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的冒牌皇太子妃(完)

托信之祸:宁家大府

我的冒牌皇太子妃(完) 青草的味道 2325 2009-07-16 12:51:22

  “请问有人在吗?”琪欣拍打着宁家大府的大们。可是拍打已久,还是没有人前来招呼。

琪欣大力地向门一拍,气愤地转身,道:“拍这么久了,连一个人都没有前来开门,这就是潇湘姐所说的待客之道了吗?若在现代,是我们家的佣人如此,我保证把他‘炒’(解雇)了!”

门突然打开,出现了一名中年男子,类似是门房,好像刚睡醒的样子似的,伸展着腰骨,眼睛还很不愿意打开似的,很不耐烦地说:“何人啊,吵着本大爷睡觉,刚好梦见我变富人了,就被吵醒了,真是的!是要饭的走开点!”

“喂,有你们这样的待客之道的吗?”琪欣抱起双手,讨厌地对着那名中年门房说

中年门房搓了搓双眼,看了看琪欣,脸色突然有点苍白,再次努力地极力地睁开眼睛,脸色这次变成了一副胆惊心跳的青色样子!

“见鬼了吗?”琪欣问

中年门房的语气突然变缓和了,非常恭敬地低下腰的,说:“不是。对不起,小姐,对不起,小的不是有意要冒犯小姐的,请恕罪!”

“又是一个以为我是潇湘姐的人!大叔,我告诉你啊..”

还没有等琪欣解释,中年门房已经边跑边大声地说:“老爷,夫人,少爷,小姐回来啦,小姐回来啦!”

琪欣无奈看着门房离开的背影,道:“罢了,待会才解释”

大厅内:

穿着一身清紫色的衣裳,身披了一条绸锦做的白帔帛,容颜还很年轻的样子,只是发鬓上长有几条银白色的丝发,若不清楚,还未知道她已是两名长大成人子女的母亲,她语气叹息的说:“唉,你说潇湘丫头几天过得如何呢?她自出娘胎以来从来都是在我们的呵护下长大的,你说她一点求生的技能都不太懂,只带了一点银子,她能如何过呢?”宁夫人眼角不时流露出几颗泪水,可以看得出宁夫人是很爱宁潇湘这个女儿的。

而身穿一身锦衣,可知道他家财万贯,可是外表藏不住他的岁月痕迹,但还从现在看,宁老爷年轻时是一名帅哥,他也无可奈何地说:“夫人,这几天你都以泪洗脸了,我也已经派人去找了,别这样了,相信湘儿会平安回来。”

“求菩萨保佑,湘儿能平平安安地回来,让我折寿也可以,只求湘儿平安无事!”宁夫人双手合并在向身后的神灵请求着

一名英俊而年轻,身穿一身青蓝色的衣裳,高大而挺拔,令人有一种不可抵挡的感觉的宁建东突然跪下,道:“爹,娘,都是孩儿不好。如果那天我没有醉酒,没有把那事告诉妹的,妹就不会离家出走,请爹,娘责罚。”

宁夫人扶起宁建东,说:“东儿,不是你的错,是娘,是娘当年的错,要不是当年”

宁老爷搂了搂宁夫人的肩膀,安慰道:“夫人,别再说了”看来当年一定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情而导致现在这样

突然中年门房气喘呼呼的跑进来,说:“老爷,夫人,少爷,小姐….小姐她….”

“小姐怎么样了?是不是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宁夫人着急地说

“小姐….小姐她回来了!”

“湘儿——妹——回来了?”叁人异口同声地说

“是的,老爷,夫人,少爷!!”

外廊:

琪欣见中年门房进去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不得不能约束自己的好奇心了!

哇,超喜欢这种古香古色的风格建筑,这里也挺大的啊,周围的摆设看上去好像都是精心设计的,如苏州园林一样,每一处都是美如画的风景,画中有画,景中有画,这个比喻挺确当的!不过,还是喜欢现代的家,后面的花圃种着我最喜爱的法国薰衣草,坐在那里,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哦。真有点想家了,不知道老爸现在怎么样了。讨厌,干吗要这样,别哭,苏琪欣,你要坚强!

突然,琪欣看见那中年门房带着两男一女还有一班佣人赶向着自己的方向过来。

“搞什么啊,好像事情体严重的,有一点不详的预感哦”琪欣自言自语地说。

宁夫人见到琪欣,立刻迎上前抚摸着她的脸,欣慰地说:“我这傻丫头,你终于回来了,让娘看看!干吗这么傻,要离家出走呢?你这傻孩子”宁夫人又开始流下眼泪了,双手牢牢地抓着琪欣的手。

“娘,既然妹回来了,就别这样了!妹,看吧,就你走这几天,爹和娘担心你都瘦了几圈,尤其是娘!如果你责怪的,就怪哥吧!”宁建东用手抚摸着琪欣的头。可是嘛,琪欣看见有如此的帅哥在自己面前,很自觉地着迷了

“是啊,湘儿,你这几天肯定吃了不少哭了吧!怎么没看见小莲人呢?这小莲怎么可以让主子自己回来的?伶青,快带小姐回房,给小姐打点热水更衣去!”

宁老爷表面上好像不在意,其实内心非常关心他的女儿的…….

“是,老爷!”身后走出了一位年约十四,五岁的女孩,样子挺清秀的

琪欣哭笑不得的说,露出了一个体自然的笑容(其实内心不自然的):“叔叔,阿姨,我想你们肯定弄错了,我不是宁潇湘,我是托…”

还没有把话说完,就被宁老爷截断了:“放肆,离家出走我饶了你。可是,你竟然懂回家,忘祖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到外兜了个圈,回来连爹,娘都不认了!你…..你…这….”宁老爷被气得脸红了,气愤地摆了衣袖转身背对着琪欣。

“老爷,你消消气!湘儿,你干吗了,是为了那件事吗?娘不逼你,娘不逼你,别和你爹斗气了啊,乖”

琪欣看着宁夫人这样,真有点想抱着她,琪欣很小时,母亲过世了,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母爱,也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滋味的,看见潇湘有这样一个对她这么好的母亲,真有点羡慕,但又不想伤害她,可是,如果不伤害她,自己就糟糕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宁潇湘,我只是和宁潇湘长的相似的人!”

“天下虽大,无奇不有!但非是双胎,又怎么会是样貌一样呢?妹,别再撒谎了!你这样做,只会伤害爹和娘的心”宁建东担心道

琪欣拿出潇湘给的信,“这是潇湘姐让我带给你们的信,不相信你可以去看看!”

宁老爷看都没看,转身大声地说:“伶青,带小姐回房,如果她还是说自己不是宁潇湘的,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让她踏出房门一步”

“你无权这样做,这是非法的”琪欣被伶青强制地拉去一个地方

“老爷,你这样做..”宁夫人为难地说

“我已决定!你宠惯她,现在开始放肆了,让她自个儿反思下!”语毕,宁老爷大步大步地走了,看来火气还在蔓延着

宁建东抚摸着宁夫人肩膀,宁夫人很久才挤出已个微笑,拍了拍他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