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侍君侧,冷宫代嫁妃

第五十八章

侍君侧,冷宫代嫁妃 醉太平 2941 2010-05-20 12:49:47

    

  “有刺客啊,抓刺客啊!”

  

  太后的话还未说完,院子外便响起了惊慌的喊声,紧随着的,是几名全身都裹得紧紧的黑衣人闯了进来。

  

  “来人哪,护驾、护驾!”一瞬间,梅园里乱成一团,惊叫声汇成一处,眼见众位妃子花容失色,如临大敌般,“都给我安静!”平淡无波的一声喝道,却意外地让整个梅园都静了下来,轩辕祈的面上如罩寒霜,冷冷地盯视着显然是领头的黑衣人,“放肆,皇宫大内也是尔等胡乱闯得的?”

  

  “哼!自然是闯得!”黑衣人的视线在院子里来回扫视了一回,举起了手中的寒剑,“有人愿出黄金万两,买你一命,罗萨门既然敢接,就算是修罗地狱也照闯无误!”语毕,轩辕祈只见一阵寒光带着风声而至,冷冷一笑,他甚至连动也懒得动一下,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位蓝衣人闪电般出现在轩辕祈面前,挡住了黑衣人的攻势。

  

  在蓝衣人的攻势下,黑衣人明显处于劣势,在蓝衣人一波接一波的还击下节节败退,直至退到了门边,“影卫果真不可小窥啊!”

  

  “聪明点的,就速速束手就擒!”蓝衣人冷冷开口道。

  

  “既然敢白天闯皇宫,就有牺牲的觉悟,罗萨门的规矩是一日不完成使命就一日都不会善罢甘休的,杀了我们也还会有下一批的杀手来取你的性命!”

  

  “罗萨门好大的胆子,竟然因为区区黄金万两就胆敢跟朝廷为敌?”

  

  “那可不一定!”忽然,一声沙哑难听的声音慢悠悠地响起,众人一惊,却发现不知何时竟有另一名黑衣人偷偷地潜伏了进来,这名黑衣人并不像其他的黑衣人一样全身裹得紧紧的,只是穿着一身黑衣,平凡木讷的脸上却是丝毫也没有遮掩,他慢慢地走过来,一双跟他那平凡木讷的脸完全不相称的桃花眼流光溢彩,带着丝丝的邪笑,“就算没有愿意出黄金万两,罗萨门也同样会接下这宗生意!”

  

  “为何?”轩辕祈冷冷发问,一看黑衣人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就知道他敢这么嚣张的原因就是因为易了容的,“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竟然会被列入江湖上的第一杀手组织的黑名单里?”

  

  事出必有因,轩辕祈很明白这个道理,只一味的对抗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有查出事情的原因,对症下药才有可能斩草除根!

  

  “罗刹门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组织,只要陛下肯做个关爱百姓的好皇帝,罗刹门自然不会找陛下的麻烦。”

  

  “……”

  

  望了他一眼,黑衣人继续道:“今年江南黄河出现洪水灾害,淹没了数十个沿河村庄,死伤无数,朝廷却迟迟没有拨下赈灾的银款,致使更多的百姓因为饥寒交迫,饿死跟冷死的更是无数,盗贼猖獗,死于拦路抢劫的盗贼刀下的亡魂更是数不清,陛下难道不觉得应该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么?”

  

  嘶哑难听的嗓音,配上平凡木讷的面容,黑衣人一条一条地数着帝王的罪状,丝毫无视于帝王身上发出来的迫人寒气,“今日之事,只是对陛下的一个提醒,罗刹门是江湖组织,并不想与朝廷为敌,可是若是百姓的状况仍是没有得到改善,到那时,陛下看就不要怪罗刹门没有提前通知陛下了!”

  

  轩辕祈眯起眼,厉眸变幻不定,直直的盯视着离他十步之远的黑衣人。

  

  良久,轩辕祈缓缓开口,道:“赈灾的银款,朕早已经拨下去,黄金一百万两,粮食两百万担,棉衣一百万件,已于两个月之前命人押送过去。”

  

  黑衣人一张脸仍是木讷的很,望着轩辕祈,看起来似乎很呆。

  

  “朕应当如何做,并不需要阁下来指导,朕很高兴阁下可以让朕知道朕的臣下的所作所为,但是,你私闯皇宫,便是罪无可恕!”

  

  “难道陛下认为,在下会在没有自信可以全身而退的情况硬闯皇宫么?”黑衣人木讷的脸动了一动,似乎是掩在面具下的唇角勾了勾,“这院子里这么多为如花美眷,若是不小心伤了任何一个都是不好的,不是么?”

