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侍君侧,冷宫代嫁妃

第五十七章

侍君侧,冷宫代嫁妃 醉太平 2380 2010-05-19 13:18:38

    

  苍白的面容上染上不正常的红晕,她抬首,眸子晶亮晶亮的,恍若天上星辰,却是比千年幽湖更为平静,仿佛是流过了沧海、流过了桑田、流过了广寒的料峭,所以,再也兴不起风、翻不起浪了——

  

  脉脉秋水般的幽眸缓缓一瞬,转向傲雪般的白梅,思绪逐渐混乱,依稀记得,有那么一个小女孩,曾指着一棵小小的树苗,炫耀般地对着一名白衣小少年脆声道:“现在我把它种在这里,细心地培养着,等到明天冬天我就可以让你欣赏到最好看、最漂亮的梅花了,娘亲曾经说过,梅花是高傲的、圣洁的,以后凝儿也要做一个跟梅花性情相似的人!”

  

  童稚话语仿佛依然带着当日的纯真,而她,却是再也不回去那个梦里般的夏天了,那依稀记得的童稚话语,似乎是在嘲笑着她般,嘲笑她的傻、她的笨。

  

  高傲?圣洁?呵!到头来,她一样也没有,她,只是他眼里一名低贱无耻的代替品。

  

  呵!只是……代替品……呵……他甚至,根本就不愿相信她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呵,这是何其好笑的事情?

  

  淡淡自嘲滑过眸底,再抬首,微笑挂上唇边,秋水般的眸子却是隔了一层看不见的薄膜了。

  

  呵!终是不见了一些东西了,可是,就像那日说的话一样,她丢了的东西,她自己知道,就好,就好。

  

  坐在轩辕祈左边的太后自始自终视线都没有离开过柳韵凝身上,静静地望着她,将她的表情全纳入眼里,平淡的眸底看不出半点涟漪,半响,一声若有似无的低叹逸出唇边,“又是痴儿一个哪……”淡淡一声,转瞬间消弭于这个纯白的世界里。

  

  太后又转首看了看那倘若无人般打情骂俏的两人,她平淡无波的眸底终于浮出一抹复杂——

  

  轩辕祈,你虽是我的仇人之子,可我,却也不希望你因为仇恨而蒙蔽了眼睛,再认不清事实,你终会后悔终生的……

  

  无声地低叹一声,“小邓子,将这个给柳妃送过去。”

  

  “是的,太后娘娘。”微一屈身,小邓子从太后的方桌前捧过盛满了乳白色汤药的精美瓷碗,尽量不惹别人注意地到柳韵凝那里去。

  

  无奈他是太后身边的红人,一举一动都是惹人注目的,才走了几步,便听见一声娇呼,“邓公公,您这是要去哪儿呀?”

  

  小邓子无奈回头,便看见一向在宫中都很没有存在感的丽妃一副好奇的模样看着他,丽妃进宫也快要三年了,为人却是胆小怕事的,经常被宫中其他妃嫔欺负,陛下似乎也不太欢喜她,总是对这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次竟然敢在这时候喊住他,小邓子感到惊讶之余也有些疑惑。

  

  刚想开口回答,却听见太后淡然开口道:“怎么?哀家的人做些什么事都要向丽妃报备么?”淡淡的语气里,无法忽视的威严却逼得丽妃心下惶然不已。

  

  “臣妾不敢!”惶然低下头去,丽妃心中暗自痛骂自己为何要如此多嘴。

  

  这边一有声响,马上就惊动了席上多数人,轩辕祈跟桃妃也看向那边去了,正巧听见太后威严的声音再次淡淡响起:

  

  “小邓子!”

  

  “是,奴才马上去。”一接触到太后的目光,小邓子马上回过神来,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心中却不由得奇怪——

  

  为何太后娘娘对柳妃娘娘这么好呢?手上这碗汤药虽然在皇宫里并不算得上什么了不起的补品,可是这是众位太医特地为太后开来调养身子的,所用之药材都是天下间难以寻到的珍贵药材啊!

