做,往往会闹出很多事端。如果想表示你的友好之意,能否以握手来表示呢,我想这样会好一点。不过我想这只能是在男士上使用了,女士也会对这个有所避忌!”

  

  “好的!我会尊重你们国家的礼仪的!曾经听我助手说过一句中国话,好像叫什么‘入..乡…随…俗,对吗?”史密深带着一点普通话说着

  

  琪欣用手绢遮着笑了起来……连伶青也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