  

  说着,探手一抓,将离得他最近的一名妃子钳制在自己的胸前,“娘娘—”毓琉惊叫一声,再想拉住柳韵凝已是来不及了。

  

  “陛下,你说若是在下在这位娘娘的脸上划上一刀,那么这样一张如花娇颜可就彻底地毁了。”嘶哑难听的嗓音近在耳边,柳韵凝有些不舒服的皱起秀眉。

  

  “放开她!”轩辕祈喝道。

  

  黑衣人非但没听,反而将利刃轻轻地在柳韵凝的颈项间轻轻滑动,“若是不想这位娘娘的如花美貌添上瑕疵就命那些人放下武器!”

  

  冰冷的铁器贴在自己的颈项上,柳韵凝只除了刚开始被惊了一下之外便安静下来了,平静的脸没有惊慌只有淡然,低垂下的眼睑遮住了她眼里来不及掩饰的苦笑,冰凉的铁器似乎又更往自己的颈项贴近了。

  

  ——似乎是什么坏的事情都会让她给赶上呢!

  

  看见柳韵凝如此冷静的样子,黑衣人似乎有些惊讶,“娘娘不怕么?”

  

  “……”静默间,响起了柳韵凝淡淡的声音,“你也许抓错人了,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本宫重要。”

  

  黑衣人一怔,不由得再次审视起柳韵凝,半响,嘲笑道:“娘娘又何必自贬身价?在这里的嫔妃有几个是比得上娘娘的姿色的?”

  

  柳韵凝沉默不语。

  

  黑衣人又转而对轩辕祈道:“陛下若是再不叫那些人放下武器,就别怪在下的刀剑无眼了,到时候伤了娘娘就不是在下的错了!”

  

  “哼!”轻哼一声,“逐星,生擒贼人——”轩辕祈唇边勾起的弧度显得有些残忍,“不计——代价!”

  

  黑衣人怔了一下,柳韵凝却是笑了,淡淡的、优雅的笑,眉眼弯弯,好看得令天地一瞬间都黯然失色了。

  

  “轩辕祈,你够狠!”黑衣人很快回神,眼里似乎闪过冷冷的光芒,“娘娘,你不如来跟在下得了,至少在下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

  

  话音刚落,黑衣人猛地一把推开柳韵凝,大喝道:“撤!”手往下一甩,一阵白烟冒了出来。

  

  “娘娘,我们会再见的!”宣誓般的话语依稀飘了过来,再回首,已然不见了黑衣人的踪影了。

  

  “追!”蓝衣人喊了一声,率先追了出去,除了十几个侍卫其他的也跟着追了上去。

  

  浓烟散去之后,刚才还危机四伏的梅园已经恢复成原先的模样,众位嫔妃惊魂未定,都愣在了那里。

  

  柳韵凝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毓琉忙上去扶她,沾了雪的青丝和衣裙让她看起来有丝狼狈,抿成一直线的唇微微有些颤抖。

  

  轩辕祈冷冷看了她一眼,“小邓子,送母后回宫!”

  

  “奴才遵命!”

  

  太后抚了抚眼角,疲惫地挥挥手,“皇儿,柳妃受惊了,皇儿亲自送柳妃回去吧!”

  

  轩辕祈看了太后一眼,没有回答,沉声道:“其余的,都散了!”

  

  “是!”惊魂未定的嫔妃们跪安之后鱼贯而出,不到片刻,方才还热闹非凡的梅园竟然只剩下柳韵凝主仆跟轩辕祈三人了。

  

  “柳妃招蜂引蝶的本领还真是不小啊!”

  

  “……”抿紧唇,柳韵凝的脸色苍白得惊人,听不见她的回答,轩辕祈的脸色愈加难看了,猛地一把钳住她的下巴,“朕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么?”

  

  “……”眼前有些模糊,柳韵凝只听见有人在说话,可是那声音却仿佛是从远方传来般,渺不可闻,她张了张口,却只发出一两声破碎的音节。

  

  毓琉的眼里涨满了泪,不顾以下犯上,急道:“陛下,娘娘是因为不舒服才没有回答陛下的话,请陛下饶恕娘娘把!”扶着柳韵凝的她‘咚’地一声就跪了下去,连带地令柳韵凝的身子也晃了晃。

  

  听到毓琉的话语,轩辕祈才注意到柳韵凝的脸色的确很不好,定定的盯着她看了半响,他才强压下满心的怒火,冷声道:“送柳妃回去,宣太医!”一甩手,松开她的下巴,头也不回地离去。

  

  “奴婢谢恩!”对着轩辕祈的背影叩头谢恩,毓琉的泪水还是忍不住落下来,却连擦都没有顾及得上,心急如焚地爬起身抱紧了柳韵凝,“娘娘,您忍会儿,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忍忍就好了,太医来了就没事了!”

  

  柳韵凝勉强地笑了笑,摇头道:“不用宣太医了——”她伸出纤细的手腕,“我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在那莹白如雪的手腕上,赫然一粒鲜艳的暗红色。

  

  白的如雪,红的如血。

  

  触目惊心!

  

  “方才,那刺客在推开我的时候,用针刺了我一下,淬了毒液的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