  

  ——这太后的想法啊,真是越来越难猜了。

  

  盯着那精美的瓷碗从小邓子的手里摆到了了柳韵凝的面前,轩辕祈不禁微微眯起了厉眸,下一刻,却是推开了桃妃。

  

  桃妃心中不满,可是看轩辕祈的脸色倒也不敢再造次,面色难看地坐回自己的位子。

  

  下面多数妃子的眼里皆露出了幸灾乐祸般的嘲讽,咬紧了红唇,桃妃恨恨地瞪向角落里的柳韵凝。

  

  柳韵凝却是毫不所觉,只是望着手里小小的瓷瓶,神情中有些说不出的惊讶,“邓公公,这是……”

  

  “还不快谢恩,这是太后娘娘赐给柳妃娘娘的。”

  

  怔了一下,柳韵凝马上起身,“臣妾谢过太后娘娘厚爱。”

  

  “柳妃面色如此苍白,可是病还未养好?”语气冷淡得很,却已经足够让在场众人惊讶不已了。

  

  从来都是对后宫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太后如今竟然会去关心一名新入宫的妃子?

  

  看见大多数人都用着惊疑未定的目光看向柳韵凝,太后的眼里闪过不动声色的满意。她要的,便是这种效果。

  

  ——这个人,并不是你们可以欺负的!

  

  “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妾的病已经痊愈了,谢太后关爱。”柳韵凝自己也是满心惊讶,看这样子,太后似乎是站在她这边的一样,可是,这是为什么呀?

  

  “方才似乎听到沥喜说到柳妃的宫轿坏了?”

  

  柳韵凝垂着眼,摸不清太后的用意为何,沉默半响,才道:“……是的。”

  

  “小邓子—”

  

  “奴才在!”

  

  “去查查看是因何缘故才导致轿子损坏的?”

  

  “是!”

  

  小邓子领旨下去了,宴席似乎也因为小邓子的离去而变得有些压抑。

  

  盯视柳韵凝良久,轩辕祈若有所思,忽而冷冷一笑,道:“母后这是何用意?”

  

  ——想不到,她竟然真的可以拉拢太后做她的靠山,他是不是小看了她了?

  

  “宫中轿子一向用最好的木材制成,也有定时查检,柳妃的轿子是刚赶制出来的,却无缘无故坏了,难道皇儿一点儿也没有感到奇怪?”

  

  “哦?莫非母后是认为有人故意而为之?”

  

  “是与不是,等小邓子回来便一清二楚,若真如哀家所猜测的那样,那么,哀家,绝不会容忍如此阴险小人存在于宫中!”

  

  太后的话音还未落,便听得‘嘭’的一声脆响,众人的视线不由得被此吸引了过去,只见丽妃脸色惶然,手忙脚乱地收拾着地面上的碎片,“臣、臣妾一时手滑,请、请陛下恕罪……”

  

  芸妃怜悯地望着惊惶失措的丽妃,摇了摇头,不语。桃妃却是看着丽妃,一脸鄙夷,轻哼道:“白痴!”

  

  “你在怕什么?丽妃?”太后淡然问道。

  

  “臣妾、臣妾没有……”忽然间她跪了下去,惶然道:“臣妾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太后娘娘,请再给臣妾一个机会,臣妾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芸妃怜悯地望着跪在地上一脸惊惶失措的丽妃,摇了摇头,不语。桃妃却是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了,一脸鄙夷的表情,轻哼道:“白痴!”

  

  ——既然这么胆小怕事,为何还要做出这种事情?

  

  “丽妃,哀家对你实在是感到失望。”话是这样说,太后的眼里却是半点失望也找不到,“来人哪……”

  

  “有刺客啊,抓刺客啊!”

  

  太后的话还未说完,院子外便响起了惊慌的喊声,紧随着的,是几名全身都裹得紧紧的黑衣人闯了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